泰国人:笃信小乘佛教 也爱少林功夫

图为2005年嵩山少林寺弟子在泰国普吉岛的一次演出。 新华社记者袁原摄

新华网北京8月2日电 据新华社“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泰国人笃信佛教。遍及城市乡村的3万余座大小寺庙每日都有大小佛事,信众去寺庙参拜、祈祷、礼佛已成日常轨迹,无论皇家寺庙、平民寺庙还是乡村寺庙,香火不断。

泰国人也尤爱武术。全国各地的几千座泰拳馆和泰拳学校不仅展示着影视片外的招式路数,更传授着尊师重教、以弱击强等泰拳哲理。泰拳之于泰国人,已超出表演、打斗和竞技的范畴。

二者结合,似乎尤能激起泰国人的兴趣。所以,这些年来,泰国人对少林寺的关注丝毫不比国人少,少林寺在泰国的名头也算是家喻户晓。

泰国是黄袍佛国,全国僧侣总计超过27万。 新华社记者凌朔摄

【武术是选择的喜爱】

去年11月7日,泰国上将切他·他那乍罗访问少林寺。切他算是武行出身,当过国防部长,担任过陆军总司令,目前是泰中工商联合会主席,也是世界泰拳协会主席。他在访问中向少林寺发出邀请,请释永信方丈率团参加今年中泰建交40周年相关庆典活动。

这便有了释永信方丈在一系列风波之中的泰国行计划。

泰中工商联合会7月31日在其网站发表声明称,释永信方丈率武僧数十人将于8月2日在泰国首都曼谷海军俱乐部表演少林功夫,以庆祝泰国诗丽吉王后8月12日的寿诞、诗琳通公主今年4月2日的六十寿诞以及泰中建交40年。同台演出的还有来自成都的表演艺术家,将展现古筝、琵琶等中国传统文化。网站还公布了3个电话,可咨询票务等相关事宜。

不止如此,泰国知名僧人阿叻亚旺赛7月26日在其个人博客中也提到,近期少林方丈释永信将造访泰国,会与他交流泰中友好相关事宜。

可见,释永信方丈率队赴泰确是“有约在先”。但2日,网络上又传出方丈失约泰国的消息,由少林寺首座率队赴泰表演,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泰国人偏爱拳术,自然也就对中国武术尤兴趣。 新华社记者凌朔摄

事实上,这些年,少林寺多次赴泰演出,而且每次演出都爆满。泰国人爱武术,不虚。

不过,爱看武术,对泰国人来说,更多是一种视觉需求,恐怕更多是受香港武打片的影响,加上泰国人对泰拳的喜爱,使少林武术在泰国为人所知。还有就是近些年商业运作的各种中泰搏击擂台赛,总有一些泰拳高手叫嚣要对战中华武林,使得少林、武当、峨眉这些亦幻亦真的武林派别,时不时就在泰国成为热议话题。

【寺庙是生活的片段】

但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泰国人一定是要把佛教与武术区分开的。再怎么说,拳术是个人喜好,但佛教,是泰国人的宗教信仰,是个严肃的话题。即便在泰国,也很少能见把泰拳与佛教结合的佛家弟子。所以,少林弟子赴泰约定的那一边,不是泰国的佛教界。

泰国民众对佛教的崇敬可见于生活点滴。 新华社记者凌朔摄

泰国有大小佛寺3.3万座,撇开其中6000多座废弃寺庙不谈,仅王家寺庙、或称官庙,就有82座,另有平民寺庙和乡村寺庙2.6万座。这些寺庙能够生存并绵延香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佛寺与当地人的生活有机结合在了一起。即便是王家寺庙,也绝不高高在上,普通人也可每日参拜观摩。

在泰国,寺庙不仅承担着宗教场所的功能。泰国人一生的轨迹,包括生老病死,无一不与寺庙相关联。

从子嗣出生开始,信仰佛教的泰国人就会去寺庙还愿祈祷求福。孩子到了学龄,许多家庭会把孩子送到寺庙里去读小学。很多寺庙是兼具小学功能的,除传授佛教文化外,也要教授语文、数学等基础课程。在就读于寺庙学校期间,许多男孩子会出家为沙弥,开始人生中第一段信仰旅程。

很多泰国人在很小的时候就出家为沙弥。 新华社记者凌朔摄

一些寺庙还承担着治病救人的任务,一些懂医术、特别是传统泰医的僧侣会在寺庙里为信众治病,有些泰国人一生都没有去过医院。还有,几乎所有的大寺庙还充当着火葬场的功能,除了有特别的水葬或土葬信仰的人以外,大多数泰国人终了都是在寺庙中完成人生的最后一场仪式。

如有家人故去,男性后辈还需再次出家,短则数日,长则数年甚至终身,类同于中国的守孝。

【僧侣是诉说的对象】

寺庙对于泰国人而言,已是生活的必须。寺庙不分三六九等,寺庙之间没有竞争,所有寺庙都没有门票一说,寻常百姓要进,王室权贵也进。进庙也不止为祈祷,更多的是与僧侣交心,以求心灵的解脱。所以,泰国人对于僧侣,既有敬意,又很亲近。

在泰国,很多孩子是在寺庙中完成自己的小学学业。 新华社记者凌朔摄

在乡村地区,许多当地人还秉持着传统的布施仪式:每日清晨,附近寺庙的僧侣会排着队,托着钵,行走在寺庙周围的街道上,而当地人则会早早地做好糯米饭等食物,跪在路边,等候僧侣经过,而后把饭菜放入每一位僧侣的钵中。而在城市,因为环境的改变,很多人会去寺庙里布施。所有的布施一般都在上午完成,因为泰国的僧侣信守过午不食的戒律。

在泰国很多地方,至今仍保留着清晨布施的传统。 新华社记者凌朔摄

平日里,一些信众在生活中遇到困境时,也会求助于僧侣,讲述内心的困惑,而后者则会用佛法教义解释他们所受难处的因果,帮助他们内心解脱。即便是政府官员或王室成员,在遇到一些困境时,有时也会求助于大德高僧。从某种程度上,佛教为泰国社会化解了小至家长里短、大至治国方略的一些矛盾。

在泰国,平常人想见寺庙方丈、住持不是难事,他们很少在外抛头露面,通常在寺庙中,或自我修行,或讲经传法,或等待与信众的交流。在泰国时,我曾试图采访一些高僧大德,但旁人告诉我,僧人不必“采访”,他们每日都在那里,人人可与之促膝谈心。

【修行为德行的修炼】

正因为泰国人把佛法僧三宝看得很重,所以,泰国全国27万僧人也接受着较为严苛的戒律规范。从制度上说,泰国宗教局管理所有寺庙和僧侣的行为规范;就日常而言,所有信众都监督着每一座寺庙和每一位僧侣的行为做派。

泰国信奉的是上座部佛教,在大乘佛教地区,上座部佛教被称作是小乘佛教。上座部佛教与大乘佛教一样,所定戒律几乎相同,但在戒荤腥方面有不同主张。大乘佛教要求吃斋,而上座部佛教的弟子可以吃荤,但肉食必须符合“眼不见杀、耳不闻杀、不为己所杀”的“三净肉”要求。所以,泰国的僧侣是吃肉的,信众布施什么,就吃什么。我曾在曼谷街头见过几位僧侣在一个烤鱼摊前排队等烤鱼的画面,同行的一位长者立刻指出,他们已经违反了“三净肉”之戒。

泰国人信奉的是上座部佛教,又称南传佛教,或小乘佛教。 新华社记者凌朔摄

应该说,正因为泰国人敬佛、礼佛、重佛,他们对佛家弟子本身的德行也尤为重视。这些年,受时代变迁、新风化流行等因素影响,泰国社会也出现过不少引发社会大讨论的新现象。

例如,大约十年前,社会曾有过关于僧侣是否应该买彩票的讨论。尽管一些僧人称买彩票是为了为佛寺贴金,但这种“财欲”仍不能为大多数信众所接受。再有,在过去几年泰国的政治动荡中,一些僧人现身有政治倾向的集会现场,佛教是否该为政治服务等问题也让整个社会反思。

在泰国前几年的政治动荡中僧人是否该参与政治也引发了社会讨论和反思。 新华社记者凌朔摄

但在涉及“禁区”的问题上,泰国社会毫不宽恕。最近几年,泰国宗教局曾揪出几位在德行风化上严重违背教义的僧侣,有人敛财,有人诱色,有人行为不检。在泰国,女性是不能触碰僧侣的,据信那样会毁掉僧侣的修行,但少数僧侣不仅与女性有肌肤之亲,甚至留下子嗣,为泰国社会所不容。

两年前,一位知名僧侣戴墨镜、穿名牌、乘坐私人飞机的照片在社交网站上疯传,后经调查,这位出家人不仅有保时捷、奔驰豪车和私人飞机,还与一名未成年女子私通并留有一子。再早几年,还有一位僧侣被曝以佛事为名迷奸多位女性信众。泰国宗教局都对这些不良出家人进行了严肃处理。

去年,泰国佛教办公室专门开通了举报热线,欢迎民众举报行为不检的僧侣。

出家在家,在家出家。泰国的僧侣不把出家和在家隔绝,不隐于崇山峻岭之间,不讲渡人济世。他们居于市井边,讲自我修行,也教人修行,更接受世俗的监督。

在泰国各地,佛教的历史遗迹随处可见。 新华社记者凌朔摄

还有一点,尽管泰国6700万人口中有95%的佛教徒,但佛教却不是泰国的国教。泰国不设国教,自有其深意。(记者凌朔,编辑郜婕,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