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行"活动为五百多名博茨瓦纳白内障患者带来光明(组图)

白内障患者在等候手术 刘畅摄

原标题:“光明行”活动为五百多名博茨瓦纳白内障患者带来光明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刘畅):7月10日,由中国卫生计生委组织并实施的“援助博茨瓦纳光明行活动”已经完成了大部分使命。自6月11日以来,来自中国的顶尖眼科专家为576名博茨瓦纳白内障患者做了免费手术,并对博茨瓦纳四十多名眼科医务工作者进行白内障手术培训。对于眼科医务人员严重不足、白内障病例大量积压的这个南部非洲国家,中国医疗队的到来无疑是雪中送炭。

发自肺腑的一句中文“谢谢”

在博茨瓦纳利文斯顿眼科医院的眼科手术台上,来自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医生郝燕生、周吉超和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医生鲍永珍、元力如往常一样,认真细致地给病人做着白内障手术,没想到手术台上传来了一声中文的“谢谢”。

说话的是一位69岁的老妇人,名叫哈蕾芙。她与中国的渊源颇深,她的爱女曾在中国人民大学读书,毕业后留在上海工作,她从女儿那里学会了“你好”、“谢谢”等简单的中文。

哈蕾芙说,两年前她的眼睛视力开始下降,后来逐渐无法看书、看电视,生活上基本依靠儿孙照料。半年前,她曾来这家医院看过医生,医生告诉她患了白内障,需要手术,但因为病人太多,还要等候两年,才能轮到她做手术。无奈之下,她只有回家等消息。没想到上个星期,医院打电话给她,说中国的眼科医生来了,可以免费为她做手术,这个消息令她兴奋不已。

刚刚做完手术的哈蕾芙说,这些中国的医生太好了,虽然他们戴着口罩,我看不清他们的样子,但我能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认真,所以我想用中文表达一下我的感激之情。明天我的女儿就会从中国赶回来看我,她看到我恢复视力一定会很高兴。我很期待我明天摘下眼罩的时刻!

由于白内障手术往往有立竿见影之效,做完手术的病人隔天就会有明显好转。在来自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鲍永珍教授为七十岁的安德森·伊丽莎白摘下眼罩之后,伊丽莎白激动地说:“我可以看清你了!你的眼睛!你的鼻子!你衣服的颜色!我终于又可以看清楚了!”伊丽莎白还迫不及待地给记者念了一下医院墙上的单词,她说,“两年来,我的视力越来越差,后来根本看不清这些字母,几乎失明。”

伊丽莎白虽然已经70岁高龄,但她此前一直在自家院子里编织一些帽子、围巾,卖给当地人。视力下降以后,她再也看不清针线,也只好停止了工作。她现在热切期盼着按照医生嘱咐的休息一个半月之后,能够再次捡起针线,经营自己的小生意。

“光明行”活动医治的都是像哈蕾芙、伊丽莎白这些生活在博茨瓦纳偏远地区的普通民众。本次活动的参与者、中国赴博茨瓦纳第十三批医疗队队员胡艳霞医生曾在博茨瓦纳医院工作过十几年,她介绍说,博茨瓦纳可以做白内障手术的的公立医院只有两家,医生严重不足,很多私立医院的医生无法完成手术,只能请这两家公立医院的眼科医生轮流去做。因此,很多白内障患者无法得到及时的手术治疗,被延误了病情。

据博茨瓦纳卫生部长副部长艾尔弗雷德·马迪戈勒在“光明行”的启动仪式上说,此次光明行活动大大减少了博茨瓦纳积压的白内障患者数量。2014年数据显示,博茨瓦纳50岁以上失明率为5.4%,而这些病例主要是由白内障和青光眼造成的。

博茨瓦纳政府及卫生部门对本次光明行活动高度重视,项目组抵达前多次会同中国驻博茨瓦纳大使馆及援博医疗队召开项目筹备会,从全国抽调医疗护理人员配合中方眼科专家手术,同时组织白内障病人筛查工作。活动期间,博方分批运送来自全国各地的手术病人,博医护人员则积极配合中方专家做好术前检查、术后复查等工作。

攻克一道又一道难题

本次“光明行”活动由中国国家卫生计生委国际交流与合作中心组织和实施,医疗队成员包括援外医疗队事务管理部项目主管郭皓、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医生郝燕生、周吉超、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医生鲍永珍、元力、护士夏昕、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生胡艳霞医生、福建省立医院护士张晓霞、工程师陈作勇、欧阳旭、翻译任多喜。很多人都不只一次参加过在国内外举行的“光明行”活动,经验丰富。

在手术过程中,中国的眼科专家们发现,当地的白内障患者很多都被延误了病情,错过了手术最佳时期。郝燕生教授说,“我们发现相当一部分病人处于白内障过熟期,剥脱综合征的比例也相当高。这两种情况下,晶状体状态不稳定,术中极有可能发生并发症,手术难度非常大。这种病例在国内一个月都不一定出现一例,但博茨瓦纳的这种病例比重超过百分之三十!针对这种情况,我们不得不采用缝线固定等措施来避免发生并发症。另外,这里的患者普遍偏瘦,眼窝深,眉骨高,按照国内的常规手术方法来操作,时常会力不从心,所以我们尝试用一种新的更合适深眼窝的方法来做手术。虽然困难重重,总体来讲,绝大部分病人都安装了人工晶体,手术效果良好。”

语言的障碍也是一大难题。虽然博茨瓦纳官方语言是英语,但由于病人大多来自偏远农村,只会说本民族语言。为此,医院专门派了懂十种民族语言的人来配合中国医护人员工作,即便如此,还是会有一些病人的语言无人能懂,有些语言甚至要翻译三次,才能让医患之间互相理解。

艾滋病的危险时刻存在

博茨瓦纳是全球艾滋病感染率第二高的国家,感染率约为23%,而在医院中,艾滋病感染率则高得多。手术中,一点小小的扎伤或是液体喷溅,都让医生们暴露在感染艾滋病的风险中。而高强度的忙碌工作让这些意外总是在所难免。

6月22日下午手术快结束的时候,北医三院的周吉超医生已经非常疲劳,不小心用注射器扎伤了自己的手指,遭遇了职业暴露。同行的医生赶紧为他挤血、冲洗,然后又为他和患者同时进行HIV化验。幸运的是,两个人的化验结果都为阴性,但由于艾滋病的化验存在窗口期,即使呈现阴性也不代表就一定安全,按照规定,周吉超还应该服用28天抗艾滋病的药物。

但是,周吉超考虑更多的是药物副作用对手术的影响。他说,“据说从服药的第三四天开始,就会出现诸如乏力、恶心、头晕的副作用。当时才是手术的第四天,后面还有很多手术没做完呢,我担心药物副作用会影响接下来的手术,所以我宁愿认为我摊不上这个小概率事件,选择拒绝服用药物。”

郝燕生教授说,“我们在这里做手术风险很大,因为一旦感染艾滋病,影响的不只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家庭。但是,这里需要我们,有困难,才要有人来。”

护士长张晓霞两次被手术中的污水喷进眼睛,在经过冲洗处理后,她又站在了手术台上,沉着娴熟地帮助医生安排手术。她说,她很清楚艾滋病的危险,但是一忙起来,就什么都顾不上了。

“光明行”项目组人员的敬业精神和职业素养让博茨瓦纳的医护人员佩服不已。和他们朝夕相处的利文斯顿医院眼科护士长蒂凑说,“这些中国医生技术非常高超,他们手术做得很快,很娴熟。从他们做手术时严肃认真的表情中,我可以看到他们对这份工作的尊重。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将带给患者新的生活。”

为当地留下一支不会走的眼科队伍

除了做手术,“光明行”活动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提高博茨瓦纳的眼科手术水平。为此,中国医生们带来了最先进的白内障手术技术。曾多次参加“光明行”活动的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鲍永珍教授说,此次手术主要采用的是超声乳化白内障摘除手术和小切口白内障囊外手术,并放入折叠人工晶体。与博茨瓦纳普遍采用的囊外摘除手术相比,这种手术伤口更小,大部分不需缝合。

从其他医院抽调来的、协助中国医生的当地手术助理艾格瑞说,他这是第一见到置入折叠人工晶体的超声乳化手术,他会将这个技术带回他的医院,传授给他的同事。

为了使博茨瓦纳的眼科医生对这些先进的白内障手术技术掌握得更好,医疗队首次在手术的显微镜上安装了录制设备。此次活动的领队、援外医疗队事务管理部项目主管郭皓说,“为方便博方人员学习,我们在显微镜上专门增加了转录设备,这样我们的医务人员在镜下操作的时候,可以将这些珍贵的资料拷贝下来,留给博方人员继续学习,同时也有利于我们中方的医务人员后期总结在非洲开展白内障手术的经验。”

在手术结束后,中国医疗队还将对博茨瓦纳的眼科医生进行专门的培训,手把手地教给他们先进的手术技术以及仪器的使用。用鲍永珍教授的话说,他们要为博茨瓦纳留下一支不会走的眼科队伍。

“光明行”活动得到了博茨瓦纳方面的高度评价,博茨瓦纳国家防盲部协调人爱丽丝·莱哈萨说:“这些中国医生医术高超,手术效果非常好。2011年时我们就曾经合作过一次,那次活动做了将近200例手术,而这一次手术数量更多。我看到这么多病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了视力,非常欣慰,我对这些中国医生由衷感激。”

夏昕为患者做术前消毒 刘畅摄

鲍永珍教授为病人做眼部检查 刘畅摄

中国医生对患者进行会诊 刘畅摄

周吉超医生在做手术 刘畅摄

“光明行”成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