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对内分配引关注 专家:不应附加过多政治条件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随着亚投行筹建工作进入冲刺阶段,之后它将如何面对内部股份和发言权分配、贷款标准甚至价值观的冲突等挑战,也成为人们猜测的重点。

“亚投行,国际金融秩序的转换?”日本《东京新闻》31日称,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发达国家到新兴国家都在广泛地加入。在美国内部“这是外交判断失误”的声音正在升高,也令人担心日本在亚洲影响力的低下。报道称,美国主导的、以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中心的战后国际金融秩序将迎来历史转折点。尽管有美日制约,但不仅英法德意及韩国、澳大利亚等美国盟友,甚至连跟中国有领海争端的菲律宾、越南都表态要加入,这些国家都是从国家利益的角度做出了判断。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亚投行就要启动了。面对中国主导的运营体制,外部施加怎样的影响,其效果都不会太大。由于被对华关系紧张所羁绊,日本已经看不到世界的动向了。日本应当明白,现在已经不是只要和美国在一起就万事皆可的时代了。

澳大利亚《时代报》31日称,由中国倡导建立的亚投行将成为未来亚洲经济的重要方面,但是对于亚洲的政治及战略秩序而言,亚投行组建的过程更为重要。澳大利亚申请加入亚投行,标志着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发生历史性的转变。文章称,中国凭借在过去几十年中建设基础设施中取得的辉煌成果,以一己之力汇集了亚投行建设所需的资金与支持,历史上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有这样的速度。美国一直担心亚投行会使中国成为美国在亚洲的挑战,这也是美国一直极力避免的,也是奥巴马“重返亚洲”战略的全部意义。但美国无法改变战略重心转移的定律:亚洲的经济秩序将发生根本改变。

“美国不能阻止盟友加入亚投行,只表明美国此前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而不能表明美国已经衰落”。英国《金融时报》31日组织数名国际问题知名学者对亚投行兴旺是否表明美国衰落进行了激烈的争辩。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称,就实力资源而言,庞大的规模和相对快速的经济增长将让中国在今后几十年逼近美国。但这未必意味着中国将在军事、经济和软实力方面超越美国。尽管奈坚持“我们并未进入‘后美国’世纪”,但他承认“未来的美国世纪看上去将与过去几十年不同。美国在全球经济中所占的份额将小于上世纪中叶那段时期”。英国国际问题学者拉赫曼则以“经济实力决定软硬实力”为题反驳称,鉴于亚太地区正日益成长为世界经济的核心,美国在亚太失去主导地位无疑将产生全球性的影响。

对亚投行未来的运行,美国最担心的是,亚投行很可能降低对贷款接受国劳工、环境等方面的要求,从而对国际开发体系造成“腐蚀和断裂”,因此希望说服亚投行采用“好的、严格的标准和规则”。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对《环球时报》称,无论是亚投行还是其他国际开发金融机构,对国际开发融资的认识应回归到尊重客观经济规律的道路上来,不应该附加过多政治性条件作为标准。原来的国际资本市场缺乏融资,债权人不得不忍受各种政治条件,随着亚投行大踏步进入国际资本市场,如果仍把政治等苛刻条件作为标准一意孤行,会把自己从融资市场上自我隔离。

【环球时报驻外记者 纪双城 李珍 孙微 青木 陶短房 环球时报记者 邢晓婧 郭孝伟 陈一】

阅读更多详细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