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想告别加班文化不容易 传统惯性成变革阻力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日本上班族对加班说“再见”?难!本月初,日本政府向国会提交修订版的《劳动基准法》,给予收入较高的技术工人免受长时间工作束缚的权利。这是其着手改变工作环境,提高效率,使日本人逐渐告别不必要加班的举措之一。但实现这样的目标并不容易。日本有着特殊的职场伦理和企业文化,“拼命工作,彻底奉献”是很多人的信条,以至于日本有着“工作至死”的名声,日本式加班“举世闻名”:在公司工作一天后,晚上继续与同事或客户去酒吧饮酒,凌晨3点烂醉回家,早上太阳还没升起就返回公司。“这种生活模式早已成为日本的象征,就像日本寿司和日本漫画一样”,英国《金融时报》评论道,这种文化加剧了日本从缺乏婴儿到生产率低下的种种弊病。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陈言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称,目前看来日本政府对改变加班格局的决心较大,但仍留有余地。总的来说,告别加班将是日本企业的一种发展趋势。一日本企业负责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执行起来太困难了”,日本公司的加班文化已经有几十年历史,不太可能彻底改变。

政府推动“禁止加班”

30岁的柳生圭朗在东京一家著名电子科技公司上班。他住在神奈川县的川崎市,每天早晨7时乘早班地铁出发,在“早晨上班人群的潮汐中”赶往位于东京港区的公司。一个多小时的路途中,柳生会抽时间阅读一下随身携带的企划案或文稿,到站后在车站里的咖啡馆吃早餐。柳生在公司里任职于产品设计部门,经常晚上加班,特别是推出新项目时,公司会安排他和其他骨干留在公司宿舍里,加班时薪是平时的3倍。

“和很多人所想的不一样”,《日本经济新闻》援引柳生的话说,“我们的公司团队没有很多晚间应酬或活动。”但作为资格较老的项目主管,他会经常晚些回家,或者代替同僚参与应酬,但不领取加班费。不过现在,柳生的公司将加班时薪削减了20%,并且推行弹性工作制度,“公司允许并鼓励职员在家里通过网络完成工作,并借此推动核心部门员工轮休。”这项制度受到年轻人欢迎,但老一辈员工则不太满意。

柳生圭朗的例子体现了日本职场正在发生的变化,或许是缓慢的变化。据《日本时报》13日报道,本月早些时候,安倍政府向国会提交了修订版的《劳动基准法》,该法规定了“免除白领工时限制”制度,建议对年收入超过107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5.6万元)的高专业技术岗位人员,不再支付加班费,而根据实际工作业绩决定薪酬。该法案的目的是鼓励专业人士不以工时而是以工作成绩计薪,同时减少不必要的加班。

日本政府在加班问题上的动作很多。据报道,首相安倍要求公务员带头示范,推行夏季生活方式改革。今年7月和8月,鼓励中央政府各部门职员早上班并按时下班。上班时间提前一两个小时至上午7时半至8时半,原则上下午5时半前后按时下班。每周三晚最晚8时熄灯,下午4时15分之后不开会。政府还通过数据电子化,减少文件起草的工作量,以减少加班。

日本NHK称,为了提升员工工作效率及改善过劳问题,厚生劳动省率先提出禁止加班政策。从3月2日起,晚上8时开始广播要员工收工,若员工10时还在公司,有可能受到主管关切。此外,日本政府不久前提交一项议案,强制工人每年至少带薪休假5天。

日本政府也鼓励企业给职工更多休假时间。去年大阪的一些大公司实行“强制关灯”措施。下班时间一到,管理人员就会将办公室的电源切断,强制员工停止工作并下班。另外,利用包括局域网在内的互联网实施“弹性工作时间”的企业越来越多。据报道,贸易公司伊藤忠商事从去年5月开始实施“加早班”制度,增加早晨5时至9时的加班津贴。同时,原则上禁止晚8时后加班,晚10时全部熄灯。优衣库的运营商迅销正酝酿推出4小时工作日。

辛苦背后是低效

尽管日本政府和企业有心改变“加班”现状,但现状令人忧心。统计显示,2014年日本企业正式员工年平均加班173个小时,创1993年有统计数据以来新高,甚至比20年前经济高速增长期还要多出36个小时。据日本内阁府调查,50%的员工每天工作超过12小时。日本每年有超过100人“过劳死”。日本还规定员工有5天的带薪休假,但真正休假的不到一半。

“日本政府有了一个伟大的新主意:强迫员工休假”,美国《纪事》网络版杂志日前针对日本政府的新举措称,针对日本人的工作-生活失衡问题,日本政府构思了一个激进的解决方案,即要求员工每年至少带薪休假5天。按规定,普通员工有10天以上年假,但他们就是不用。

今年2月底,一名被派到东京工作的英国人“斯图”,在Youtube上传了一部影片,引发不小反响。影片中,“斯图”让大家看到在 1到3月金融服务业最忙碌的日子,典型日本上班族日子是怎么过的:平均每天工作 13个小时,通常晚上11时下班,赶乘最后一班地铁回家。然后第二天、第三天……第六天。“斯图”写道,有些日本人一整年的上班时间都是如此。

“加班”是日本特有的企业文化和生活方式。加班在日本被看做“勤勉”,经常加班的人更容易得到提拔和表扬。“集体主义”文化也迫使员工即使做完了手头工作,也要等上司和同事一起下班。不过,辛苦背后常常是低效。2013年日本每小时劳动生产价值为41.3美元,不到挪威的一半,在34个经合组织国家中排名20位。“日本人以工作努力闻名,但效率低下和官僚作风同样有名”,澳大利亚新闻网称。

长时间加班也降低了日本的生育率。20多年来,人口结构一直是日本的难题。根据厚生劳动省的数字,2014年日本仅有100万多一点新生儿,连续第四年下降,并创下历史新低。据估计,到2050年,日本人口将减少到9700万。

有分析称,加班将很多日本女性排除出劳动力大军。工作时间过长使得女性无法平衡孩子和职业,新妈妈往往被迫辞去工作,或者一开始就选择不要孩子。与此同时,日本家庭教育中,父亲通常是个缺席角色。所以日本政府的“少子化”对策中提出要改变“工作方式”,争取让拥有6岁以下孩子的男性每天平均有两个半小时育儿和家务时间。

告别加班是发展趋势

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陈言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安倍二次上台后开始注重民生和企业效率问题,目前看来日本政府对改变加班格局的决心较大,但同时仍留有余地。比如,在企业担当科长及以上职位,或年收入在1000万日元以上的人加班不受限,理由是作为日本社会的精英阶层理应担负起更多责任。

陈言说,很多大企业的员工白天做事拖拉,晚上灯火通明。由于日本是一个强调“集体性”的社会,确实有人为了和“集体”保持一致,即使完成工作也不会先下班。然而,现在很多年轻人已经不能接受“加班文化”。在中小企业加班则往往是因为工作做不完不得不加班。总的来说,告别加班将是日本企业的一种发展趋势。

“告别加班太难了”,某日本企业负责人森田1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我基本上每天都加班到晚上九、十点钟,几十年来已经习惯了,偶尔7点回家太太会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而且很多日本公司是做国际贸易的,竞争异常激烈。为了和海外公司及时取得联系,不得不等到晚上。”森田说,“作为领导,只要员工能保质保量完成工作,我支持他们早点下班。以前日本企业辉煌时,公司经常组织各部门的联谊活动,鼓励员工内部结婚。现在日本企业有些自顾不暇,如果员工自己也没有时间去解决个人问题的话,真令人头痛。”

事实上,日本政府提交国会的法案也遭遇较大阻力,在野党称之为“零加班费法案”。有人担心这会成为企业拒付加班费的借口,在工资不涨的情况下增加工作量。日本共同社认为,在长时间劳动已成定势的官僚机构,破例的尝试能够贯彻到何种程度难以预计。有职员表示,“七、八月要制作2016年度预算申请等,所有政府部门都很忙”,对减少加班的可行性感到担忧。

英国《金融时报》称,以往日本改善工作环境的企图大多失败。“并不是说这种职业文化不会改变,但显然需要时间”,日本大学社会学教授樱井光一称。在日本,男权化的精英阶层投身于工作并牺牲家庭,这样的社会角色模式和文化依然深入人心。

中国社科院日本所学者卢昊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日本的商业文化和企业内部环境维持传统的惯性很强,在崇尚集体并关注自身在体系中角色的日本人看来,工作本身是社会尊严的来源,加班不仅意味着福利,也意味着被认可和受到重视。政府的强制性政策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变日本的“加班文化”。但另一方面也应看到,大的社会环境和“世代更替”正在使“拼命工作,彻底奉献”的旧时代精神发生松动。【环球时报驻日本特派、特约记者 田泓 江有立 本报记者 邢晓婧 卢昊】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