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旦既被美国倚重又被IS渗透 意外站到风口浪尖

4日,约旦民众在机场迎接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因飞行员被IS处死,国王结束访美,提前回国。

【环球网综合报道】原本是日本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之间的人质纠葛,因IS开出以约旦在押极端分子换人质的方案,导致在幕后协助美军空袭IS的约旦被推上风口浪尖。随着IS将约旦飞行员处以火刑,约旦处决IS想换回的女囚和一名恐怖分子,双方“以牙还牙”的较量拉开帷幕。在中东诸国中,约旦不是大国、强国,而是依赖外援的小国,但它紧邻冲突不断的巴以,与IS活跃的叙伊接壤,地理位置堪称其最大却又最敏感的资产——既被美国倚重,也成为极端组织渗透的重要目标。鉴于目前反IS的声浪高涨,有分析家预计,约旦将针对IS采取进一步的特别行动,但也有人认为约旦不太可能脱离美国主导的军事联盟单方面行动。不过,不论约旦如何决策,其首要目标是安抚民心,维护社会稳定,其对国内稳定的重视远胜对IS威胁边境的关切。

“反恐前沿”的尖兵

“约旦是受IS等极端势力威胁最为严重的‘前线国家’之一”,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殷罡5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约旦在打击IS的问题上态度坚决,表现积极,主要出于维护本国安全稳定的需要。”他说,IS信奉极端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主张建立中世纪式的“哈里发国”,由推举方式产生首领,视沙特、约旦等采取君主世袭制的国家为“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

在美国打击IS的行动中,共有5个阿拉伯国家参与,分别是巴林、约旦、沙特、卡塔尔和阿联酋。5国中,约旦称得上是最积极的之一。“约旦——西方坚定的盟友,是美国为首的打击IS联盟的一部分,这个联盟自去年9月以来一直在对IS实施空中打击”,英国《卫报》称,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表示,这场针对极端分子的战役是关于价值观的作战。

据悉,除出动空军打击IS外,约旦允许美国战机使用其东部边境的飞机跑道和军事基地,作为攻击平台。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称,美国及其盟友还严重依赖约旦情报以及安曼方面从归国的IS成员处获取情报的能力,这已经成为联盟展开军事行动的“巨大情报源头”。

阿联酋《国家报》去年底报道称,在IS的外国武装人员中,约旦人构成最大群体,沙特人和突尼斯人紧随其后。伦敦激进主义国际研究中心在2013年——IS在伊拉克扩大势力范围前——估计,来自约旦的2089名武装人员去了叙利亚。值得一提的是,IS组织的前身“伊拉克基地组织”创始人阿布·穆萨卜·扎卡维就出生在约旦。

不过,约旦参与这场针对IS的联合行动因一名飞行员被俘而出现波折。据美国世界论坛网披露,此前,约旦在巨大的国内压力下已经急剧减少了针对IS的空袭。外交消息人士称,约旦皇家空军已经停止对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所有IS目标的空袭行动,与此同时仅批准沿王国边境进行的有限侦察行动。一名消息人士说:“约旦继续充当着反IS行动的一个基地,但它不再是一个积极参与者。”

报道称,其他消息人士也表示,安曼方面在去年12月一名飞行员被俘几天后暂停了针对IS的大部分行动。他们称,阿卜杜拉二世国王面临着国内的反美抗议活动,他下令停止空袭,作为向IS展示的一个善意姿态。“国王从来没有告诉他的人民约旦在对伊斯兰国进行空中打击”,消息人士称,“所以很多人对约旦卷入这样一场战争感到愤怒。”

如今,形势发生了变化。约旦飞行员被残忍处死的消息,把约旦进一步推上和IS针锋相对的风口浪尖。有报道称,未来针对IS的空袭行动将会升级,约旦军方还可能会展开特别行动,对付“伊斯兰国”领导层。据法新社报道,约旦空军5日对IS的目标进行了空袭。

超级大国的“穷朋友”

约旦地处中东,北邻叙利亚,东邻伊拉克,西面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东南与沙特相连,国土面积8.9万平方公里,60%以上是巴勒斯坦人,国教为伊斯兰教,92%的居民属伊斯兰教逊尼派。约旦国王是哈希姆家族世代相传,系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的后裔。

德国《南德意志报》称,约旦官方说总人口是600万,其实为800万。目前为止,这个国家享有相对平静。它是美国在该地区起到稳定作用的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国王阿卜杜拉二世虽然实行专制制度,但得到西方认可。即使在“阿拉伯之春”中,它也避免了动乱。

不过,相比沙特和卡塔尔,约旦是美国一个很“缺钱”的盟友。约旦资源贫乏,工业规模小,经济严重依赖外部援助、旅游和侨民汇款。约旦2013年人均GDP为5000美元出头。贫困、腐败、经济增长缓慢、失业率高(名义上是13%左右,但很多分析家认为在25%-30%之间)是这个哈希姆王国长期面临的问题。年轻人的失业率接近30%,每年都有大批约旦人赴海外寻找工作机会。约旦还定期接收美国提供的食品援助,2011年,美国向约旦提供1900万美元援助用于购买5万公吨小麦。

2月3日,约旦和美国在华盛顿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内容包括把美国对约旦援助从过去5年每年6.6亿美元提高到未来3年每年10亿美元的水平,以满足约旦的“临时需求”。美国务院称,在抗击IS和其他极端组织以及接纳来自叙利亚和伊拉克的难民等事务上,约旦处于首当其冲的位置,美国意识到约旦由此迅速增加的各种需求。据报道,约旦收留了超过60万叙利亚难民。

约旦外交大臣表示,约美之间的新协议是双方“战略伙伴关系”的又一里程碑。美国《华盛顿邮报》称,约旦利用美国的援助资金升级了国防力量,购买先进的空对空中程导弹,升级70-80架F-16战机和多架“黑鹰”直升机等。入侵伊拉克之前,美国还向约旦交付了3套“爱国者”反导系统。每年,数百约旦士兵赴美进行军事训练,并与美军一起在约旦进行联合军事演习。

关键的地缘位置

美国积极援助约旦是有原因的,其中重要的一点是地缘。正如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局去年12月的报告所写:“夹在以色列、叙利亚、伊拉克和沙特之间的地理位置,使得约旦容易成为强大邻国战略规划的一个目标,但也让约旦可以成为这些潜在敌人之间的缓冲,并扮演重要角色。”

约旦对此很清楚。约旦拥有一支约10万人的中型武装力量,敏感的地理位置和特殊的历史使约旦军队虽然不具有战略攻击型实力,却为各国重视。在复杂的中东局势中,约旦与西方和以色列交好,同时与逊尼派的沙特、什叶派的伊朗维持相对较好关系。在阿拉伯国家中,只有约旦和埃及对以色列分别缔结了和平协议。

“美国进一步援助约旦”,德国《柏林日报》称,约旦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与美国建立了军事、政治、经济等领域的密切关系。这是美国的需要,它需要一个靠得住的阿拉伯盟友;也是约旦的需要,国王维持统治需要美国的经济支持。据统计,自1951年起,美国对约旦提供的财政援助超过138亿美元。华盛顿于1951年开始向约旦提供经济援助,1957年提供军事援助。

目前,约1700名美国军事人员驻扎在约旦。美国《时代》周刊称,约旦军队和美军以及美国情报部门长期保持着亲密关系,今天的约旦是美国领导的打击IS联盟极不可缺的一部分,以至于它不可能从这场联合行动中脱身。另据报道,美国中情局将在约叙边境秘密训练叙利亚武装分子,提升对抗IS的战斗力。

殷罡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美国与约旦是一种“保护关系”。约旦对美国的重要性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约旦哈希姆王室不仅被认为是先知穆罕默德的后裔,还是耶路撒冷圣殿山的保护人,在伊斯兰世界有深厚的合法性基础;西方想拉约旦等逊尼派国家制衡什叶派的伊朗;约旦地处“反恐前沿”,是中东极端组织重点渗透的对象。1958年伊拉克王室被推翻后,美、英立即派兵进驻约旦以求稳定局势,足见西方对约旦的重视程度。

不过,有分析称,约旦与美国合作并非全无保留。约旦前国王侯赛因在位数十年,与美国交好,他的妻子努尔王后就来自美国。但在1991年美国发动海湾战争时,侯赛因国王迫于国内反战情绪而拒绝参战,战后还为萨达姆部分亲属提供避难权,导致约美关系大降温。现在的阿卜杜拉国王先后就读于英美院校,在叙利亚内战中,美国向叙反对派提供援助虽借用约旦地面,但约旦态度一直暧昧,对推翻大马士革政权不积极。此次人质事件,约旦不顾美国“不和恐怖分子交易”的原则同意交换,而在交换不成、飞行员遇害后又对IS想要交换的女囚执行死刑,这些都未必合美国胃口。

微妙的国内民意

约旦已经针对IS采取了一项报复举动——处决两名恐怖主义囚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称,一名反恐专家说,在约旦,对国王及其参与打击IS联盟的支持度将增加,但不清楚IS领导人会否受各方谴责和外部愤怒情绪困扰。贝鲁特的分析员拉米·家库里认为,“IS不见得在乎阿拉伯世界或外国政府的反应”。一些军事专家推测约旦可能会单独采取一些针对IS的空中打击,但也有人认为单边行动不太可能。

有分析认为,在2011年西亚北非局势发生动荡之时,约旦国内也发生了抗议示威活动,最后是军队帮助国王稳定了局面,其中还有几个重要部族的相助。IS日益猖獗以来,由于担心其报复和国内的反弹,约旦政府之前并没有突出宣传其参与的空袭行动,甚至人们曾认为,约旦方面只会提供情报,而不会直接参与军事打击。

德意志广播电台称,约旦飞行员卡萨斯贝绝非普通约旦人。他的家乡是位于约旦南部的卡拉克,其家族在当地德高望重。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曾拜访卡萨斯贝的家人,并邀请他们回访。专家认为,约旦依旧保持着部落式结构,部落联盟内部的忠诚度很高。

据报道,在人质危机期间,约旦广大公众和飞行员卡萨斯贝的家人不是责怪IS应该对旷日持久的危机负责,而是把怒火转向政府,批评政府用带有潜在危害的方式把约旦人置于一场“不属于他们的战争”中。但飞行员遇害后民意有很大转变,多数人转而相信IS不可理喻,支持政府强硬立场。

“人们最近在这些伊斯兰国家的街头上听到的不再是‘去死吧,美国’,而是‘找伊斯兰国报仇’。”CNN分析师汤姆·富恩特斯称。不过,约旦民众走上街头,在王宫前示威,要求为卡萨斯贝报仇,也有一部分人呼吁国王退出以美国为首的反“伊斯兰国”联盟。

“很明显,美国希望飞行员被杀害引发的愤怒能让约旦投入更多”,美国《纪事》杂志网站写道,“但对约旦政府来说,它更关注国内极端分子带来的内部颠覆危险,而非IS在边界肆虐的风险。”文章称,到目前为止,约旦避免了2011年后发生在其他阿拉伯国家的社会动荡,但当局仍对可能引发公众愤怒的行动保持警惕。【环球时报驻埃及、德国、加拿大记者韩晓明 青木 陶短房 环球时报记者曲翔宇 候涛】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