蛰伏五年重出江湖 听84岁“果敢王”讲缅北局势

彭家声(左)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从11月19日缅甸政府军炮击克钦军校,造成多支少数民族地方武装(“民地武”)受训学员23死16重伤起,紧邻云南的缅北大地枪炮声不绝。12月28日下午,克钦独立军在帕敢与缅甸政府军发生激战。截至28日,缅甸政府军与“民地武”之间不同规模的战事仍在进行。在这场重新燃起的战火中,5年前被缅甸政府军击溃逃散的“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奇迹般地东山再起,多次与政府军交火,打死打伤包括营级指挥官在内的数百缅军官兵,压迫驻扎在果敢地区甚至萨尔温江以西勐波地区的政府军。缅北战事是否会迅速升级?重燃的战火会对刚拉开序幕的缅甸民主选举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在缅北有巨大投资利益的中国是否会被波及?中缅长达2185公里的边界将面临什么样的压力?从国际视野消失5年的缅北传奇人物、有“果敢王”之称的彭家声等缅北“民地武”要员,日前接受《环球时报》记者的独家专访,逐一解读缅北烽火引发的上述焦点问题。这也是彭家声5年来首度接受媒体采访。

彭家声:我们又见面了

12月22日,缅北某地,一幢被椰子、荔枝、菠萝蜜、枇杷树环绕着的普通民宅,“果敢王”彭家声中气十足地对《环球时报》记者说:“5年前在枪炮声中跟你聊了40分钟电话,5年后咱们又在枪炮声中见面了。”

除了面前摆的一盆炭火,清晰的逻辑思维,准确的记忆,以及有力的握手,很难让人相信眼前的“果敢王”已经84岁了。“这5年来,说我的版本实在太多了”,彭家声笑着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有说我染病不行的,流亡泰国当寓公的,被缅甸政府招安养老的……可我现在不正坐在你跟前嘛!”

彭家声似乎更愿意谈与缅甸政府军之间爆发的一系列新战斗:“经过5年的卧薪尝胆,我们的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现在又有了上千人马和刀枪,可以跟缅甸政府军对阵,直到收复果敢为止。”

从11月19日缅军炮击克钦军校重燃缅北战事起,彭家声和他儿子、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司令彭德仁接连指挥属下武装与缅军交战。“深入敌后,展开运动游击战是我们军队最重要的战术”,彭家声一边熟练地在空白信纸上画出对阵双方的示意图,一边向《环球时报》记者解释说:“插入萨尔温江以西,也就是江西地区的部队已经吸引了缅甸政府军第11野战机动师、第77师和第88师等4个主力师的兵力,26架俄制无人侦察攻击机,一级战备的缅甸空军,以及果敢、勐波、勐古、南壮一带的民团。”彭德仁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众所周知,缅甸政府与缅北民地武和谈原计划12月21日至23日举行,可政府军却率先向克钦军校开炮,然后又派重兵进剿果敢及邻近地区的果敢军,这才是我们不得不出击的原因。”

从前线回来休整的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何营长,于12月9日至13日在南壮地区击溃缅军两个营,击毙缅军215营营长及属下百余人,据称致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兰惊叹:“此役之惨烈即便在缅共时期也罕见。”何营长向《环球时报》记者详细讲述了南壮之战的内幕。

“我率两个不满员的连约40人准备机动时,有当地老乡前来报告:缅军上来了!我们赶紧抢占山谷两侧的有利地形,只比缅军快了一分钟!战斗于下午1时打响,持续到下午6时,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让缅军的迫击炮彻底失去作用,而政府军的空中力量又在地面近战中帮不上忙,所以只剩下我们点射他们的份。当我们最终撤出战场时,政府军方面只剩下一支枪还在响……我们清楚数到的政府军尸体就有60多具,还有一些人是死在林地里。所以,这一战就消灭了对方大约百人。”

彭家声在解释运动游击战打法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所谓运动游击战,就是引诱缅军深入我们熟悉的地区,然后攻其不备。客观地说,我们现在的人员不及缅军,他们装备的130远程火炮能打30公里,外加随时可能赶来的空中力量,所以不可能跟缅军打阵地战。因此,我们在作战前期会派三五人小股骚扰对方,拖累他们,然后在地形有利时集中力量打击他们,具体就要求部队做到‘快进快出不打扫战场’,从而消除缅军火炮与空中力量的优势。”彭德仁坦承,果敢同盟军旅长以下几乎没有实战经验,普通士兵是20岁刚出头,所以,战术战法至关重要。

花5年时间“卧薪尝胆”

“最落魄的时候是2009年8·8事件后几天,我只带着两名警卫员跑到萨尔温江边,整支部队也就剩下几十个人,枪是没有了,后面的政府军紧追不舍,甚至派人到缅北其他民族特区压迫他们交人。”彭家声回顾5年前的情景时说:“后来(我)在泰国漂过一年,看病看了一年,最严重的时候连走路都不太方便。差点要了我的命的是胆结石,但我还是挺过来了,可能是老天爷看我还没有做完事吧,所以就让我缓过来了。”

2009年8月7日,缅甸军方以果敢枪械修理厂制造毒品为由,派30名警察欲搜查该厂,遭到拒绝。8月8日,缅甸军政府向果敢调派军队,与时任果敢特区政府主席彭家声领导的果敢同盟军形成对峙,造成恐慌。果敢特区政府随后在政府网站上就“8·8”事件发表声明。后来,事态恶化,冲突升级。8月底,西方媒体报道说,果敢局势基本明朗,大部分地区被政府军占领。事态平静后,外界流传很多关于彭家声被俘或生死未卜的传言。不过,彭家声妻子在8月30日晚致电《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彭家声与其亲信仍处于“安全状态”。

彭家声坦言他“有点迷信,信神,也信佛”,比如说他跟其他果敢人一样相信“塞冧”。传说这是诸葛亮七擒孟获时留下的占卦卜卦仪式:“杀一只小猪,放入锅里煮,煮熟煮烂后把肉剥去剔净,看骨头,要用小猪左膀骨头。要请来‘掌塞人’,看卦问卜。”彭家声还说:“我在长青山还遇见过鬼,那是一天夜里,路上过来一帮‘人’,走近了却又不见了,接着又出现了,躲都躲不开!还有一次前去打政府军,途中一棵大缅花树的大树杈落下来挡在路上。于是有人说这是老缅挡道……”

2012年,当82岁的彭家声突然出现在克钦特区总部拉咱时,克钦武装的领导人几乎不敢相信这一事实。“他当场拍板给了我们100条枪,这是果敢军重振的开始”,一名奉彭家声之命提前跟克钦独立武装接触的果敢人士向《环球时报》记者透露:“8·8事件之后,全缅甸的人都认定果敢同盟军被彻底消灭了,彭家声再也不可能东山再起。因此,当我出现在克钦独立武装总部时,克钦领导层问我有什么?我的回答是:‘就一封彭家声的亲笔信,一辆借来的摩托车和我自己一个人!’我招来的第一批果敢同盟军算我在内就5人,第二批10人,还有几个有多年吸毒史的老兵……就这样,我们终于恢复到现在14个营的规模,并与德昂(崩龙)民族解放军、克钦独立军、佤联军建立了良好关系。武器装备方面虽仍然极缺,但也有了单兵火箭筒。”

“多数士兵都是80后、90后,从来没有战争经验”,果敢同盟军某部金姓政委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时候就凸显政治工作的重要性,让士兵们明白为世居的家园而战。此后,我们的士兵又经历了克钦武装驻地拉咱的2013年守卫战,在缅军的战机、武装直升机和重炮下锻炼出来,终于可以独立到江西作战。”

缅北公投定归属?

随着缅甸政府军对缅北各支“民地武”施加的压力增大,特别是国际社会认定缅甸军方会在2015年大选前“展示肌肉”,缅北的“民地武”开始做各种打算。

缅甸网络上盛传缅北“民地武”甚至有“效仿克里米亚公投”的说法:如果缅甸军方坚持武力解决“民地武”,那么缅北各方将举行公投,其选项有“继续留在缅甸联邦内,保持高度自治现状”“现有的各军事政治团体宣布‘独立建国’”,甚至还有“回归大中华”!对此,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昆明东南亚问题专家坦言:“这种传言不可信,也不可能,只是民地武为制约缅甸政府而放出的风声。”

彭家声和彭德仁就此问题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缅北问题只能通过政治谈判的方式来解决。”克钦和佤邦的领导层也通过《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希望中国能在缅北和平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不过,政治谈判的前提在缅甸民主正义党、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12月26日的“关于目前形势声明”中表述得很清楚:“以武力光复果敢亦是我们一种无奈的选择!”

《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果敢王”的“中国情结”很浓厚,一口带云南口音的普通话外,家里的对联,书写的文字,他配合解放军围剿中缅边境的国民党残军历史,都令人印象深刻。更让《环球时报》记者感慨的是他对祖籍四川的惦记。彭家声恳请《环球时报》帮助他寻找四川会理县的“根”:“之前托好几拨人找过,但一直没有找到。”据彭家声自述,他祖上是四川省会理县萨林大街人。四代前的祖辈一人来到果敢,做的是“翘头扁担”,挑钱银卖冥币,“后来才发了家,世居果敢”。

相互信任是民族和解与和平的基础

2015年将是缅甸社会政治的“关键节点”,因为60多年来缅甸真正的全国大选在年底展开,各省邦的民主选举已经于12月27日自仰光拉开序幕,而缅甸中央政府与“民地武”的停火协议也计划在2015年2月12日联邦节这天签署。

彭家声坦言:“没有信任是不会有任何和平谈判的。我现在的担心有两点:一是政府没有诚意,也就是一边放风和谈一边像今年11月那样主动炮击克钦军校,派军队抢占缅北‘民地武’控制区;二是担心缅甸民主选举仍存在相当大的变数,比如说担心失去利益的缅甸军人集团虽然有人脱了军装参选,可一旦连这样的竞选都失利,他们会不会以种种借口宣布大选结果无效?这些不确定性让和平谈判变得飘摇不定。”

克伦民族联盟的卫生官员马尔塔也表示:“我们都是真心要和平,可双方都是有人支持和平,有人反对停火。每一方面都有人将和谈视为下棋的博弈。”

2011年,缅甸总统吴登盛上台后,先后与多支“民地武”签署停火协议,可全国范围内的停火仍目标遥远,有分析称,这主要跟占缅甸人口多数的缅族政治家在跟少数民族进行权力共享、武装力量改编和军方让权方面不愿退步有关。许多缅甸批评人士表示,主要的关节在于军方不愿意让权。此外,“民地武”占据的边境地区有巨大的非法利益,比如说非法伐木、开采珠宝。这些利益让众多势力不愿意和平收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