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布贬值对老百姓影响不大 或促进外国投资俄罗斯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环球时报》记者1998年时也在莫斯科,当时的情况与现在没有可比性。当时俄罗斯是被休克疗法推向了灾难,莫斯科的大小商店都空了,只要来货就会被立即抢光,民众的恐慌到了极致。这次老百姓没有那么恐慌,因为美元汇率与他们的生活并没有非常紧密的联系,虽然卢布从年初到现在跌幅有60%,但商品价格年初到现在只涨了10%左右,大米、面包等基本没有涨价。而且制裁导致俄国内很多公司开始转行经营食品等轻工业,加上政府对中小企业有一些政策扶持,俄经济正在制裁下走向转型,自给自足、多用国货的方向已经明确。

中俄关系史研究会副会长王海运16日对《环球时报》说,现在尽管油价低,但俄罗斯还有4000亿美元左右的外汇储备,最近这些年俄罗斯农业丰收,粮食没有问题。基本蔬菜,像圆白菜、土豆、胡萝卜、洋葱等,价格没有大的变化,卢布贬值对老百姓生活产生了一定影响,但没有到恐慌的地步。

王海运说,1998年的俄罗斯不仅是经济上的混乱,更严重的是对于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社会非常分裂,没有共识。现在俄罗斯对普京领导的道路的认可度是空前的,国家凝聚力比那时强。但这种民族凝聚力能持续多长时间,还有待观察。但俄罗斯民族的忍耐力很强,“它被外部力量生生压垮的状况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过”。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东欧中亚室研究员夏义善对《环球时报》说,外界切不可低估了俄罗斯的抗压能力。现在油价下跌,俄罗斯是扛得住的,时间太长了反而是国际上其他国家会先扛不住。虽然西方不断营造俄罗斯在国际上受孤立的气氛,但实际上俄罗斯是有朋友的。而西方也不是铁板一块,日本、法国对俄罗斯态度都比较暧昧。

卢布下跌对中国有什么影响?清华大学教授何茂春1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俄签订能源订单时有约定汇率和币种,但并没有约定在任何情况下都用一种汇率和一种货币,是分批次谈的。早期预定的钱我们已经付了,这个是有点吃亏,但不是一个特别大的数字,以后的供货价格可以随时沟通调整。

商务部研究院院长霍建国16日对《环球时报》说,如果我们和俄罗斯做贸易,现在就比较被动。但如果是投资的话,货币贬值越大,投资费用会相应更低,这实际上形成了刺激对俄投资相对有利的局面。【环球时报驻俄罗斯特约记者 汪嘉波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谭福榕 柳玉鹏 冯国川】

>>更多详细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