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缓和紧张关系 越南特使“来华破冰”引关注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中越此次会晤预计非常关键,可能给今后两国关系发展定下调子。”美国《国际商业时报》这样评论越南特使黎鸿英26日来华寻求改善关系的消息。由于这是中越今年5月在南海对峙以及越南发生反华骚乱以来越方高层首次访华,外界对这次“破冰之旅”格外关注。黎鸿英出发前,越方做出友好姿态,宣布将对遇难中国工人提供人道援助,并派团赴中国慰问受害者家属。中越关系会就此迎来转折吗?强调这次访问是一个“好的信号”的同时,分析人士也注意到,越南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并没有改变,中越之间那根“刺”没有拔出。而透过近来频繁出现在河内的美国、日本、印度等国官员的身影,外界看到越南寻求“摆脱中国轨道”、对华采取“对冲战略”的尝试。“我们当然欢迎越南纠正错误、改善对华关系,但更要听其言、观其行,看它今后究竟怎么做。”广西社科院研究员孙小迎26日对《环球时报》说。

对华示好寻求“破冰”

“越南派特使对中国进行破冰之旅”,日本《外交学者》26日以此为题称,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的特使——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黎鸿英于26日至27日对中国进行为期两天的访问。这是今年5月两国关系紧张以来,双方第二次高层互访,6月中旬,中国国务委员杨洁遞曾访问河内。目前重大危机结束,双方会谈也许变得更加容易。此外,此次接触被定义为中越两党交流而非全面政治会晤,可能也对会谈有益。中共和越共历史上曾紧密合作,双方将主要作为党的官员而非政治家进行对话,会谈友好氛围更易为国内接受。

越通社报道称,黎鸿英26日下午与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王家瑞会谈。黎鸿英表示,此次访问的目的是同中国领导人就恢复和促进两党、两国关系长期稳定、健康发展等交换意见。路透社称,周二开始的访问是5月份中越关系紧张以来,双方第一次表现出协同努力修复分歧的迹象。与中国的主权纠纷让越南领导层陷入困境,一方面长期跟中国不和会让体量较小、制造业严重依赖中国的越南经济吃不消;另一方面如果民众感觉政府对中国让步,就会在国内引起严重不满。过度依赖对华贸易是越南国内的一个摩擦点,越共内部也有人公开呼吁“摆脱中国轨道”。

在特使访华前,越南向中国做出友好姿态。越南外交部发言人黎海平25日表示,越南方面对今年5月发生的针对包括中国企业在内外国企业的骚扰、破坏社会公共秩序事件“引以为憾”,同时对事件发生时导致一些中国劳工伤亡感到伤心。越方将对中国遇难劳工提供人道主义援助,越中友好协会将派团赴中国探望慰问遇难工人家属代表。

美国《华尔街日报》称,5月份的暴乱导致至少3名中国人死亡,数百家外企工厂遭损坏。越南和中国的关系因此达到数年来最紧张的时刻。暴乱发生后不到一周,中国就疏散了在越南中部河静省建设钢铁厂的逾3500名工人。河静省经济区管理委员会一名管理人士25日表示,自那次疏散以来,已有约2000名工人重返越南工作,预计还将有更多工人重返越南。法新社称,在黎鸿英访华之际,越南南部同塔省一家法院26日以“扰乱公共秩序”罪判处3名活动人士入狱,其中一名知名反华人士被判3年监禁。他们是今年2月份被捕的。

“预判之内”,对于越南特使来华,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院长庄国土这样表示。他26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经过一段时间对峙,双方都感到疲惫,开始基于现实主义态度为争端降温。越南尤其承受相当大的压力,因为中越争端升温,越南首先感受到经济压力,比如水果卖不动。虽然这只是两国经贸关系中的一个“小点”,但它对越南社会尤其农村的影响相当大。落一叶知天下秋,中越一旦反目,对越南的损害相当大,越南没有任何跟中国对抗的实力和前景。对中国而言,越南做出姿态也是好事。这样越南就不会跟菲律宾死绑在一起,有利于改善中国与东盟的关系。因为东盟国家对越南反应的重视态度远超过对菲律宾。

越南希望“摆脱中国轨道”

特使访华之际,越南正迎接一位“大朋友”——印度外长斯瓦拉杰。越通社26日报道称,越南副总理兼外长范平明周一在河内与斯瓦拉杰举行会谈,越南欢迎印度企业参与越南能源、石油勘探等领域投资。为配合斯瓦拉杰访越,越通社还刊发题为“印度和东盟:彼此的大朋友”的社论,称东海(即南海)是连接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航海通道,印度在本地区有自己的经济和战略利益。

“印度审视越南对南海石油区块勘探的提议”,《新印度快报》26日以此为题称,越南周一大力开展攻势,希望印方进一步介入海上安全问题以及南海主权纠纷的解决。而与此同时,印方也准备扩大在争议海域的油气勘探活动。报道称,越方不顾中方反对,去年在南海给印度新增5个油气勘探区块授权。印度官方消息人士称,印方正在分析这5个油气区块勘探的可行性。此前,越方已向印度提供两个油气勘探区块的授权。印方则向越方提供1亿美元贷款帮其购买4艘海上巡逻艇。

最近河内接待“美国客人”的频率更密集。路透社25日称,中越关系紧张以来有4名美国参议员访问了越南。一些议员提出美国应逐渐取消30年来对越南的武器禁运,并协助越南加强岸上安保能力。8月8日,曾在越南当过战俘的美国参议员麦凯恩称两党都积极支持最早今年9月就取消武器禁运。6天后,越南高层纷纷会见到访的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登普西,这也是越战以来美国最高将领首次访越。

“越南的外交立场:寻求双向而行”,英国《经济学家》以此为题称,在国内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背景下,一些越南知名知识分子和政客敦促作为党内亲西方松散派别代表的阮晋勇对华态度更加强硬。上月28日,61名越共党员发表公开信,敦促政府“摆脱中国轨道”,到国际法庭挑战中方主权声索。在此背景下,本月越方接待了日本、美国和印度的3个代表团来访,这3个国家能很好地帮助越南“抵御中方侵略”。8月1日,日本外相岸田文雄访越时表示日方将向越方提供6艘海军舰艇。两周后,登普西表示支持美越两军持续稳定地加强合作,并称海上领域是两国共同的最大安全利益所在。

日本《外交学者》26日称,虽然越南寻求与中国修好,但依然努力促进外交和经济关系多元化,减少对中国的过度依赖,以防未来发生另一场危机。“德国之声”题为“越南试图平衡对华关系”的报道称,德国帕绍大学越南专家马丁·格洛塞姆表示,黎鸿英访华或许说明中越两国之间的这次争执结束了,但越南民众中反华仇恨情绪仍很强,“南海危机已经改变了越南对中国的看法”。 越南领导人认识到应当发展多样化的对外经济关系,减少对中国这个北方庞大邻国的经济依赖,但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越南很难离开中国

平衡中国并不等于越南可以离开中国。日本《外交学者》称,虽然与美印等国关系日深,但河内需要与中国维持友好关系,尤其是在经济领域。越中双边贸易额高达500亿美元,而越美贸易仅有287亿美元。越印贸易更小,2013年仅60亿美元上下。对于越南而言,尽管有其对冲战略,黎鸿英此次访华依然意义重大。对中国而言,与河内关系重回正轨有助提升中国地区形象。现在危机过去,双方可以更加友好,至少在下一次领土争端爆发前如此。

英国《经济学家》25日说,脱离中国或将促使越南与其他大国建立更密切关系,但越南长期寻求避免建立正式军事同盟关系,那将使其接纳外国驻军。美国印第安纳大学一名越南专家表示,越共内部一些人担心,加强与美国的战略关系或将激怒中国,毕竟中国仍是越南最大贸易伙伴。正如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教授塞耶所言,越南政界精英有关越南战略外交长期方向的“大讨论”,仍与得出结论相去甚远。

广西社科院研究员孙小迎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越南对中国心态确实非常复杂,但到必要时候越南一定会来找中国,这跟意识形态没有关系,这是越南的“历史宿命”。相比中国,越南更不放心美国,因为它非常清楚美国到最后绝对不会像中国这么好说话。对越共特使来华,我们要强调的是拭目以待。在南海的核心利益上,中国已经退无可退,要从实质上修复两国关系,还要看越南能拿出多大诚意。

【环球时报驻越南、美国特约记者 黄孟哲 丁雨晴 环球时报记者 张旺 谭福榕 黄胜友】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