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万港人游行“反占中” 支持依法进行普选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今天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一天。”昨天,在香港“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发起的“反占中”游行队伍中,有参与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这样说。这一天,约19.3万香港“反占中”人士走出维园,走向中环,在用行动反对“占中”破坏香港经济与法治的同时,也向外界展现了支持和平普选的民意。17日,有部分香港媒体抹黑此次游行是“港版文革大串联”、“亲共政治总动员”,还有激进派人士到游行队伍旁边滋扰、叫骂。但更多香港市民看到的是,游行队伍仅用几小时就完成全部行程,且过程平和,未与警方冲突,与耗时长久、摩擦不断的反对派“七一”游行相比,高下毕现。对于传闻将于下月发起的“占中”运动,有港媒分析其“如箭在弦”,也有人说它气势“由盛变衰”。是“执意而为”还是“叫停占中”?泛民一派需要思考,文明的香港面临考验。

大游行凸显“反占中”民意

111800,这是香港警方17日傍晚公布的当日由维多利亚公园出发,参与“反占中,保普选”大游行的人数。今年反对派“七一”遊行时,警方公布的最高峰数字是98600人。17日晚,大联盟公布初步统计数字,“反占中”游行参与者为19.3万人。

“今天维园见”,17日一早,香港《文汇报》等亲建制派媒体就开始了对此次大游行的宣传。实际上,17日的“反占中”活动包括清晨“跑步上中环”、下午大游行及赴中环遮打花园献花3部分,而预计将有12万人参加的大游行自然是重头戏。

《环球时报》记者13时抵达维园时,这里已是人山人海,而公园对面的天后地铁站,参与游行的人仍在不断走出。由于参与群众已站满超过5个足球场,大联盟决定将原定15时开始的游行提前至13时30分出发。人们高举着“市民要和平,占中必须停”、“反占中,反暴力”等标语,或手持五星红旗开始行进。在他们出发前,歌手张明敏上台演唱了《团结就是力量》、《我的祖国》等歌曲,为游行加油打气。

游行组织者之一吴秋北16日在接受访问时表示,希望此次“反占中”游行能成为香港游行的典范,过程能够快乐,对商铺和交通的影响能降至最低。17日游行开始后,龙头(最先游行者)仅用1小时20分就抵达终点中环遮打道。龙尾(队尾)也于18时左右抵达。整个过程比“七一”游行简短许多(两次游行路线一致),且秩序井然,未发生如“七一”游行时出现的游行人士与警方的摩擦。

此次游行开始前,大联盟已于16日对外宣布为期1个月的“反占中”签名结束,截至16日晚20时30分共收获超过146.8万个签名。大联盟发言人周融表示,大联盟就像一支完全不被看好的足球队,最终跻身世界杯总决赛。他呼吁港人站出来,为香港打出漂亮一仗,让鼓吹“占中”的戴耀廷等反对派看清楚,高素质港人反对“占中”的主流意见。

不过17日走上街头的不仅有“反占中”人士,还有“占中”支持者。泛民政治组织“人民力量”成员当日在铜锣湾登龙街与轩尼诗道交界地集会,向“反占中”游行队伍报以嘘声,香港媒体称,双方一度叫骂。还有几名“香港人优先”等激进组织成员到“反占中”大游行终点举讥讽标语,个别激进支持“占中”的香港媒体指责游行“恍如港版文化大革命般大串联”。香港《南华早报》17日发出的一篇现场报道也称游行“没有灵魂”,游行过程中看不到香港示威活动中常见的口号及创意服装,却时不时传出几声漫不经心的口哨。

这种描述与《环球时报》记者在游行队伍中感受到的十分不同。69岁的游行者杨先生对记者说,反对派经常为反而反,这样不会令香港进步,如果香港出现“占领中环”这样无法控制的活动,就应出动解放军维持秩序。31岁的朱家健是香港一家上市公司的法律主任,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参加游行,之所以要站出来是不希望香港的经济命脉和法治秩序被“占中”毁掉,“为了香港的投资环境和下一代,暴力和违法必须被叫停。”

17日清晨,“大联盟”发起的“跑步去中环”活动据统计有1500人参加,但反对派宣称参与人数不足500。对此,主办方的说法是“跑得开心就好,数字不重要”。而参与跑步的香港前民政事务局局长蓝鸿震说,“香港是自由的地方,你怎样想都可以,但我们今天来表达,我自己个人表达,就是我们不喜欢占领中环”。

对于此次“反占中”游行,香港政府17日在回应媒体询问时表示,政府欢迎和支持一切推动依法落实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的活动,并反对影响社会秩序和市民福祉的违法行为。

“建制团结”与“泛民气衰”

“占中派七一搞完游行后,现在轮到反占中派搞游行,由于事前有占中派团体摆明要踩场,令人担心两派群众会闹出暴力事件。所幸双方最终只对骂,没对打,平静散场,可谓和平是福。” 香港《巴士的报》17日评论说,两场游行之后,两派都已动员各自群众,希望不要越搞越激进,将来能坐下来谈。

17日游行开始前,香港行政会议成员叶刘淑仪、港区人大代表郑耀棠等人先后在维园登台表达对“占中”的反对。

他们所属的建制派则被媒体认为通过此次“反占中”大游行“实现了首次街头政治总动员”。香港《星岛日报》17日形容“反占中”游行“吹响了集结号”。大联盟17日晚宣布初步估计19.3万人参加游行时称,游行行程绝无拖慢,市民反应热烈,“效果非常理想,能够发挥社会正能量,是一次难能可贵的历史性纪录”。

香港《明报》说,有建制派人士认为,“占中”能否争取到普选存在疑问,但“占中”最大的成果,反而是让原本一盘散沙的建制派团结起来“反占中”。该人士称,回归17年,建制派始终未能团结,甚至你争我夺,没想到因“反占中”而团结。他还表示,“占中”还做了一件中央多年都没做到的事,就是部分以往政治上不亲近北京的中间派市民也因签名“反占中”走近了建制派。

香港免费报纸《am730》的评论文章说,由于敢于发动群众,香港激进派可以轻易占领舆论阵地,即使在社会上属于少数,他们的理念一样可以借群众运动占据传媒版面,令人误以为是主流民意。不过,若建制派勇于用同样的武器应战,激进派就不敢轻易在一些没把握的议题上借民意“叫牌”。如今建制派似乎改变了策略,不再用游园会这类温和方式面对激烈的政治议题,而是用反议题发动群众上街,针锋相对。文章说,周融的“反占中”倡议能这么多人响应,主要是激进派策略错误,选择“占中”为抗争手段。文章称,笔者所在的地产代理界不仅老板阶层对激进派言行不满,员工层面也大都“反占中”。

“是时候叫停占中了”,香港《信报》的文章说,凭借79万人参与民间公投及“51万人参加七一游行”,泛民阵营在7月初似是气势如虹。但“占中公投”和七一游行的结果被政府冷待,到其后亲建制团体提出以反暴力为名的“反占中”运动,在过去一个月已达到反客为主的效果。传媒人每天近距离报道两派阵营的攻防战,也见证了泛民气势由盛及衰。近日不少记者都认同,“占中”已错过最好时机,大概不会发生,或是时候叫停了。

“泥浆摔跤”仍在继续

在《信报》文中,“建制”与“泛民”之争被形容犹如“泥浆摔跤”。显然,这样的“摔跤”17日并未平息。台湾“中央社”称,“占中”与“反占中”17日不仅齐上香港街头,狭路相逢,香港媒体的报道也是壁垒分明。亲北京的《大公报》报道现任政协副主席的董建华16日签名“反占中”,超越15日签名的现任特首梁振英,成为参与“反占中”联署的最高级官员。香港《明报》则报道游行起点维多利亚公园周边多家餐厅被“包场”,游行前招待参加者午餐。

17日,香港《明报》提问大联盟在“反占中”游行后何去何从,称几位大联盟发言人均表示对此未有计划。文章分析称大联盟的任务可能会暂告一段落。

针对声势浩大的“反占中”运动,香港“和平占中”秘书处发表声明,称“反占中”签名及游行人数再多,都无法盖过近80万人授权“和平占中”争取三轨方案,以及要求立法会否决不符合国际标准的普选方案。还有人预言“占中”已如箭在弦,最早下月9日就会上演。香港《南华早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占领中环行动”一旦阻塞中环商业区交通,香港警方将出动至少1/4警力应对可能出现的混乱局面,那将是2005年以来香港警方采取的最大规模行动。当年世贸峰会在香港举办6天,警方出动9000名警员执勤。

17日,香港《文汇报》刊登了对埃及驻香港总领事法赫米的专访。这位在任近4年的埃及外交官称,一旦发生“占领中环”,香港恐将步埃及后尘,持续动荡,令外资撤走,游客剧减,投资者信心恐难短时间内恢复,经济和形象都将大受影响,“希望香港年轻人可以理性看待问题”。此前一天,香港漫画家黄玉郎对《文汇报》说,“如果瘫痪中环,等于一把刀插进香港的心脏,有点脑的人都应该明白”。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梅斯 凌德 张振秀 环球时报记者 刘洋 陈一】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