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女子拍两年战乱生活 入围戛纳电影节单元

图为拍摄影片的叙利亚女子威亚姆 锡马夫 卜迪拉汗(WiamSimavBedirxan),她曾说:“我将拍摄当作同呼吸一样不可分割的事情,通过拍摄我可以了解自己周围曾经的一切正在消失毁灭。”

中国网8月13日讯 据法国《费加罗报》网站8月12日报道,出生于霍姆斯的叙利亚女子威亚姆·锡马夫·卜迪拉汗(WiamSimavBedirxan),利用两年时间拍摄故乡遭内战洗劫后的废墟生活,并由制片人奥萨马·默罕默德(Ossama Mohammed)将其制作成一部名为《镀银的水——叙利亚自画像》(Silvered Water, Syria Self-Portrait)的影片。该影片于今年五月份入围第67届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并深受好评。

威亚姆·锡马夫·卜迪拉汗现年35岁,是一位有着深邃眼眸及留着深褐色头发的坚毅女性。今年5月16日,她与流亡在法国的叙利亚导演奥萨马·默罕默德带着他们共同的电影《镀银的水——叙利亚自画像》一同出席了戛纳电影节,给公众奉献出一部讲述了遭受着战乱困扰的霍姆斯人民日常生活的震撼电影。这部影片让人们不禁质疑起生活与电影的关系:当痛苦和死亡环绕周围的时候,电影的真正作用又是什么呢?

锡马夫出生在叙利亚霍姆斯市一个讲着库尔德语的家庭中,她自小便成长于巴沙尔·阿萨德(Bacharal-Assad)执政下的社会环境中。2011年3月,叙利亚开始了国内叛乱,而处于国家工业中心的霍姆斯无可避免地马上成为了被轰炸的主要目标之一。这座老城,曾经的街道以其古老的建筑闻名,而这两年,却在战乱的摧残下,变成一瓦一砾的废墟之城,死于战乱的无辜居民也多达两千余名。自第一次示威活动开始,锡马夫就如同身边许多年轻人一样,想为这平民政权的集会活动多拍些图像,而这一拍就是两年之久。当然,如果没有这些捕捉到的照片,没有人能够真正了解发生在叙利亚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形。锡马夫曾说:“我将拍摄当作同呼吸一样不可分割的事情,通过拍摄,我可以了解自己周围曾经的一切正在消失毁灭。”

复杂环境下建立起深厚友谊

2011年年底,锡马夫在网上看到了一则奥萨马·默罕默德的采访报道,她立刻感觉到与这个导演无论在政治意见上还是艺术见解上都有着非常相近的思想。她表示:“那是一个圣诞节期间,我向奥萨马先生发送了第一条消息,询问他我该如何处理自己拍摄的这些照片及视频。我当时用的网名是Havalo(库尔德语,我的朋友),向他提出的问题是‘如果您在我的立场上会怎么做?’。”(注:奥萨马·默罕默德,叙利亚导演,曾因宣讲“叙利亚革命是未知数”的议题而于2011年5月逃亡至法国巴黎。)

电影《镀银的水》(翻译自锡马夫Simav的姓名)就在二人网上的一言一语中诞生出来了,他们甚至连一面都没有见过,而今年五月份戛纳电影展上的相伴出席则是两人的第一次会面。锡马夫表示,是奥萨马一直督促她编剧,激励她继续用镜头讲述战争中人民的生活。《镀银的水》是奥萨马在结合了锡马夫的影音资料及Youtube网站中的视频资料后的一部写实影片,由霍姆斯人民展现其在战乱国家中的真实的生活。

2012年5月起,随着叙利亚地区网络状况不稳定趋势的愈发严重,锡马夫与奥萨马的联系也变得困难起来。锡马夫称:“那时候,我两三天才能联系到奥萨马先生一次,并给他发送相关视频资料,只要有网,我经常就一直呆在电脑面前与他讨论。”逐渐地,一种非常深厚的友谊便在两位有着相近艺术思想的同乡之间建立起来。奥萨马聆听锡马夫内心的恐惧,并向她提出个人建议。战乱的生活环境让死亡一直围绕在锡马夫身边,并让她失去了许多她深爱的东西。当她某天发现自己同士兵、几户人家、天主教徒、穆斯林教徒被困在一所日夜伴随轰炸声的街道中时,她只能将害怕的心理向奥萨马倾诉。

威亚姆·锡马夫·卜迪拉汗(WiamSimavBedirxan):“如果未来叙利亚当局试图掩饰如今的屠杀痕迹,那么我的影片是可以用来向居住在霍姆斯的后代们证明,残酷的现实曾经确实存在过。”

“真正的现实如今并没有被完全展现出来”

每天清晨,叙利亚霍姆斯街道上的墙壁上总会出现新的由黑炭描绘出的图画或词句。这些有着希望气息的信息仿佛还在提醒着世人:战争背后是有血有肉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他们有感知、有思想、有灵魂。墙上时而还会出现幽灵、监狱等一系列图画,似乎是在悼念着于战乱中逝去的各个生命。让锡马夫感到非常可悲的一句墙上涂鸦是“霍姆斯,原谅我们”,她将该句用笔描了一遍又一遍,感叹着愚蠢的人类给这座城市也给自己带来的痛苦和灾难。

锡马夫在接受采访时,眼角湿润地表示:“真正的现实如今没有被完全展现出来。只有当战乱结束,这段历史才能被完整地刊登在世界的篇章中。尽管如今的叙利亚人民在忍受着饥饿及绝望的双重痛苦,但他们在面对生活时却还有可嘉的勇气,我十分自豪能够成为这种勇气的描述者。如果未来叙利亚当局试图掩饰如今的屠杀痕迹,那么我的影片是可以用来向居住在霍姆斯的后代们证明,残酷的现实曾经确实存在过。”

勇敢说“不”

为了参加戛纳电影节,锡马夫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中就从黑暗渡过到了光明。当她与奥萨马共同站上戛纳电影节的闪光灯下之时,涌上心头的无数思绪让她的情绪变得十分激动和复杂。她表示:“在叙利亚战乱中生活的每天,我都做好了随时死亡的准备。我原本是支持为了偏见、不平等而战斗的群体,但却从来没有过真正的斗争体验。直到2011年的3月,我才见识到了什么叫战斗。今天,即便霍姆斯充满了饥饿与战火,但我却一直视其为我唯一的故乡,我唯一能够自由呼吸的地方。”在三年的战乱时间里,锡马夫学会了向一切强制的勒令说“不”、向一切谎言说“不”。她勇于向穆斯林教规说“不”,曾拒绝佩戴头巾,豪言说“如果头发是问题的话可以砍下我的头”。

今年六月下旬,锡马夫从土耳其路线重新回到了那条既蜿蜒又危险的霍姆斯之路。奥萨马评价其称:“锡马夫走出霍姆斯是为了找回她对电影的热爱,她从法国重拾了力量并且可以继续勇敢面对生活。”(实习编译:沙莉)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