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研究者:安倍熟悉军事问题但不太懂经济

【国际】双面安倍

军事面孔渐渐取代经济面孔

《中国经济周刊》 特约撰稿人陈言|日本东京报道

11月18日,东京时间晚上7点,收视率最高的日本国家电视台NHK的晚间新闻播报,安倍晋三在首相官邸召开记者见面会,宣布解散国会众议院,并重新举行大选。就消费税上调问题,让国民以选举议员的方式来做出决定。

此前的整整一个星期,安倍基本上没有在东京。11月10日为参加北京APEC访问了中国,之后便是去缅甸参加12日的东亚峰会,再以后是15日在澳大利亚的G20。到了17日傍晚安倍才回到东京,在18日正式宣布解散议会的时候,他在东京也就刚待满了24小时多一点。

“每次去国外,安倍首相都会很兴奋,充满了活力。”一位常年跟着首相外出采访的日本记者说。

待在国内,破事一堆,见不完的人,反而会让安倍十分的疲惫。比如安倍认为《朝日新闻》对自己没有一点好意,自己的经济政策被他们命名为“安倍经济学”,多少有些在嘲讽自己。

“在日本能做6年首相的人,可以说凤毛麟角。但这次众议院提前大选,让安倍可能在首相的位置上一坐就是6年,名垂青史。”日本知名政治评论人士安积明子说。

日本首相由众议院提名选举产生。根据日本宪法相关条款的解释,首相也有权解散众议院。日本众议院议员每届任期4年,本届众议员的原定任期从2012年12月到2016年12月。安倍也是自2012年底担任日本首相。新一届众议院选举产生后,议员任期将到2018年12月。目前民调显示,执政的自民党支持率较高,如果此次胜选,安倍将再度出任首相,直至2018年。

所以,11月18日晚,安倍出现在NHK直播屏幕上的时候,非常自信。就像两年前的2013年12月26日,安倍获取了众议院大选胜利一样,觉得今后几年还是自民党的天下,还是自己当政。

在冬天就要到来的11月中旬,东京的夜已经相当寒冷,今后数月,寒冷的冬天会笼罩日本。比这个更为艰难的是,民众的生活没有因安倍经济学而发生转变,提税后的日本,物价上去了,民众的工资却没有跟上来。众议院选举将于12月2日发布公告,12月14日举行公开投票。12月14日的大选人们会把票一股脑投给自民党吗?其实安倍心里没谱。

双面安倍:从经济脸转向军事脸

“安倍经济学”有时候又被称之为“安倍军事学”。日本民众谈安倍的时候,比较在意的是安倍的“经济”面孔,但安倍出现在电视报纸上的时候,他最喜欢谈的是“军事”。

日本五大商社之一,双日株式会社旗下的双日综合研究所副所长吉崎达彦说:“安倍是个双面人。”在吉崎看来,安倍刚刚上台的时候,人们比较多的看到的是安倍的经济面孔。

当时的安倍是个改革者,其行动大胆,政策果断。比如指名让黑田东彦任央行总裁,再比如亲自去申奥。日本在安倍时代非常明确地要正式参加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美国主导的区域自贸协定)。

政权运行半年,经济上获得了一定的评价后,安倍开始变脸,军事面孔渐渐取代经济面孔,干事同样干脆利落。2013年7月,安倍在获得参议院选举的胜利后,这方面的变化便凸显了起来,比如开始考虑保密法,然后用内阁决议的方式让日本保有了集体自卫权等等。

“到了安倍变脸为军事面孔时,国际社会说他是保守政治家、鹰派、反华派、历史修正主义者等等。”吉崎说。日本国内对这方面的变化并不敏感,太多的日本人并不很在意。

也只有外国,在安倍重新将经济面孔罩在脸面上的时候,还反应不过来,继续谈安倍反华有多么成功,有多少国家对价值观外交表示了赞同,日本军队何时出国打仗,日本能发动什么样的战争等等。不过这些声音能传到日本的并不是很多。

“安倍熟悉军事问题,谈安全保障他会非常老练;安倍不太懂经济,但在经济方面他的行动表现得自由奔放。”吉崎说。从过去将近两年的安倍执政特点看,这些应该是安倍能够获得日本民众支持的主要原因。

政治小算盘

对于安倍在11月18日晚解散众议院,日本媒体中,除了安倍的铁粉《读卖新闻》表示支持外,包括这两年为安倍摇旗呐喊的《日本经济新闻》在内,大多数日本媒体觉得安倍的做法毫无道理。

“在其他政党毫无准备的时候,执政的自民党与公明党一商量,就决定解散议会了,党的利益、党的计谋是他们做出这项决定的主要原因。”京都大学教授待鸟聪史说。

不过,一个政党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自己的谋略做出某些决定,“这很正常。”待鸟是这样看的。

出于政治上的打算而解散议会,这在日本并不稀奇。比如2005年,安倍在政治上的老师小泉纯一郎就突然解散了议会,搞了一次“邮政选举”。当时争论的内容是,日本到底该不该进行邮政改革,似乎日本不进行这场改革,国将不国。一个虚伪的选题,炒得日本上下热气腾腾,结果小泉大胜,自民党获利。至于日本国家的改革,本来也不会因为邮政上有了一些动作,国家就会发生变化。但没有“大义”的选举,让自民党后来失去了民众支持,最后不得不下野。

安倍在小泉内阁的时候当过官房长官,亲自看过小泉玩政治上的小把戏,而且旗开得胜,自鸣得意。现在在所有朝野上下基本上都支持延迟继续提升消费税税率的时候,忽然解散议会,要让民众对是否推迟半年提升消费税税率做出抉择,其醉翁之意是在打压在野党,给安倍获得继续执政4年的机会是真。

12月2日到14日的选举期间,安倍能否像2012年12月那样掀起自民党旋风,摧枯拉朽地打败其他政党,会不会像2005年小泉那样获得胜利,目前实在难说。

艰难的复苏

“失落的20年”,这是这些年日本最大的经济报纸《日本经济新闻》在文章中经常出现的语言。20年的连续失落,特别是和周边国家欣欣向荣的经济一比较,日本的失落超乎寻常,本不该这样。

让经济重走快速发展的道路,这已经不是大多数日本民众能够想象的事。走出失落,保持现有的经济生活水准,对大多数日本老百姓来说,就很不错了。

日本经济的艰难,在于国内消费市场的萎缩,对外出口动力不足。日元汇率过高,通货紧缩,股市不振,该是经济上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安倍内阁在过去两年里,解决了汇率给日本经济带来的困扰。安倍上台时1美元兑换76日元,到2014年11月19日,汇率已经下滑到接近117日元,过去不到两年中,日元贬值50%以上。

由于日元汇率的贬值,企业在国外挣100美元,过去拿到日本只能兑换7600日元,但现在是11700日元,突然增加了53%,在国外做生意的企业,其股价在证券市场上开始飙升,在过去两年里上升了60%左右。企业开始有了元气。

但是,日本经济依旧处于艰难状态。

“今年4月提升消费税后,我感觉生活明显变得拮据了。”曾在一家美国的银行日本分行担任高管的三田满说。在金融界工作了几十年,生活水平本该不会因为消费税的上涨而感到困难的,但三田先生还是觉得花钱需要愈发精打细算了。

汇率贬值带来了进口食品、用品等价格的上升。日元贬值后,企业是否会从国外搬回日本国内?答案是否定的。日本市场的萎缩并未停止,今后继续萎缩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在于,人口老龄化,人口总数的减少。国内消费、企业投资在过去两年里并未好转,安倍经济学最需要解决的消费及投资问题,目前依然没有解决。

热烈的股市、货币的日益贬值其实与普通百姓并没有直接关系。安倍此时是换经济面孔的时候了,但打消费税牌,在现在这个时候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前车之鉴

安倍可能更熟悉2005年小泉以一个虚假的口号解散议会,让自民党在选举中获得大胜的这段历史,但对日本政治稍微有点了解的人,会发现每次消费税率上调后的选举,自民党总会满盘皆输。

1989年日本导入消费税的时候,笔者正好在日本留学。当时的日本首相是竹下登。他在自民党内的威信,对在野党能够施加的影响,是过去及未来的日本首相都难以比拟的。凭借这个政治影响力,竹下果断地选择了导入消费税的决定。但谁都知道,4月涨税后,7月参议院选举,自民党惨败,接着是竹下辞职,从此竹下在政坛的影响力一落千丈。

1997年桥本龙太郎将3%的消费税率提升到了5%。桥本做过大藏大臣(财政部长)、通产大臣(经济产业部长),对经济非常熟悉,而且在任时自民党人气旺盛,日本经济也具有抗击涨税风险的底力。消费税率上调后,桥本开始推行一系列的改革,但还没有等改革实施起来,第二年的参议院选举,自民党再度遭遇惨败。在选举开票那天,桥本呆若木鸡地坐在写有众多自民党候选人的榜单前,只见零零散散地有几人勉强当选。等桥本站起来时,他能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决定引咎辞职。”

历史的教训值得借鉴。对于自民党而言,加税后的参议院选举无论如何都要避而远之。现在解散议会,将消费税提税时间推迟半年,明年参议院选举与提税的关系就会淡化许多。

今年4月消费税率上调后,安倍的支持率并未明显下滑。安倍已经开始做继续当4年首相的美梦。换上经济面孔,民众就会期待安倍带来好的生活;戴上军事面具,能让国民感到自豪,具有信心。双面安倍都取得了不错的成果。

安倍大概相信自己不会步竹下后尘,更不会像桥本那样走背运。12月14日,在安倍执政就要达到两周年的时候,民众最后会给安倍一个什么样的结论,日本及国际社会翘首以待。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