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黑海舰队否认出兵克里米亚 乌前总统做最后一搏

2月28日凌晨,一群武装人员占领乌克兰克里米亚首府辛菲罗波尔的机场,在短暂控制后撤离。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2月28日,不少关心时局的乌克兰人恐怕会被吓出一身冷汗。乌国家媒体称,俄罗斯开始军事入侵;乌内政部长曾表示,武装人员占领了克里米亚机场;边境保卫局更声称,十多架军用直升机从俄罗斯飞入乌领空。一时间,国际媒体都在紧张求证俄军是否“开打”了。就在同一天,被赶下台的乌前总统亚努科维奇在俄边境城市召开记者会,表示决不“退位”,并对普京至今沉默表示“奇怪”。对于国际社会来说,政治纷争与军事调动混杂在一起,远比之前的广场动荡更牵动人心。

“俄出兵克里米亚”是真是假

2月28日围绕乌克兰局势的最大看点是,俄罗斯真派兵占领克里米亚的两个机场了吗?按照乌克兰国际文传新闻社、英国广播公司(BBC)当天早些时候的报道,俄已拉开军事入侵和占领克里米亚的序幕。

但俄军占领机场的消息很快被俄乌多个渠道证明是虚假的。在俄黑海舰队发言人否认此事后,一度在“脸谱”主页上痛斥“俄在主权国家领土上武装挑衅”的乌克兰内务部部长阿瓦科夫表示,不明身份武装人员28日凌晨占领了克里米亚的两个机场——首府辛菲罗波尔的国际机场和塞瓦斯托波尔贝尔贝克军用机场。据目击者声称,他们的装备与俄现役空降兵相同,很像此前占领当地政府大楼并升起俄罗斯国旗的俄罗斯族“自卫小组”成员。相关机场发言人对机场被占进行驳斥,称这是他们为寻找乌克兰空降兵而来到机场,已道歉离开。乌克兰国防委员会下午发布声明说,强力部门已重新从武装分子手中夺回两个机场。

对这样的乌龙消息,俄罗斯《观点报》28日无奈地评论说:“基辅仿佛看到了战争。”但未经俄罗斯方面证实的消息仍接连传出。据路透社报道,乌克兰边境保卫局28日发表声明称,十多架俄军用直升机从俄罗斯飞入克里米亚空域。据美联社报道,乌克兰边境卫兵称,海岸警卫队基地被俄海军士兵包围。另有消息称,乌总参谋长兼武装力量总司令被解职。已解散的乌克兰金雕特种部队在克里米亚重新集结。

亚努科维奇的最后一搏?

28日的另一大看点就是被乌克兰议会解除总统职务的亚努科维奇公开露面。据位于俄罗斯顿河河畔的罗斯托夫市消息人士透露,27日22时,亚氏乘坐的飞机在战斗机护航下降落到该市一军用机场。28日,亚氏“如约”于莫斯科时间17时在罗斯托夫举行记者会,他表示,离开乌克兰是因为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将继续为乌克兰抗争,夺取政权的只是少数“法西斯主义者”,不代表全体乌克兰人。他还为自己轻信西方,和反对派签署协议,结果导致国家陷入混乱局面表示道歉,并称尚未与普京会面,对普京至今沉默表示“奇怪”。

在亚努科维奇发表这些言论前,克里米亚新闻社28日报道,克里米亚共和国最高苏维埃(议会)任命“俄罗斯统一党”领导人谢尔盖·阿克塞诺夫担任政府总理。谢尔盖表示,仍认为亚努科维奇是乌克兰合法总统,并将服从于他。但西方国家早就对亚氏失去兴趣,瑞士政府已下令本国银行冻结他的账户。

领土与前领导人,乌克兰人的两大心病

这是亚努科维奇在为自己政治生命进行的最后一搏吗?俄对外和国防政策委员会成员卢基扬诺夫日前在接受俄《新消息报》专访时称,亚氏的未来将和因“颜色革命”下台的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统巴基耶夫一样,在被推翻后在明斯克深居简出。他认为,亚努科维奇自己造成了西方和俄罗斯都不喜欢他的现实。

对亚努科维奇的未来,基辅市民普遍认为:在国内被通缉,被所在的地区党抛弃;如果身在俄罗斯,又会被扣上背叛祖国的帽子。名叫奥尔加的医疗志愿者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如果亚努科维奇能回国并不被治罪,就是很好的归宿。但也有市民担心,现在很多克里米亚的居民还支持亚努科维奇,长此下去会造成国家分裂。美联社27日援引西方一位政治学学者的分析称,“由于俄罗斯轻视乌克兰的国家存在,普京和亚努科维奇的关系是众所周知的糟糕。因此,虽然普京会给亚氏适当的庇护,但在俄对乌克兰的战略考量中,他并不足以成为一枚重要棋子。

在基辅独立广场,《环球时报》记者听到人们抱怨“工资不见涨,物价却上涨”,对亚氏的评价也多持否定态度。也有市民表示,说亚氏生活豪奢甚至贪污没有问题,但他原来就是个商人,且反对派领导人季莫申科更是家财万贯,各自都有问题,讨论这个没有意义,“关键是他们俩政绩都不行”。

随着克里米亚局势日趋紧张,原本聚集在独立广场的市民又到不远处的议会门前和平游行,呼吁新政府坚守克里米亚主权,抵制分离主义。举着“克里米亚属于我们”标语的女导游佳娜特意请假一天来议会“请愿”,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带客人去克里米亚玩时常远眺俄黑海舰队所在地,现在电视节目正在渲染俄军要大兵压境。她说,我们可以接受克里米亚人说俄语,但不能坐视克里米亚从乌克兰分裂出去。

以色列《国土报》28日刊文称,在血雨腥风中上台的乌克兰新政府不会冒险再次对克里米亚的反对者动武,尤其是动武会给普京提供军事干预的完美借口。普京掌握着主动权,他没有任何理由着急,只需让克里米亚边境的驻军保持高度戒备。普京可以选择时机,让克里米亚的大多数俄罗斯族人在提前公投中为他铺平道路。

俄《晨报》28日发表题为“克里米亚前途将通过公决来决定”的文章称,克里米亚议会新闻发言人表示,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议会已决定5月25日就克里米亚半岛前途问题举行全民公决。议会发表的告人民书提出,整个国家已陷入经济危机中,处于无政府的混乱状态,鉴于激进民族主义者在武装团伙的支持下已窃据乌国家政权,克里米亚半岛的和平与稳定正遭受严重威胁。

对此,俄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普什科夫表示,克里米亚有权就自决问题举行全民公决,“如果有人告诉我,独立广场可以产生政权,那为什么人民的意志不可以产生政权?为什么克里米亚不可以民族自决?”

“就在俄乌冲突加剧、普京计划扩大俄在全球的军事基地之际,一艘停靠在古巴的俄间谍船又放出了冷战的幽灵。”在英国媒体27日爆料俄间谍船停靠哈瓦那后,《今日美国报》做出这样的议论。乌克兰通讯社28日称,间谍船是在俄15万军人在俄乌边境举行大演习背景下出现在古巴的,因此人们有理由担心出现“第二次加勒比海危机”。但俄海军司令部发言人表示,俄海军舰只前往古巴是正常现象。

学者呼吁俄“坚持原则”

据俄新网报道,乌克兰27日组建新内阁,但俄并未承认其合法性。乌外交部呼吁俄客观评价乌国内局势,不要发表影响乌国内政治和经济稳定的言论。乌代总统图尔奇诺夫28日表示,乌请求召集联合国安理会会议讨论克里米亚局势,并在其主权受损情况下采取措施。

摆在乌克兰新政府面前的问题有很多,首先是如何将经济推向正轨。没有俄罗斯的“配合”,乌克兰的长治久安仍是难题。据《华盛顿邮报》28日报道,俄卫生官员质疑乌克兰出口食品的安全性,这表明:俄罗斯今天可以停止进口乌农产品,明天就能切断对乌天然气供应。文章评论说,基辛格曾讲过,“和平最终只能通过霸权或权力平衡来实现”,如果美国不出面平衡俄在乌的权力,乌克兰将完全坠入俄罗斯的控制之中。

俄《共青团莫斯科报》28日援引俄战略调查研究所专家库尔托夫的话说,俄必须对乌克兰发生的事件持原则性立场,如果克里姆林宫仍持模糊性立场,那么在独联体国家未来发生的广场示威中反俄情绪会有恃无恐。无疑,俄罗斯对乌克兰局势做出的合理反应就是维护自身利益的“试金石”。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夏义善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克里米亚地区的亲俄分裂主义客观上有利于俄对基辅施加压力。他认为,实际上,如果支持克里米亚独立对俄罗斯来讲并不一定有利,有可能会完全将乌克兰推向西方。【环球时报赴乌克兰特约记者 穆积山 环球时报驻俄罗斯特派记者 谢亚宏 柳玉鹏 王会聪 冯国强 陈思佳 叶萌 许和刚 环球时报记者 刘云龙】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