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雾霾逼中国政府动真格 欧美应提供技术支持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中国就像一个有患癌风险的烟民。”当美国《商业周刊》这样评论远超世界卫生组织指导标准的中国空气污染指数时,覆盖中国1/7国土的严重雾霾正在持续肆虐。由于“霾病”频繁发作,国际舆论面对中国长达一周的“最新病情”少了些惊讶,它们已经习惯将一个新词汇与中国联系起来:“空气末日(air-pocalypse)”。透过雾霾在中国引发的健康担忧以及网上流传的黑色幽默式的防霾“秘笈”,有外媒断言,空气污染已成为民众不满的主要来源之一。然而,透过中国人不断追求的更高物质生活及马路上越来越拥挤的汽车,也有人强调“每个人都是加害者”。不少分析人士还注意到政府部门所采取的提高预警级别、限制工厂生产、发布污染排放数据等“斗争”办法,并猜测中国政府在应对空气污染方面开始“动真格”。雾霾什么时候能治理好?“至少需要几年时间”、“可能需要20年以上”……即使最乐观的预言恐怕也满足不了中国人“立即看到蓝天”的愿望。

严重雾霾引发吐槽

“北京被危险的空气污染所覆盖——再次”,美国《发现》杂志网站23日用这样的标题强调中国雾霾的严重与频繁。法新社24日称,危险的雾霾连日来覆盖包括北京在内的华北地区,中国国家气象局周一发布华北大部地区雾霾黄色预警,这是该地区连续第5天空气重污染达到危害健康的危险水平。美国驻华使馆监测数据显示,PM 2.5浓度近日多次超过每立方米400微克,是世界卫生组织安全标准的16倍以上。PM 2.5会引发各种过早死亡问题,空气污染已成为民众对政府不满的一个主要来源,国家气象局称此轮空气污染会持续到周四。

德国《明镜》周刊24日报道说,雾霾笼罩了中国近15%的土地。在中国北方,人们正遭受雾霾之苦。北京首次发出4级预警体系中第二高的警戒级别橙色警报,医院里肺病患者人数增加。报道还刊登了两张照片:雾霾中的北京,一些人在一块巨大屏幕前看“日出”和“蓝天”。韩国MBC电视台说,中国东部迎来今年最严重的雾霾,波及143万平方公里,是朝鲜半岛的7倍之大。北京连续多天笼罩在雾霾中,大街上人流稀少,但地下商场和地铁里人流攒动。

“中国的污染到了不可忍受的程度。这就像一个烟民到了必须马上戒烟的地步,否则就会患肺癌。”美国《商业周刊》23日援引中国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一名专家的话说。报道称,除了北京,河北的石家庄、邢台等多个城市空气质量达到重污染程度。23日上午,石家庄PM2.5浓度为309,邢台为431。而世卫组织建议的24小时 PM2.5浓度不应超过25。香港《南华早报》24日称,官方和非官方监测站数据都显示昨天北京的PM2.5数值超过300。北京患呼吸系统疾病的人数周末翻了一番多,人们被建议待在室内少出门。石家庄市表示,由于重污染,20%的车辆被限制进城,当地动用洒水车降低空气中的污染物。北京暂停地铁施工,河北许多建筑项目也暂停施工。

雾霾正在改变许多中国人的生活方式。美国《环球邮报》24日称,雾霾导致人们纷纷购买口罩和空气净化器,北京一家家电商场的空气净化器近日销量达到平时的3倍。北京橙色预警发布后不仅采取工厂限产等措施,还禁止路边烧烤。韩国先驱经济网站说,雾霾开始改变人们的生活习惯,许多人早晨起来做的第一件事是查看当天的空气污染指数,以此决定戴不戴口罩,是否开车上班。

英国广播公司网站的报道中还特地刊发了一张驻北京记者西莉亚·海顿戴着口罩的大头像。报道称,空气污染已成为很多中国城市居民的无奈。民意调查显示,雾霾的有害影响已经成为城市居民最关注的问题之一。许多人通过创造性的方式来表达他们对空气污染的不满。网上盛传的一张卡通图片“雾霾天气必备装”显示,在雾霾天里,人们要安全出门就得穿上手套袜子一体式生化服,佩戴高科技防毒面具、防尘眼镜,头顶钢盔和简易雨伞,钢盔上还要闪红色雾灯,随身携带备用氧气罐、强光探照灯……加拿大广播公司称,中国部分地区空气污染达到危险程度引发许多公众愤怒。有微博网友表示:“北京雾霾持续这么多天,我感觉很长时间没看到太阳了。环境呀,你是要让人死还是活?”

空气污染不仅让民众不满,也影响了中国的海外形象。美国彭博社网站24日题为“再见,索契残雪;你好,中国雾霾?”的报道称,还有什么比索契这个满是棕榈树、没有雪的亚热带地区搞冬奥会更糟糕的事吗?或许是在中国污染最严重的省份进行滑雪比赛、在雾霾笼罩的华北平原举办冬奥会开幕式吧。北京和张家口向国际奥委会宣传自己是2022年冬奥会的理想举办地。但从污染程度看,北京和张家口应该最早丧失申办资格。目前,北京所能做的最好承诺就是到2017年将PM2.5平均浓度下降25%。但这还不够。

污染治理的希望与阻力

面对严重污染,中国政府采取何种措施应对尤其受到外界关注。美联社称,中国环保部23日表示已派督察人员赴北京和其他地区检查污染企业和建筑施工点。12支队伍将检查京津冀的钢铁、煤矿、玻璃、水泥等企业,并考察地方政府应对空气污染的措施,发现违规行为将予以曝光。美国《国际商业时报》称,过去几十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大量污染物被排放到空气中。卫生官员估计中国空气污染每年造成数十万人死亡。2002年至2011年,北京肺癌患者几乎翻番。政府提出了治理空气污染方案,包括投资9820亿元清理河道和治理空气中污染物,但这些措施难以立即见效。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北京的空气质量甚至催生了“空气末日”这样的新词,有时你甚至看不清几英尺以外的东西。但今年北京下令1.5万家工厂实时公布排放情况,包括废水和重金属排放细节。这在中国是前所未有的透明性规定。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称,涉及环境问题的抗议示威从1996年到2011年每年平均增长29%。对中国和世界的好消息是,北京似乎在倾听这些呼声。国际能源机构数据显示,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单位GDP的碳排量下降了一半,中国也在大力投资风能和太阳能。

也有外媒突出污染治理中存在的阻力。路透社24日以“关停中国的‘僵尸钢厂’无法解决雾霾问题”为题称,解决河北省钢铁产能过剩问题是北京治理空气污染的重要举措之一,但真正发挥作用的是市场机制而不是政府命令。目前中国十大污染严重城市有7座在河北,公众对河北雾霾扩散到北京的愤怒在增加,这促使政府敦促河北削减钢铁产能。有专家表示,许多钢厂由于需求放缓、钢价暴跌和流动性危机已经接近倒闭,政府只是在关停“僵尸钢厂”。加拿大广播公司23日称,中国政府为清洁环境发布了许多命令和政策,并投资于环保项目,支持法院对违规者实施重罚。但地方上的执行力度不够,地方政府往往还要靠污染行业交税。

一些商业人士试图在雾霾中寻找商机。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4日称,中国正寻求蓝天解决方案,一些人提出更有创意的应对措施,比如人工降雨等,一名荷兰艺术家则试图在高层建筑上安装“真空吸尘器”扫除雾霾。英国《地铁报》称,一家英国建筑设计公司给北京提出了一个计划,就是建设一个气泡中的公园,在气泡式圆顶建筑里建设植物园,并开设办公室、零售商店和公寓。

中国何时能摆脱雾霾?

在空气污染问题上,民众不仅是受害者,同时也负有一定责任。德国《法兰克福汇报》驻华记者格尼茨最近还出了一本名为《中国如何崛起》的书。书中称,中国是一片创造纪录的土地,从体育到经济。但不幸的是,不是每个纪录都是光荣的,中国有世界最多的雾霾受害者。自2009年以来,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新车销售市场。随着中国人生活水平提高,中国大城市的污染状况也愈加严重,成了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之一。台湾今日新闻网24日称,根治雾霾天气除了节能减排,还需要民间配合,现在已有市民自发进行绿色行动,如减少使用私家车等。

中国何时能摆脱雾霾的纠缠?外媒给出的分析恐怕难令中国人满意。《华盛顿邮报》日前分析称,清洁污染空气即便在最好情况下也要花多年时间。中国经济依靠煤炭,许多强大的既得利益涉及其中。英国广播公司网站报道称,治理污染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过程漫长复杂。根据英国和其他发达国家治理污染的经验,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几十年,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必须在经济保增长和控制空气污染两者之间找到恰当平衡。

德国柏林中国问题专家夫罗里扬24日对《环球时报》表示,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治理雾霾还面临一个两难问题,即在治理污染的同时保持经济的适当发展速度,特别是在中国经济已经减速的情况下。与大城市的中产阶层不同,一些贫困人群可能更在意生活水平的提高。另外,中国应对雾霾也是一个全球问题。比如,中国现在减少廉价的中国制造,国际社会的物价就会提高。欧美国家应该为中国提供技术支持。

【环球时报驻美国、英国、德国、日本特约记者 李勇 孙微 青木  孙秀萍  詹德斌 甄翔】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