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非常严肃地尝试铲除网络色情 长期化是难题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韩国也一直在不间断地对网络传播淫秽信息问题进行集中打击。韩国“今日财富网”报道说,韩国主要负责网络伦理问题的部门是行政安全部,并协调警察厅、广播电视通讯委员会等对网络空间进行联合整治,对不履行屏蔽义务的公司会根据相关法律采取整顿、吊销营业执照等措施。韩国行政安全部2012年7月发布信息称,与政府集中清理网络淫秽信息的4月相比,主要网络公司刊载淫秽信息件数减少了75%。

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方兴东25日对《环球时报》表示,中国之所以采取运动式“净网”,一是互联网存在巨大利益驱动,导致黄毒不断死灰复燃,色情等内容已经成为有些人实现利益最大化的捷径。二是中国的立法容易,但执法力度不够。美国《世界日报》称,在中国,由于缺乏有效监管,淫秽色情信息一度肆意传播,在一些网站上随意一“点”,色情论坛、裸聊网站不经意间就自动弹出;观看网络视频,插播的网游广告也经常打出“情色噱头”。此外,中国拥有全世界数量最多的网民,总数超过6亿,其中30岁以下的互联网网民超过半数,新增网民更是以青少年为主。

美国“石英”网站文章说,东亚的中国、韩国和日本网民看色情内容最多,卖盗版光盘的小贩几乎都有黄片卖。西方数据跟踪机构发现,一些在中国登录最快的外国网站实际是黄色网站。大多数中国城市都存在以按摩院等为名的妓院。有估算称,中国在全球色情消费中占比高达28%,是全球占比最大的国家。文章说,自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起色情业就被禁止,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中国政府不断发动阶段性运动打击“黄毒”。“Engadget”网站称,中国打击网络色情没什么奇怪的,2002年就明确禁止了网络色情。当然,这场战斗还在持续,因为此前的努力从没有彻底铲除挥之不去的色情难题。

“性,中国社会一直的禁忌话题”,德国《法兰克福评论报》25日试图从社会传统中找寻中国网络色情泛滥的原因。文章称,亲吻、裸露、缠绵——这些在中国都是尴尬话题,许多家长不会跟孩子说这些内容。在中国学校,性教育也只是选修课程,结果许多青少年在互联网上寻找性知识,但这些网站许多内容并不健康,甚至是误导。据《环球时报》驻德国记者了解,虽然德国法律允许设立色情网页,但管理非常严格:首先,这些网站必须在有关管理机构登记,收取各种附加费;其次,访问色情网站时,马上会出现一个过滤框,警告这是成年色情网站,只有18岁以上的成人才能进入,还须提供真实的个人资料。德国政府还设有“网上巡警”,进行24小时跟踪分析,封锁儿童色情网页。日本警方一般都在网站设有监督电话等,一旦收到举报,由警方出面要求网站管理者采取措施。

香港《商报》报道说,“净网”运动开始后,内地部分网络游戏公司已经收到通知,在研发中,游戏人物不能再露出敏感部位;短袖、短裤及泳装比基尼等服装均被否定;游戏中的男女主配角不得有任何形式的身体接触等。此外,绝大多数日本AV女优的微博都被删除关闭。“Engadget”网站认为,中国高层的逻辑似乎很明确:色情对未成年人和社会道德造成恶劣影响。中国政府要彻底铲除网络色情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在非常严肃地尝试去做。英国广播公司引述观察家的话称,中国网上和网下的扫黄行动都存在政治运动的特征,而如何长期治理包括网络色情在内的色情问题是当局需要解决的难题。

【环球时报驻外特约记者 青木 杨明 蓝雅歌 环球时报记者 张旺 甄翔 玉鹏 赵毛兵】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