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没有满足日本“胃口” 拒绝发表联合声明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美国与日本在应对中国防空识别区问题上的步调到底是否一致?迫切希望从来访的美国副总统拜登口中讨到一个“是”字的安倍政府3日极力摆出一副与美国“并肩作战”的姿态,推动拜登加强对中国防空识别区的批判。担负着安抚盟友任务的拜登则试图给日本吃下“定心丸”,一面大谈“美日同盟是安全基石”,一面对“中国单方面改变东海现状深表关切”。但精心的外交“亲密秀”难掩两国在面对中国问题上存在“温度差”,美国媒体强调,希望“劝和”的拜登措辞谨慎,没有像日方期望的那样公开要求中国撤销防空识别区。不仅如此,日本舆论此前所期待的联合声明也没有发表。中国学者袁鹏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拜登的表态充分显示,在东海防空识别区问题上,虽然中美有矛盾,但美国并不想随着日本的节拍起舞。4日拜登要访问中国,在中美日围绕防空识别区激烈角力的背景下,他在北京留下的每一句话都将被置于世界舆论的放大镜下。

美拒绝针对中国发表联合声明

“在围绕中国防空识别区持续紧张之际,拜登强调美国对日本的承诺”,美国彭博社3日以此为题总结拜登与安倍的会谈。文章称,拜登在会见安倍时强调美日同盟是美国安全的基石,试图让与中国就防空识别区产生紧张的日本放心。安倍则称,东亚地区安全局势“日益严峻”。美联社称,拜登表示强烈反对中国覆盖争议岛屿的新设防空识别区,表明在地区紧张中与日本保持统一战线。他说,美国对中国试图单方面改变东海现状“深表关切”,“此举加剧地区紧张,增加发生不测和误判的风险”。拜登还表示,将在会见中国领导人时专门提出这些问题。

日本《产经新闻》报道说,安倍与拜登的会谈持续1个小时,双方就中国设立包含钓鱼岛空域的防空识别区达成“不能允许”的一致意见,日美将就此紧密对应。日本新闻网称,日美就中国防空识别区确认了“共斗”的4项共识。安倍介绍,两国确认一致反对中国单方面改变现状,双方将强化两国合作,共同应对中国,双方还确认日本自卫队和美军不会因为中国设定识别区而改变在这一空域的联合行动,日美还将在民航客机问题上采取统一步骤。

在美日“秀亲密”时,外界却注意到两国存在的“温差”。《纽约时报》称,拜登3日发出经过谨慎校正的信息,表达对日本的支持。他强调美国对中方新设防空识别区“深感关切”,但又回避了让中方撤除识别区的要求。美联社称,安倍政府力促美国在日中不断升级的纠纷中更积极地站在日本一方,美国虽然跟日本和其他盟友一样拒绝承认中方的识别区,但华盛顿行事谨慎,不愿在力促美中经济合作新时代的情况下跟中国产生新裂痕。

日本舆论此前盛传的“联合声明”也没有发表。《华盛顿邮报》报道说,日本媒体猜测拜登和安倍将在书面声明中呼吁中国撤销防空识别区,但拜登的助手表示从未考虑达成这种协议。助手表示,拜登将要求中国保持克制,避免误判或不测。日本富士电视台3日称,日方此前考虑过与拜登会谈后发表“共同声明文件”,但是美国没有同意,所以放弃了。英国广播公司网站称,拜登与安倍会晤前,在日本已能窥视到日方期待与美方回应可能有的温差。拜登出访前似乎已开始放“气球”,他选择接受日本对华立场温和的《朝日新闻》进行书面采访,以体现他的怀柔立场。该网站还称,美国明确表示将履行跟日本订立的防务条约义务,在必要时保卫日本,但美国亦不愿意被拉入这两个亚洲对手之间的军事冲突。

《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虽然日本政府和媒体都是一门心思要与拜登探讨中国防空识别区问题,希望能得到具体承诺,但除了强调美国一贯立场,拜登的表态总体上比较模糊。在3日晚的记者会上,他还敦促日本政府与中国尽快建立起危机管控机制和沟通渠道,防止不测事态发生。另外他还在有限时间里多次谈日本要尽快加入TPP、驻日美军普天间机场搬迁等和美国利益直接相关的问题。

“拜登在中国防空识别区上的表态肯定不能令日本满意,而拜登的表态恰恰体现了奥巴马第二任期外交注重与中日发展平衡性关系的特征。”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袁鹏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刚发表《亚洲的未来》,对奥巴马第二任期的亚洲政策作了详细阐述,其中最主要的内容是美国希望跟中国把“新型大国关系”落到实处。拜登访华也是奥巴马新的亚洲政策的组成部分,但美国同时不希望与中国发展新型大国关系引起日本疑虑,于是把日本放在了第一站。

中方:不应受极个别国家蛊惑

虽然相比日本态度“克制”,但美国与中国的矛盾同样明显。美国国务院发言人2日敦促中国撤销防空识别区。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称,在东亚局势紧张之际,美国向日本部署了最新一代侦察机P-8A。这种侦察机装备有先进的雷达、反舰导弹,此次是这种飞机首次投入使用,美国计划本月底再部署4架P-8A。日本新闻网称,在日本部署P-8A是今年10月举行的日美安全保障协议会议达成的协议。由于目前中国设定了防空识别区,美军最新锐侦察机在日本部署将对日中对立的东海局势产生影响。

日本方面的动作更多。共同社3日报道称,日本将启动国家安全保障会议讨论中国防空识别区。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当天表示,中国设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整个政府都关心的事”,计划在4日启动的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上展开讨论。法新社称,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3日指责中国设置防空识别区是“极其危险的行为”。 日本众议院计划在5日通过谴责中国公布防空识别区的决议。

“德国之声”3日称,东海紧张局势的升级对安倍来说正是一个好机会。日本新防卫政策的细节将于年底公布,但大致轮廓已经显露。首先,尽管政府债台高筑,日本仍计划提高国防开支。其次,日本计划增加在导弹防御、防空和海岸警备方面的投入,将防御力量集中到日本南部,应对来自中国的威胁。《纽约时报》称,日本军事战略正发生根本改变,比战后任何时期都更加愿意和能够自我防御。

面对日本等国的鼓噪,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耿雁生3日就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发表谈话指出,中方划设防空识别区是为保障国家空防安全提供足够的预警时间,其要义在于防卫,不针对任何特定国家和目标,更不会对任何国家和地区构成威胁。耿雁生说,极个别国家早在1969年就划设了防空识别区,并在此后多次扩大识别区范围,最西侧距我海岸线130公里,根本没有资格对中方合理合法的行为说三道四。极个别国家必须认真反省自身做法,其他有关方面也应谨言慎行,不受其蛊惑挑唆。

拜登北京行程受瞩目

拜登接下来对北京的访问同样备受瞩目。美国《时代》周刊3日称,拜登计划于4日在北京会见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虽然美国不希望防空识别区问题为整个访问蒙上阴影,但拜登肯定会向中方表明美国的不满。与此同时,中方要阐明为何批准设立防空识别区。从中国角度看,日本与韩国等亚洲国家早就设立了防空识别区,中国为何不可?文章称,在习担任副主席时,两人就有良好关系。考虑到防空识别区带来的阵阵寒意,随着冬季的来临,这位超级大国的副总统和崛起大国的主席表现出一点热情是必要的。

奥地利《新闻报》称,对于拜登,这是一个微妙的使命。由于担心与其最大的外国债主中国发生冲突,美国人至少在表面上要限制危机升级。美国说自己是中立的。但多年来,华盛顿试图保护其在太平洋的势力范围。围绕太平洋无人居住小岛的争论只是一个借口,更根本的是关于谁在区域问题中更有优势。韩国《朝鲜日报》3日称,目前东北亚局势是因各国“以强对强”而陷入紧张,因此拜登这次访东北亚,可能成为紧张局势走向缓和还是加剧的分水岭。此次最受关注的仍然是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会晤,虽然此前有不少人认为两人“私交甚厚”并给予期待,但更多的观点认为,东海防空识别区之争是争夺东北亚霸权的中美之间必然的矛盾,仅凭“私交”难以缓和区域紧张局势。

袁鹏表示,实际上,拜登此次访华除了东海防空识别区,还有很多议题要谈,比如了解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探讨新型大国关系方向,朝核、伊核问题。美国并不希望将防空识别区问题凌驾于这些议题之上。拜登也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到访中国的美国最高领导人,中美双方都不希望东海问题影响此次访问。在识别区问题上,美国不会不了了之,正好这次拜登到中国来,双方可以做一些深度沟通,避免战略误判。

【环球时报驻日本、韩国、美国、德国特约记者  蓝雅歌  李珍  王刚  李勇  青木  马晴燕 甄翔 柳玉鹏】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