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留叙外交官:我们代表的是一个国家

【环球网综合报道 记者 胥文琦 周旭 王一 乌元春】日前,“西方准备对叙动武”的消息令叙利亚原本紧张的局势更为急迫,而在叙中国公民的安全则牵动着无数中国人的心。在叙利亚长期动荡战乱的环境下,中国驻叙利亚使馆外交工作人员为维护国家利益、确保在叙中国公民的安全,克服了重重困难,充分履行了我外交工作者的职责。

9月9日,环球网记者采访了多位仍在坚守的中国驻叙利亚外交工作人员及其家属,听他们讲述在叙利亚的生死亲历,以及如何将在叙中国公民一个不落地安全撤离的故事。在这些故事的背后,有使命,有忠诚,也有奉献。

“来打篮球的人少得凑不够一个场”

2010年底,袁泉被派驻到叙利亚工作,作为我驻叙使馆三秘的他负责后勤运营、行政、财务等。他说,两年多来,看着叙利亚危机不断升级,听着枪炮声时常响起,似乎有些“麻木”了。虽然也有担心,但正常工作还是不能停。“比如日常采购、车辆维修等。我举个例子,水龙头刚好这个时候坏了,但也不会因为外面危险它就不坏啊。”

袁泉说:“我们的运气比较好,两年来还没碰到什么倒霉的事。”另外,由于大马士革一直是“风暴中的孤岛”,所以也相对安全。事实上,在叙利亚总会有潜在的危险,但袁泉并不愿意透露给我们,因为他不希望家人担心。他说自己经常会通过网络与家人联系,在双方相互通报平安的时候也会小心翼翼地保持着一种“默契”,就是不过多谈那些危险和担忧,甚至还会“报喜不报忧”。

虽是家中独子,但驻外的工作令他无法更好地照顾家人。对此,袁泉的母亲并没有责怪他,还在每次联系的时候让他放心,说家里的事情不用他顾虑太多。而在叙利亚的两年多,袁泉也对这个国家产生了一种难以割舍的感情,他从心底希望这个国家能早日享有和平。

为缓解紧张情绪,使馆会组织工作人员和留在叙利亚的中国人打打篮球、减减压。不过,随着战事的不断临近,为数不多的留在叙利亚的中国公民也在陆续回国。袁泉说:“来打篮球的人越来越少了,现在都凑不够一个整场了。不过,只要条件允许,我们会坚守到最后。”

“将尽力确保每一个中国人的安全”

两年半的烽火导致叙利亚超过10万人死亡,200万人沦为异国难民,500万人流离失所,但在叙利亚的近2000中国公民无一伤亡,个人和企业投资没有遭到太大损失。这一切都与中国驻叙利亚外交官的努力分不开。

中国驻叙利亚使馆三秘方敏在接受环球网采访时表示,目前在叙利亚的中国公民除了我使馆的工作人员外,还有大约20多名中国人,其中包括在叙采访的媒体记者、在叙中国公司的员工以及留学生等。方敏提到,这部分留在叙利亚的留学生多为自费,有些还不太愿意离开叙利亚。对此,我使馆工作人员一方面要尽力确保他们的人身安全,另一方面还在继续做工作劝说他们回国。

由于叙利亚局势长期动荡,我驻叙使馆工作人员为维护国家利益以及在叙中国公民的安全,克服了种种困难。“一年前,在叙利亚的中国公民还有上千人,但经过多方努力,现在仍留在叙利亚的中国人只剩几十人了。”方敏说,日前“西方准备军事打击叙利亚”的消息更是给外交人员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他们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每一个中国公民的安全。

“中国公民从叙撤离须先撤至黎巴嫩”

随着叙利亚紧张局势日益升级,外交部中国领事服务网近日再次提醒目前仍留叙的中国公民尽快撤离。中国驻叙利亚使馆随员吕品称,因为目前从叙利亚撤离最容易、也是最安全的路线就是先乘汽车由叙利亚进入黎巴嫩,然后再驶至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乘机回国。因此,自8月31日,中国驻叙利亚使馆参赞周飚、随员吕品等4人,已从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前往黎巴嫩首都贝鲁特,配合中国公民的撤离活动。

接受采访时,正是当地时间一大早,虽然能听到电话那头办公室里大家忙碌的声音,但是吕品的语气却轻松和缓,他说:“目前我们这边安全状况良好,我的主要工作就是跟踪最新的形势并配合中国公民的撤退工作。”当被问到8月底贝鲁特南郊的爆炸对他们的工作有无影响时,他说没有,那次爆炸是发生在真主党控制的地区。

在电话中,吕品还表示自己身处“前线”,局势能看得较为清楚。美国要求公民撤黎巴嫩的消息目前解读不一,具体还有待观察,而暂时也未给当地局势和中国使馆的工作带来影响。他还说,贝鲁特民众日常生活有序进行,而自己现在就是要24小时待命,配合留守叙利亚人员的工作安排。当被问到是否需要每天给父母报平安时,年轻的他笑着说是,安全状况等回去还会跟家里解释,父母也能理解。

“现在使馆有武警 我们放心多了”

除了仍坚守在叙利亚、黎巴嫩等国的中国外交工作人员外,我们不得不提的还有一些“幕后英雄”。中国驻叙使馆留守厨师肖长生师傅便是其中一位。他患有高血压,原本可以回国休假,却主动要求留下来,以保证留守外交官们的“动力”。我们暂时没有联系到他,但有幸电话采访到了他的妻子米书敏大姐。

米大姐对于我们的采访稍感意外。“现在网络已经不通了,只能是他从那边(叙利亚)打过来,大概两三天能来一个电话,每次也只是报个平安,说上两三句话就匆匆挂电话了”,米大姐无奈地说道。尽管“平安电话”定期会打来,米大姐还是很担心肖师傅的身体状况,“从国内带去的降压药已经用完了,现在只能在当地买”。然而,随着叙利亚局势越来越动荡,肖师傅一个星期只能外出采购一次食材和日用品,每次也是“撞大运”,赶上什么买什么,很难满载而归。

而谈到安全问题,米大姐却一下子轻松了不少,“现在国内向他们使馆派去了武警,不像以前有那么多担心了。前些日子,一天不来个电话,心里总是惦记,琢磨着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在外面 我们代表的是国家”

米大姐希望通过我们,为丈夫和留守在叙利亚的外交官们送上中秋节的祝福,希望他们一切平安,保持好心情。她还特别嘱咐肖师傅“好好工作,不要担心家里”。

采访的最后,记者也请袁泉通过环球网讲讲想对家人说的话。电话那头,袁泉沉默了好久,最终说希望家人、朋友、在叙利亚的同事们以及国内的领导、同事中秋节快乐。他望大家多保重,在叙利亚两年,感觉平安是最重要的。

而方敏则表示,他将会履行好自己的职责,和同事们尽心尽力完成国家交付的使命和任务。方敏和家里人通话时,总是告诉他们不要担心自己的安全,而家人给予他的也是支持。“出来了,我们代表的不是个体,而是一个国家。”方敏最后说。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