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日抱怨“遭中国雾霾入侵”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一场北风过后,中国华北等地3日拨开雾霾见蓝天,但在韩国和日本,西北风刮来的却是对中国雾霾的抱怨和担忧——“中国雾霾正随着西北风袭击朝鲜半岛”、“日本提高警戒级别,环境省担心中国东北、华北等地携带污染物的雾霾随着西北风飘向日本”……在中国平均雾霾天数达到52年来最多的背景下,邻国这些抱怨增加了很多中国人对空气污染的焦虑,尽管“袭击”、“入侵”之类的说法也有些刺耳。而世界舆论已注意到中国采取的行动,但同时认为解决问题需要时间。美国《纽约时报》说,这一过程可能要花上几十年时间,才能让情况出现重大转变,尤其是在污染乃是经济增长副产品的情况下。

“雾霾比沙尘暴更加危险”

3日的韩国首尔笼罩在薄雾之中,但雾是白色的,并不是代表着空气污染的雾霾。韩国国立环境科学研究院当天公布的数据显示,韩国各地前几天超标的PM10的数据已经恢复正常,而2日首尔高达120微克每立方米的PM2.5数值,也于3日下降到30至40。韩国纽西斯通讯社3日十分庆幸地报道说,幸亏风向改为东风,才使中国的雾霾没有越过黄海登陆韩国。

与此同时,对中国雾霾的抱怨仍不时见诸报端。韩国KBS电视台3日报道称,中国的雾霾可以称作“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大气污染”,目前该污染正持续对朝鲜半岛产生影响。从上月29日开始,含有大量有毒化学物质和重金属的中国雾霾覆盖首尔。根据环境部当时测量的结果,首尔大气中神经性有毒物质“铅”的含量是平时的8倍,“砷”和“镍”的含量是平时的4倍,平时根本难得一见的“铬”也被检测出来。主要由煤炭燃烧产生的硫化物和氮化物等污染物质达到平常的6倍以上。

《环球时报》记者在韩国生活的这几年,感觉首尔的空气比北京要洁净很多,很少看到雾霾天气。其实韩国空气质量变好也是最近十几年的事情,上世纪90年代初,首尔还因为大气污染严重被评为世界十大污染城市之一。随着韩国产业升级和大众环保意识的提高,首尔以及整个韩国的大气质量才有了本质性的好转。根据记者掌握的材料,韩国一年中空气质量出现问题最多的时候是在冬春两季,前者有轻微雾霾,后者是沙尘暴,在韩国媒体看来,这两者都与中国有关。

“冬季雾霾比春季沙尘暴更加危险”,韩国《朝鲜日报》的报道说,沙尘暴主要来自中国和蒙古国内陆的特定沙漠地区,而雾霾则很难掌握污染物质排放源头和排放量,无法进行预报。报道援引韩国专家的分析称,“发生沙尘暴时是泥沙直接飘来,而雾霾则不同,各种化学物质和重金属成分在阳光的照射下发生化学反应后,毒性进一步提高。”《朝鲜日报》还称,韩国PM10浓度一年中最高的时期通常是中国的冬季,即12月至3月。中国雾霾主要来自于北京所在的华北地区,该地区的雾霾冬季随着西北风移动,最快6小时,最慢一两天就会越过黄海覆盖朝鲜半岛。有韩国环境专家认为,中国雾霾在经过黄海的过程中会有所稀释,但40%至50%依然转移到朝鲜半岛。

在日本,针对可能出现的大气污染,环境部门已经向国民发出健康警告。《日刊现代》网站11月2日称,日本气象协会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的PM2.5大气污染将在冬天进一步加剧,并将跨洋传播,影响日本。根据日本气象协会给出的大气污染传播预测图,西至九州,东到东北地区的日本列岛基本都被覆盖。由于中国北方冬季供暖开始,燃煤增加导致大气污染进一步严重,而受到西风环流影响,日本处于中国的下风向,根据气象地理专家,东京农工大学教授畠山史郎的说法,11月份对于日本是“最危险的时期”,直到12月底日本方面都不能降低对于来自中国方面大气污染的警惕。

日本富士电视台报道称,对于中国秋末冬初骤然提升的大气污染,日本方面提高了警戒等级。从10月31日开始,中国的PM2.5污染颗粒在日本的影响范围进一步扩大化,除了西面的九州地区之外,从11月初开始,日本关西的近畿(京都附近)地区乃至关东的东京都将受到影响,从而出现PM2.5数值升高的现象。

跨界大气污染问题很复杂

“中国雾霾已经越来越成为韩国的问题,中国应该尽快想办法治理”、“ 中国是不是也应该考虑一下邻国的感受啊?这种污染物对老人和孩子真的不好”,韩国网民对中国雾霾的抱怨不少,但中国出现严重雾霾与韩日PM2.5数值升高有必然的因果联系吗?这目前仍是个有争议的问题。

英国广播公司3日题为“中国多地雾霾严重,入侵朝鲜半岛”的文章称,有中国气象专家称,由于雾霾和沙尘受全球范围内的天气系统影响,不能简单地将日本和韩国遭遇的雾霾或沙尘说成是“来自中国”。

有中国气象专家3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雾霾向周边扩散,主要涉及的是气溶胶的长距离输送问题,这个问题很复杂,没有经过科学调查,不能凭直觉得出结论。还有中国专家认为,PM2.5等颗粒物,在大气环流过程中有扩散、降解和稀释的作用,最终将溶解到云端通过降雨落下,虽然颗粒物、浮沉可以通过强度大的沙尘暴等某一种天气过程“漂洋过海”,但不会对其他国家产生很直接的影响。

韩国和日本官方对于中国雾霾的影响持谨慎态度。韩国KBS电视台3日报道称,该台向韩国环境部索要10月29日测定的27种大气污染物的详细数据,遭到婉拒。环境部气候大气政策课长郑福英表示,数据分析和处理仍需要一定时间。该报道抱怨称,中国雾霾对韩国的侵害越来越严重,韩国政府不仅没有预警机制,反而“私藏”各种检测报告。

澳大利亚“每日推想”网站的文章称,中国空气污染,尤其是其中细微颗粒物对境外的影响是很难排除的,道理很简单,中国处于季风带,而冬季季风是自西向东吹的,这就势必将中国产生的大气污染、尤其大气中的悬浮颗粒从中国境内吹向太平洋方向。

在国际上,有着更明确证据,更严重后果的跨国大气污染案要解决起来也是个难题。《朝鲜日报》称,韩中日三国今年5月在环境部长会议上决定建立对话机制,但国家之间达成协议很有可能需要很长时间。韩国环境部的一位相关人士表示:“美国和加拿大花费十多年时间才证明来自美国的污染物导致加拿大下酸雨。韩国现在只能先预防雾霾。”

“中国正努力解决问题”

英国伦敦大学的环保专家安德森3日对《环球时报》表示,他并不认为中国的雾霾天气真的会直接严重波及韩日等国,但对于这些国家来说,雾霾天气的确会影响到他们对中国的信心。安德森认为,中国的雾霾天气,显然与该国的快速经济发展,以及庞大的消费群体有关,这对于中国来说虽然并非是必经之路,但眼下要想做出改变,却很不容易。

即使没有来自邻国的抱怨,中国也有足够的动力解决雾霾问题,治理空气污染更多是自己的事情。德国“天气”网3日以“中国:雾霾没有结束”为题报道说,虽然中国的一些城市在发生雾霾时采取非常规措施,但并没有出现立竿见影的效果。中国70个城市空气经常性出现雾霾。特别今年中国平均雾霾天数比常年偏多,创下52年来最多纪录。

美国《纽约时报》称,中国政府正着手解决这一问题,最近发布了新的污染物排放控制方案,并承诺将加强监管。公众意识已经大大增强,这是朝着终结危机迈出的必要步骤。不过,其他国家的经验却令人沮丧。伦敦就是典型的例子,工业化带来的长期污染问题在1952年达到极致,酿成了史称“大烟雾”的灾难性事件。哈佛大学专家认为,伦敦当时的污染在严重程度上很可能超过北京现在的雾霾,尽管两者相隔60年,很难进行精确的量化比较。但在“大烟雾”事件发生10年后,又有约700人死于伦敦一场可怕的烟雾。就算到了今天,冒着浓烟的燃煤炉早已从伦敦市中心消失,但空气污染却再次浮现。这一次,问题的焦点是汽车排放的尾气。

法国“财经”网的文章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日韩一边抱怨中国空气污染影响本国空气质量,一边继续将中国当作其汽车产业的重要目标市场,韩国近年来从中国汽车市场抢占不少份额,而日本汽车产业在中日关系趋冷的不利形势下,日前仍宣称其9月份在华销售数据较去年同期回升,它们应该明白,空气污染是没有国界限制的。

【环球时报驻韩国、日本、德国、英国、加拿大特约记者 王刚  卢昊  青木  纪双城  陶短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