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媒发表评论文章 “去美国化”令华盛顿焦虑

美国财政僵局拖累世界经济令多国不满。图为14日一名骑车人从华盛顿国会前经过。

上图为新华社评论英文截图。大致内容:2013年10月13日,新华社发表英文评论呼吁建立一种“去美国化”的新世界秩序。文章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成为全球最强大的国家,从那时起美国就在打造战后世界秩序,但通过将金融风险转移到海外等,美国并没有担负起负责任大国的义务,而是滥用其超级大国的地位,让整个世界更加混乱。鉴于此,文章呼吁要建立一种新的世界秩序,在这种秩序下所有国家无论大小无分贫富,都能在平等的基础上得到保护,他们的重要利益都会得到尊重。最终应该逐步建起一个“去美国化”的世界。

中国官媒发表评论文章 美国舆论揣测中方意图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这种由一个虚伪国家主宰别国命运的惊恐日子必须结束。华盛顿僵局也许是这个糊涂世界开始考虑去美国化的好时机。”昨天,多家美国媒体的编辑因中国官媒的上述呼吁忙个不停,有人批评中国趁人之危,借债务危机警告世界别再对美听命;有人劝美国“保持冷静”,称北京只是说说而已,对“取代美国”有言无心。一篇言论文章为何令美媒如此敏感?《华盛顿邮报》说,文章戳到美国人最敏感的双重焦虑:“我们(美国)让世界失望了;中国要取代我们了”。不少人还认定,文章反映出中国政府与精英对美国真实的怒气。冷战结束以来,“去美国化”的念头世界不少地方的人动过,近些年,它常以“建立国际社会新秩序”的形态出现在国际场合。但迄今为止,它尚未真正被国际社会践行。中国学者金灿荣说,短短4个字,蕴藏着许多国家对美国爱恨交织的纠结情绪:得益于美国维持的秩序稳定,很反感美国展现的自私和恶行。

美媒要华盛顿“保持冷静”

“中国正利用美国政府关门和国会山预算危机在国际舞台上为自己谋利,告诉其他国家,未来数十年如果再依赖美国便是愚蠢。”美国《华盛顿时报》14日说,“中国政府通过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批评美国”,并警告世界:“去美国化恰逢其时”。

这一天,多家美国媒体都在援引中国官媒的同一篇评论文章。这篇主张“华盛顿僵局是‘去美国化的’好时机 ”的英文评论文章称,美国惯于搅乱远离其本土的其他国家和地区事务。通过将金融风险转移到海外,在地区争端中挑起地区紧张关系,以赤裸裸的谎言为幌子无端发起战争,美国在滥用超级大国地位,让整个世界更加混乱。

文章呼吁,由一个虚伪国家主宰别国命运的惊恐日子必须结束,应建立一种新的世界秩序。全球金融系统也须进行重大改革。发展中经济体与新兴市场经济体需要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等大型国际金融机构获得更多话语权。另一种关键改革步骤可能是,引进新的国际储备货币,替代占主导地位的美元。这样一来,国际社会就能永久免受美国内政混乱激化产生的溢出效应影响。

“措辞强硬”,美国《华盛顿邮报》在将此评语送给上述文章时说,中国领导人迄今并未就美国债务危机公开表态,但“平静不代表不愤怒”,中国学者中已有人将美国国会比做绑匪,通过劫持全球投资勒索赎金。美国麦克拉齐报系称引发关注的评论文章是新华社社论,且读来很有当年苏联官方媒体对冷战反思的味道。文章还说,中国官媒的口气说明对美国来说,中国真的是“亦敌亦友”。

“所有人都在谈论中国这篇呼吁‘去美国化’的社论”,美国《商业圈内人》以此为题说,中国官媒社论时常引发关注是因为它被认为反映中国政府和精英观点。“这文章真那么重要吗?我们不清楚,很可能中国一些关注美国的精英是好奇,我们究竟在胡闹些什么。”

“冷静,华盛顿,中国并非真想去美国化”,《华盛顿邮报》14日发出这样的忠告。文章说,因内部政治斗争导致政府关门和债务违约风险,全世界都觉得美国疯了,这不是秘密,但中国官媒传递的信息对华盛顿打击尤其严重,这是因为文章戳到了美国最敏感的双重焦虑:“我们(美国)让世界失望了;中国要取代我们了”。但事实上,中国从未流露出想在近期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领导者的意图,甚至也不相信自己能这样做,中国对美国潜在债务危机越惊慌,越能证明北京对由美国主导的全球秩序的依赖。而美国之所以会想错中国,是因为我们总假定北京与华盛顿有同样的世界观和目标设定,并且夸大了中国的实力。文章称,“没错,中国在美国治下的全球体系中时常生气,但他们也就是说说而已”。

“中国能建立起‘去美国化’的世界吗?”《福布斯》杂志提出此问题时就带着怀疑。几个月前,该杂志曾刊文质疑中国能否领导世界经济,并列举4大原因认定“不太可能”,包括中国制造品没有一个“无限的”世界市场前沿;中国缺少企业家精神;中国政府与市场的搭配欠恰当;中国还需要全新的商业思维。14日,《福布斯》网站在谈及“去美国化”时仅改变了开头,把该文又发了一次。美国《思想家》网站文章的情绪似乎更极端些,称中国的批评是往美国伤口上撒盐,“我们没必要听共产主义者教训”。

美国《华盛顿邮报》说,当我们在华盛顿读到中国官媒这篇社论,会想“噢,不,中国人觉得这是把我们赶下全球领导者位置的良机”,但中国对国内事务的关心大于国际事务,而且中国其实希望美国领导世界,否则不会拿这么多钱买美国国债。文章说,中国经济增长这么快,得益于把大量商品销往美国,以及美军确保全球贸易畅通。如果世界真“去美国化”,中国经济增长恐怕也会崩溃。“他们(中国)需要我们,他们知道”。

外媒称北京“气势正盛”

当美国媒体忙着安抚读者不用为中国官媒的警告担心时,国际媒体在议论这一警告反射出北京怎样的自信。

韩国《朝鲜日报》15日称,当美国因预算协商破裂导致政府关门时,作为全球美债头号债主的中国气势正盛,公开历数美国的各种失败,呼吁建立“去美国化”的世界。文章援引专家观点称,中国持续在美债问题上发声,一方面是想趁美国经济实力下滑扩大自己的全球影响力,另一方面可能想借此扩大人民币国际化,(上接第一版) 推进人民币取代美元的进程。瑞士《24小时》称,中国官媒呼吁建立“去美国化”的世界新秩序是近年来前所未有、直截了当要求建设多极化世界新秩序的倡议,这很大程度上是因华尔街大亨一手制造的金融灾难至今无法消除,而美国两党内斗一次又一次让别国跟着受害。法国《世界报》说,新兴国家都对美债危机和政府关门感到担心,中国提出“去美国化”,除了表明担心,也体现了国力上升后的自信。

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去美国化”?曾著有《脱美国化:寻找中国现代化的定位》一书的人民日报高级记者丁刚15日对《环球时报》说,所谓“脱美国化”,是指中国要选择一条更适合中国实际的发展道路,不能方方面面都照搬美国。而“去美国化”是就国际体系而言,是全球向多极化发展的必然。丁刚说,一国是否强大,真正的标志是其货币。现在全球体系中仍是美元一统天下,但美元的地位在变化。若是在10年前,如果你在非美元国家挣了钱,肯定会换成美元,因为拿着美元你心里才踏实。但现在就不一定了。很多人和公司会换一些英镑或人民币,原因是美国不断内耗导致美元信誉降低。“去美国化”提醒我们加固全球未来金融结构安全性,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相当长时间里,世界还得忍受美联储和美国财政政策的折腾。

就全球而言,似乎除了美国自己,其他国家和地区都有“去美国化”的念头和提法,2007年欧盟领导人齐聚布鲁塞尔前,法德曾提出IMF“去美国化”。当时欧洲舆论便质疑,政治家们煽动式地期待“新布雷顿森林时刻”,但若美国没兴趣改变现状,改变很难发生。

人们对“去美国化”的思考不仅限于发展模式和经济领域,还有安全领域。香港《南华早报》13日提出一个相关问题:世界还需不需要美国做“全球警察”。文章说,必须承认,当今国际社会仍是“无政府”时代,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实体维护国际体系,陷入“世界大乱”局面并非不可能,世界历史也多次出现过“十八路反王,六十四处烟尘”相互砍杀的场面,如一战和二战。从维护国际和平和自由贸易角度讲,现有国际体系还是可行的,而美国作为主权国家中最有实力者和现有国际体系建立者,自然是这套体系的最佳“护卫”。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15日对《环球时报》说,短期看,“去美国化”还停留在口号阶段,不同国家的人提出它,更多是在对美国表达不满,缺乏具体落实的行动。短短4个字,蕴藏着许多国家对美国爱恨交织的纠结情绪:得益于美国维持的秩序稳定,很反感美国展现的自私和恶行。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学者沈逸认为,国际秩序“美国化”是世界在现有阶段的发展结果。中国媒体提出“去美国化”在美国舆论中掀起浪花的原因不在于提法本身,而在于提出“去美国化”的是中国。仅靠“去美国化”之言刺激不到美国,刺激美国的是此言论背后中国隐含的实力与前景,是中国整体发展趋势刺激了美国固有的危机感。

沈逸说,美国媒体爱关注这种话题也是一种美国式预警机制,“美媒自己不去描述美国的整体颓势或内在危机,但重视并扩散外界言论,给自己警醒”。

美债危机仍在吊世界胃口

14日,华盛顿传出美国两党在参议院就提高债务上限、避免债务违约接近达成协议的消息,参议院民主党领袖里德说,协议虽然尚未达成,但已取得巨大进展,“每个人都需要再耐心些,我们希望明天是光明的一天”。法新社15日称,在突如其来的乐观出现前,奥巴马刚严厉批评共和党人执着于党派利益,“使美国拥有债务违约、摧毁本国经济的良机”。文章说,在参议院达成一致后,更重要的是要看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能否达成协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说,众议院共和党人有可能在15日提出解决问题新方案。

德国《西德意志报》说,如不出意外,美国两党将在最后一分钟达成妥协,此事件已不单是两党内斗,而是这个有着超过200年历史的超级大国政治系统出现的问题。美国政治必须反思此次政府瘫痪暴露的致命弱点,而克里姆林宫和北京正在搓手看着。

【环球时报驻美国、加拿大、德国、韩国记者 萧达 陶短房 青木 王刚 环球时报记者 刘畅 刘洋 柳玉鹏 陈一】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