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数百高官战略对话

第五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10日在美国华盛顿举行。图为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右二)、国务委员杨洁篪(左一)与美国国务卿克里(左二)、财长雅各布·卢(右一)共同出席开幕式。

本报驻美国、韩国、德国、日本、法国特派特约记者 温宪 李博雅 王刚 青木 李珍 杨明 胡锦洋 汪析 柳直

被视为2013“年度大戏”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昨天在华盛顿开启,两国均有十几个部委参加、共数百官员出席,这种规模既宣示着彼此的重视、合作之深,也凸显双方面临的难题之多、挑战之大。在这次对话前一个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加州“阳光之乡”举行庄园峰会,奠定了世界最重要两个国家关系的基调,此次战略与经济对话被看做是双方解决具体问题的平台。自2009年第一轮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始以来,对话的议题清单越拉越长,今年就新增了气候变化和能源安全。过去半年来,美国各界一直憋着劲将网络安全推为此次对话的中心议题,但上月曝光的“棱镜门”事件使美国变得“心虚”,甚至不少国际媒体预测中国将“磨刀霍霍”痛斥美国。但到昨天,美中均保持了平和的基调。从去年对话前的陈光诚事件到今年的“棱镜门”风波似乎在表明,任何单一的问题就让中美求合作的方向发生偏离,这已不太可能。

中美对话:2013年度大戏

“中美会谈10日开始,它将为太平洋两边新一批外交官和经济官员提供第一次真正的机会,解决涉及两国的重大政策问题。”在香港《南华早报》看来,今年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已经成为驾驭世界最重要双边关系的一个重要场所。美国副总统为峰会开幕,显示出美国对两国关系的重视。报道称,今年在华盛顿的会谈格外重要,因为两国都刚经过领导层换届,最高外交和经济职位都是新人。加剧复杂性的是网络安全问题,早在斯诺登事件之前,这个问题就已是日益紧张的一个源头。此外还有对中国经济减速以及力图发展“新型大国关系”的日益关切。

美联社10日强调,一个月前美中领导人在加州一个度假村举行非常规峰会,现在,两国高官在华盛顿的一个更严肃的环境里举行会谈。他们将讨论一连串安全和经济问题,这些问题反映了两国关系增强,也暴露出深刻分歧。报道称,今年的战略与经济对话环境好于去年,去年的对话曾被陈光诚出逃美国使馆事件的阴影笼罩。

韩国《文化日报》9日报道称,正在构筑新型大国关系的G2在华盛顿召开的战略对话引发世界关注,两国讨论的议题不仅包括两国之间的经济合作,还包括亚太地区和世界的外交、安保问题。路透社称,美国国务卿克里及财政部长雅各布·卢出面接待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以及国务委员杨洁篪,两位中国官员都是今年进入新一届领导班子。一名美国经济官员表示,美中将分别有14个和16个政府机构的代表参与,美国将有机会了解北京经济改革细节。

台湾《联合报》10日将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的这场对话称为2013年的“年度大戏”。报道称,美中关系逐渐步入深水区,双方从原则性的讨论到解决特定议题,迈入“硬碰硬”阶段。“美国之音”10日报道说,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始前,“奥巴马被敦促强硬对待中国”。众议员布兰科波恩指责中俄等国大规模的商业间谍行为,“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经济增长战略,但对美国人来说,是就业杀手,是国家安全威胁,是隐私的噩梦”。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戴夫等人联名致信美国官员,声称“我们将密切注意今年战略经济对话的结果,以确定中国对改革和解决美国贸易关切问题的承诺的力度和诚意。”

在一些媒体看来,会谈不会出现“火星撞地球”似的场景。美国《外交政策》网站9日的一篇博客文章甚至以“欢迎来到最无聊的新闻事件”为题写道,不要期待此次对话期间任何人说任何实质的话,因为没有任何一方想损害这一事件。像黑客、市场准入、人权、南中国海等那些熟悉国际政治的人迷恋或者说至少感兴趣的话题,都会被削减至最无聊的形式。一位美国官员是这样介绍事件背景的:“战略对话是总统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部分,所以你会看到我们将继续增进同中国方面的合作。”这种言论与媒体圈恰恰相反,没有多姿多彩的言论或冲突。

“俄罗斯之声”10日引述俄科学院学者拉林的话说,北京和华盛顿所遭遇的问题是如何找到所谈问题和保持双边关系稳定必要性的公分母。

美联社说,中美战略对话最初开启时重点是经济和贸易,但逐渐演变成对双边和战略问题的讨论。华盛顿对其与中国关系的长期担忧——人民币汇率和贸易失衡——随着人民币升值已经缓解,这些天来,奥巴马政府正强调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的网络偷窃,并声称解决这些问题对两国关系未来至关重要。

新加坡《联合早报》10日称,中美关系在过去30年里取得了长足进展,至今已建立90多个对话平台,不过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依然是中美最重要的对话平台之一,而且越来越重要。

斯诺登给中国带来“好运气”

美国副总统拜登10日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式上发表讲话,呼吁进一步打造中美互信,他称中国崛起对美国和世界有利,提及了他体验到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讲到了朝鲜核问题。他也说及网络偷窃,称窃行为必须被视为越界之举,需要阻止。《环球时报》记者在现场感受到,拜登的表态并非媒体报道中的那样充满对抗性,而是相对温和。

“在本周华盛顿举行的美中高级别会谈上,最重要的人物可能是那个没有到场的人。”美国《华尔街日报》9日所说的这个人就是斯诺登。10日的美国《巴尔的摩太阳报》感慨, “在最近的记忆当中,还没有谁对美国利益造成的损害超过斯诺登”,“不光是对机密文件的偷窃和公开,更大的损害是让美国看上去虚伪而狡诈,让美国的盟友就像美国的对手那样愤怒”。文章称,斯诺登让现在与美国举行战略与经济对话的中国“有了好运气”。路透社引述一名美国学者的话说,“斯诺登把水大大搅浑了”。

德国新闻电视台10日称,观察家认为斯诺登事件为中国赢得新的谈判砝码。《日本经济新闻》称,“棱镜门”使中国在与美国的交涉中更加游刃有余。韩国《朝鲜日报》9日称,本周将在华盛顿双双举行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和美国、欧盟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中国和欧盟都在为美国的监听门“磨刀霍霍”。就“网络安全”问题在国际舞台上嗓门最大的美国,此次却在自家院里承受被猛烈反攻的尴尬状况。

美国《政客》9日以“焦躁”描述当下的华盛顿,因为美国不可能像一些人希望的那样迅速同中国的网络黑客以及数字间谍作战。

美国《侨报》引述清华大学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丰的话说,斯诺登泄露的一些消息会使中美在谈判时趋于平衡,而不再是一方指摘另一方。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9日回顾去年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称,当时会前陈光诚要求避难美国,这起意外事件迫使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敏感的人权个案与美中关系更广阔的外交利益之间平衡。陈的事件得到解决,没有扰乱高级别的两国对话,这使一些分析家得出结论,中美在工作关系上的利益压倒了一个敏感事件。

“美国必须调整适应一个新中国”

“第五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华盛顿开启,中美之间的种种问题会有所变化吗?”阿联酋海湾新闻网10日刊登评论文章称,“在每一个问题上,每一方都认为‘我们是对的,你们是错的——我们拥有事实,掌握真相,占据了道德高地’,于是,‘谈判’就变成了强迫对方低头。”该文建议,应该从“战略重要性”和“是否容易激化情绪”两个标准来对问题分类:比如全球变暖对美国来说属于低战略性、低情绪化问题;网络间谍对美国来说属于高战略性、高情绪化问题;台湾、领土主张对中国而言属于高战略性、高情绪化问题;知识产权对中国属于低战略性、低情绪化问题。划分之后,方便应对。

摩根士丹利前亚洲区主席罗奇在《耶鲁全球化》杂志上撰文,将10日和11日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视为“重铸可能是21世纪最重要经济关系”的重大机会。他呼吁,“美国必须调整适应一个新中国”,因为另一个中国即将到来,但美国依旧念念不忘的是老的中国,没有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重大转型做好准备。中国几乎确定已经处在行进之中,他们对朝着更平衡、消费主导的经济模式转变的争论已经结束。焦点是如何实现。十二五计划已经列出了这种战略。美国应该充分认识中国的这种变化,调整对中国的政策。

“10年后的中国将采取什么样的行为,取决于我们现在对它发出的信号。”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的这番评论出现在10日的《联合早报》上。他称,面对崛起的中国,美国需要进行三项痛苦的心理调适——接受中国不久后成为世界经济老大的前景,停止在中国海域进行挑衅性军事巡逻,并且扪心自问有没有扮演好“负责任利益攸关方”的角色,有没有为中国提供一个大国的好榜样。如果美国不希望中国在海权争议中采取挑衅的姿态,美国就应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如果美国不希望10年、20年后,中国海军在纽约、加州附近海域巡逻,美国就应该停止在中国的海岸巡逻。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