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楚恐怖事件令人发指 西方媒体借机抹黑中国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新疆喀什巴楚县23日发生严重暴力恐怖事件,15名民警、社区工作人员在发现并处置多名携带管制刀具的可疑人员时遭暴徒袭杀。消息昨天由新疆当地媒体爆出时,事件已被平息,警方共击毙6名暴徒,抓获8人。当地官员向《环球时报》透露,事件是一伙正预谋策划袭击的恐怖暴力团伙因偶然因素阴谋败露,设伏杀害民警及社区人员的恶性事件。然而在西方媒体口中,事件只是“一贯动荡的中国西部又一起暴力冲突”,其“恐怖性质”仅是中国官方的一种描述。“世维会”扰乱视听的说辞则被一些西方媒体引述。在中国学者看来,西方媒体在报道中国反恐时的暧昧模糊并不令人意外,此事更多是给中国人提了醒:像波士顿爆炸案那样惊扰西方社会的恐怖活动并非远在天边,反恐仍是中国社会任重道远的一项投入。提起在暴力事件中遇害的当地派出所所长,事发地色力布亚镇居民对《环球时报》说,“他是英雄”。

新疆官员披露案件细节

北京时间昨天中午,这样一条消息登上被称为“新疆新闻门户”的天山网:“4月23日13时30分,新疆喀什巴楚县色力布亚镇3名社区工作人员到居民家中走访,在一居民家中发现多名可疑人员和管制刀具,遂用电话向上级报告,之后被藏匿于屋内的暴徒控制。接报后,镇派出所民警和社区干部分头前往处置,先后遭屋内外暴徒袭杀。此前被控人员也被杀害,暴徒点燃房屋焚烧。随后赶到的民警击毙继续暴力对抗的暴徒,控制现场事态。该暴力恐怖案件造成民警、社区工作人员15人死亡(维吾尔族10人,汉族3人,蒙古族2人),受伤2人(维吾尔族)。处置过程中击毙暴徒6人,抓获8人。初步查明这是一个预谋进行暴力恐怖活动的团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破中。”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通过互联网等各种途径了解到,“新疆巴楚发生严重暴力恐怖案件”。

据当地人讲,巴楚县色力布亚镇堪称南疆第一大镇,是南疆规模最大的巴扎所在地。该镇人口约4.1万,其中城镇居民1.9万人,属多民族聚居(以维吾尔族人口为主),它距巴楚县城约84公里,距喀什约260公里,“在广袤的新疆,200多公里的距离并不算远。”喀什司机何先生说。

“我今天已接了很多询问情况的电话,”24日接到《环球时报》采访电话时,色力布亚镇中心经营餐馆的王先生稍显不耐烦。他说,事发地点有两个现场,距离他的餐馆都不远。事发时,当地人躲在家中不敢出门,事后他的餐馆也关了门。在武警、特警进驻并处置事态后,24日镇上已经一切如常,餐馆也恢复营业了。王先生说,事件中遇害的人包括镇上派出所所长,他不久前还在餐馆里吃过饭,“他是英雄啊”。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一名知情官员24日向《环球时报》透露了事件的相关细节。据他描述,3名社区工作人员正常进行民居走访时正好撞上恐怖暴力分子聚在一起观看境外流入的恐怖活动视频,现场还发现大量管制刀具。由于大家平日里都是乡亲,工作人员一边试图稳住对方情绪,一边悄悄向派出所报案。接到报告的派出所所长带着联防队员及社区工作人员赶到现场时,3名被控工作人员已被杀害。赶来的众人遭多名暴徒持1.2米长刀具伏击,唯一携带手枪的派出所所长打光了6颗子弹,仍未能突围,众人被逼入一个房间。暴徒随后堵死房门,灌入汽油,并纵火将众人活活烧死。据悉,遇害者中包括色力布亚镇副镇长孙超(蒙古族)。

“恐怖分子可能设了诡计。”这是谈及此事的多名当地安全官员的共同说法。当地有传闻说,3名社区工作人员是在暴徒胁迫下报的案,将民警等人引到暴徒设伏的另一地点杀害,但这无法证实。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外宣办主任侯汉敏24日对《环球时报》说,这起恐怖暴力事件特征非常明显,行凶的是一个以家族血缘为纽带的恐怖暴力团伙,受害者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多个民族,并且施暴者与受害者平日里是生活在同一社区的乡亲,受害者甚至没有想到会遭遇乡亲如此杀手。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应急管理专家对《环球时报》说,此事虽然事发偶然,但从积极层面看,事件体现出新疆地区社区排查的作用,一颗暗藏的恐怖炸弹被提前触发,避免了未来可能出现的伤亡更大、对社会冲击更强烈的恐怖事件,但牺牲这么多人,“代价太大了”。

另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喀什24日社会秩序稳定,一切如常。

西方称其为“暴力冲突”

“中国新疆骚乱造成21人死亡”、“中国新疆发生致命冲突”、  “中国西北部冲突造成21人死亡”,以上分别是法新社、BBC、美联社2日的报道标题。援引美联社报道的加拿大广播公司还在副标题中称,“新疆地区民族冲突很常见”,将事件形容为“官方与袭击者间的冲突”。路透社24日在报道中突出了事件的严重性,称其为“2009年7月(“7·5事件”)以来新疆地区最致命暴力冲突”,但报道在引述新疆官员表示“事件绝对是恐怖袭击”后,特意给恐怖分子一词打上引号,并援引“疆独”组织“世维会”发言人的说法称,事件是因“中国武装人员开枪并杀害一名维吾尔族青年”而起。与西方报道不同,俄新社、《晨报》等俄罗斯媒体均将暴徒称为“恐怖分子”,《晨报》说,新疆曾是中国古老的丝绸之路经由地,多民族聚居。一些极端组织对现状不满,常制造事端,“东伊运”等组织则试图将新疆从中国分离出去,独立建国。“今日俄罗斯”电视台说,对抗中国政府的“东突”分离分子受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极端组织影响及资助,已加入国际恐怖组织行列,在叙利亚、阿富汗和车臣都能看到该组织成员的身影,他们在新疆不断制造恐怖事件,造成地区局势动荡。

“(暴徒)用残忍手段杀人,被害者还大多是维吾尔族同乡,23日发生在巴楚的无疑是一起暴力恐怖案件,其性质和恶性与此前波士顿爆炸案,以及加拿大22日挫败的列车袭击阴谋无异。”新疆大学学者潘志平24日对《环球时报》说。他同时表示,西方在对恐怖主义的定义上向来持双重标准,如果“东突”仅在新疆作恶,西方一些媒体往往将其描绘成“民族自决”,淡化其恐怖面目。而一旦暴力行为危及西方国家本土安全,它们态度会立马改变。潘志平举例说,“东突伊斯兰运动”组织2002年被列入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名单,其中因素就包括美国发现该组织存在从美国使馆探查消息的行为,威胁到美国安全。

在谈到西方媒体在报道中国反恐的模糊暧昧时,曾在纽卡斯尔大学任教的英国中国问题专家迈克·迪伦对《环球时报》说,巴楚事件中袭击者的手法和所造成的后果显然是残忍的,但是否要定性为恐怖行为有待商榷,因为与西方遭遇的“基地”这种外国恐怖组织威胁相比,新疆遭遇的更像是“内部事务”。

暴行再给中国敲警钟

“中国总是就恐怖主义发布未经证实的声明,这不是说新疆没有发生暴力活动,但我们在定性恐怖事件时需要更谨慎。”24日,英国《卫报》引述“人权观察”组织成员贝克林的话质疑巴楚发生的是否是恐怖行为。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甚至说中国对巴楚事件的报道存在疑云”,“一些人认为,北京故意夸大恐怖威胁是为了让其对新疆的铁腕管理变得更正义”。奥地利《信使报》说,“血腥冲突扯开(新疆)旧战壕”。

24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侯汉敏说,“恐怖分子不会在意受害者的民族、国籍,不会在意是官是民,这如同波士顿马拉松赛恐怖袭击者是美国公民,在美国有自己的家庭,加拿大恐怖分子准备袭击从多伦多开往纽约的列车一样。恐怖分子是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者的共同敌人。”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新疆安全官员说,“极端恐怖势力从来就是相互勾连的,如‘东伊运’恐怖组织从成立之日起就与‘基地’组织有关联,分享补给后勤”。他还说,“波士顿恐怖袭击事件、加拿大刚破获的恐怖阴谋、法国驻利比亚使馆遇袭,以及新疆刚发生的这起事件,你或许无法从它们之间找到直属的组织关系,但恐怖势力一定会在全球范围内相互呼应。”

“真没想到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色力布亚,这会给我们留下阴影。”色力布亚当地一郭姓老师对《环球时报》说,当地大巴扎的夜市以往非常热闹,各族人民都喜欢在这里逛,如今大家变得有些紧张,直到公安武警进驻,安保力度增强,大家情绪才缓和下来,社会秩序也恢复了。

潘志平说,值得庆幸的是,目前暴力恐怖分子还不具备在中国内地大中型城市实施攻击的能力,但巴楚暴力恐怖事件提醒我们,必须时刻对恐怖主义保持警惕。【环球时报驻外记者 纪双城 青木 李珍 陶短房 环球时报记者 邱永峥 刘畅 白天天 柳玉鹏 汪析】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