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时深度】揭开“美国最危险女人”佩洛西的发家黑历史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李准 环球时报记者 张梦旭 于金翠 柳玉鹏】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窜访中国台湾地区的恶劣行径正遭到各界强烈谴责,与此同时,她发家的黑历史也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为什么佩洛西是美国最危险的女人?”早在12年前,美国作家施魏策尔就在《她是老板:南希·佩洛西令人不安的真相》一书中提出这样的问题,并表示“她声称为美国人民的利益行事,却通过金融交易肥了自家”。因涉嫌内幕交易并赚得盆满钵满,佩洛西和丈夫保罗引发美国民众的不满,有关限制国会议员炒股的呼声也越来越高。盘点佩洛西的发家史和其进入众议院后的所作所为,可以看清楚她对内如何利用职权为家族吸金、在两党相争中不惜一切抹黑倾轧对手,对外如何唯恐天下不乱,为一己私利做足政治秀的伎俩。

“为参选议员,搞100 场家庭聚会”

美国“商业内幕”网站最近刊文,讲述佩洛西是如何从一名家庭妇女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众议长的。佩洛西1940年出生于马里兰州的巴尔的摩,这是一座紧邻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的大城市。她的父亲是当地意大利裔社会知名的政治家,并在佩洛西7岁时成为巴尔的摩历史上首位意大利裔市长。作为家里面最小的孩子和唯一的女儿,她从小备受宠爱,在“市长女儿”的光环下长大,并经常随同父亲参与竞选活动。1952 年,佩洛西 12 岁时就参加了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目睹了代表们在大会上选择本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这些经历让长大后的佩洛西对政治格外痴迷。《时代周刊》1954年的报道曾披露,佩洛西的父亲达历山德罗原本有成为州长的想法,但为涉及一起停车场建设有关的腐败丑闻而受挫。当时的报道说,他的政治主张是“利益交易和庇护”,而不是什么宏大的构想。

在《她是老板:南希·佩洛西令人不安的真相》一书的简介中有这样一段内容:佩洛西的父亲是一名国会议员,佩洛西从父亲那里学到了庇护、无情和党魁的信条:从不承认任何事情,从不道歉,受到挑战就进行攻击。

佩洛西在华盛顿圣三一大学政治文学专业就读时,认识了在乔治城大学就读外交学的保罗,并在毕业一年后同他结婚。关于保罗的早期经历,美国媒体报道不多。保罗没有像众多校友一样选择外交工作,而是又读了商学院,投身于更赚钱的投资银行业务。结婚后,保罗在纽约从事银行工作,并在南希29岁两人就生了5个孩子。搬家到保罗老家加州旧金山生活后,佩洛西经常帮助其父兄在西海岸接见民主党人士,为家族政治牵线搭桥。

1976 年,佩洛西参加时任加州州长杰里·布朗的总统竞选活动。1977 年,她成为加州民主党北区主席,后来又成为加州民主党主席。1987年,佩洛西开始参与联邦众议员竞选,为此她举办了100 场家庭聚会,招募了 4000 名志愿者,并在7周内筹集了 100 万美元,赢得了这一席位。谈到佩洛西的这次政治运作,《时代周刊》的评价是,“她有强烈的族群认同感,并以类似于政党头目的风格与民主党各派系打交道”,“她将自己定义为一个人脉广泛的实用主义者”,“100 万美元在当时是一笔惊人的资金,超过了与她竞选的所有人的总和”。2007年到2011年,2019年至今,佩洛西两次担任众议长。

据“商业内幕”网站报道,佩洛西最早也是最著名的金主之一是E&J Gallo酒庄,该酒庄1933年由意大利裔移民在加利福尼亚州中央谷地建立,“生产美国25%的葡萄酒”。相关报道还说,佩洛西家族在加州拥有两个葡萄庄园。佩洛西的丈夫保罗是一个“设法避开聚光灯”的银行家,专注于房地产和风险投资公司,他还曾拥有过美国橄榄球联盟的萨克拉门托山狮队。

从保罗和佩洛西两口子的分工,就可以看出美国政商勾结的本质。佩洛西是国会山最富有的议员之一。根据国会每年公布的财务数据,两人2010年的资产就已经超过1亿美元。最近两年,他们的资产又快速飙升,2021年年底两人的资产总和已超过1.7亿美元。而相关材料显示,佩洛西在国会年收入总计约22万美元。

“‘美国最危险的女人’只会做生意”

股票与期权是他们发家的主要因素,但保罗的投资准确率和收益率早就引发美国舆论的广泛质疑。在美国社交媒体上,佩洛西更是被年轻的投资客嘲讽为“国会山股神”,“跟着佩洛西老公买股票”一时也成为热门话题。有研究保罗如何投资的“圈内人士”说:“从他的投资取向来看,科技股和投资房地产是固定的目标。如果仔细观察甚至可以发现,在相关政策公布前,比如政府没有准备对大科技公司加强监管的时候,他大手笔买进高科技公司的股票,行动时间总是刚刚好。”如去年6月,在众议院委员会准备就大型科技公司侵犯公民隐私问题投票的前几天,保罗买入了甲骨文股票的看涨期权。事后证明,公民隐私相关法案并没有在众议院得到通过,这些公司的股票因此大涨,仅对这一股票的操作就让保罗获利超过530万美元。去年3月,保罗以低价囤了一批微软公司股票,等微软公司获得美国国防部220亿美元AR作战头盔订单的消息传出后,股价随后暴涨。《纽约邮报》称,佩洛西今年7月14日公布的个人财务状况报告显示,其夫保罗于6月17日购入2万股英伟达公司股票,总市值可高达500万美元。“巧合”的是,美国国会众议院今年2月刚通过一项竞争法案,拟对美国国内半导体行业提供高达520亿美元补贴,包括知名芯片公司英伟达在内的美国多家高科技企业一直在敦促国会尽快落实补贴措施。

佩洛西夫妇2020年的投资回报率高达56%,而同期巴菲特的投资回报率为26%。今年1月,因为不满美国会议员炒股成风,特别是佩洛西和丈夫保罗的投资回报率甚至超过巴菲特这样的“股神”,两位民主党参议员共同提出《禁止国会股票交易法案》。他们认为,国会议员拥有获得机密信息、制定联邦政策的特殊权限,不应同时参与股市,必须终结“腐败的内幕交易”。值得一提的是,美国2012年出台的《停止利用国会消息交易法案》(《股票法案》)已经规定,国会议员不得利用其职务获取的非公开信息交易股票获取私利,且议员应在本人金融交易45天内披露有关信息,但实际上,很多国会议员还是我行我素。有美国民众嘲讽说:“除非国会议员愿意在与配偶共进晚餐和上床睡觉时打开麦克风,否则公众无法知道他们有意或无意地分享了什么信息。”

美国国内对佩洛西的不满还体现在一些讲述其黑幕的书籍中。施魏策尔在那本2010年出版的揭露佩洛西真相的书中写道:“她声称是为了美国人民的利益而行动,但却通过立法和个人金融交易来丰富其家族的投资组合。在香奈儿套装和御木本品牌珠宝的背后,佩洛西是一个真正的政治老板,不要被其外在形象所迷惑,这个‘美国最危险的女人’只会做生意。”美国作家约翰·布里奇斯在2017年出版的一本讲述国会腐败的书中说:“佩洛西是华盛顿最腐败的政客之一。她通过内幕交易赚钱,盲目地支持一些她一无所知的政策。”

美国独立记者、“拒绝冷战”全球倡议的发起人之一丹尼·海防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美国国会的大多数议员都是百万富翁,他们可以通过满足垄断公司和私人金融机构的利益来积累财富,比如佩洛西在30多年的国会职业生涯中获得1亿美元的净资产。很多美国议员及其工作人员还经常从政府职位转移到捐赠者和说客们的公司董事会。

7月初,一项盖洛普民意调查的结果显示,美国民众对美国政府机构的总体信心创下历史新低,其中对国会的信心指数下降了5%,降至7%。对此,海防表示:“美国民众并不看好佩洛西这样的政客,她的腐败问题就是民众不信任国会的主要原因。但美国政治制度的局限性使选民只能硬着头皮从政府认可的两个政党中选择一个支持。而这两个政党越来越为私人、企业利益服务,它们将军事侵略和利润最大化置于劳动人民的需求之上。”

“为什么疯狂的佩洛西总制造麻烦”

“这不是一个两党政治问题,而是一个贪婪问题。”俄罗斯“360”电视台8月2日在报道中援引该国美国问题专家亚历山大·多姆林的话说:“今年82岁的佩洛西是民主党人中一个喜欢铤而走险的人。除了反华,她一直以‘恐俄’立场而闻名,散布‘俄罗斯威胁整个世界’之类的言论。为了反前总统特朗普,她甚至说‘特朗普是普京某种程度上的侍女’。佩洛西卷入多起丑闻。早在2011 年,就有美国记者称,包括佩洛西在内的多位国会议员涉嫌使用来自内部来源的信息在股票市场上交易并获利,换句话说,这就是诈骗活动。最近两年,美媒还指责佩洛西滥用航空资源,她个人使用私人飞机的费用完全由美国纳税人支付。”

美国福克斯新闻曾嘲讽说,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佩洛西是一个沉迷于私人飞机的“气候鹰派”,其竞选团队在2020年10月至2021年12月期间,支付给几家私人飞机供应商的费用超过50万美元。

卷入恶性党争,是佩洛西留给世人的又一大印象。“不道德和腐败”成为她攻击共和党政客的口头禅。对于共和党出身的总统小布什,佩洛西称其为“无能的领导者”“不合格的总统”“说谎者”“没有穿衣服的皇帝”。小布什则反唇相讥,称她是“极端自由主义的女人,一旦让她领导国会,一定会让国家安全陷于灾难之中”。2008年,佩洛西曾以所谓的人权问题为借口,施压小布什总统抵制北京奥运会,但后者最终同另外80多位各国政要共同出席了开幕式。

佩洛西领导的美国众议院对特朗普发起过两次弹劾,使后者成为美国历史上唯一两次被弹劾的总统。特朗普则对佩洛西“制造问题并捞钱”的做法十分不满。8月2日,特朗普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写道,“为什么疯狂的佩洛西总制造麻烦”,“她所做的一切都没有好的结果”。

“佩洛西是最不受美国人欢迎的政客之一,反对她的人现在超过美国总统拜登和副总统哈里斯。”俄罗斯《论据与事实》周报3日的文章称,佩洛西窜访台湾严重影响中美关系,等 11 月中期选举之际,当美中贸易摩擦进入新阶段或美国持续的经济衰退导致大规模裁员时,她的这场政治秀可能会变成一盆冷水,届时,很多美国选民就会把问题归咎于她。

“佩洛西窜访台湾不符合美国利益,而是适得其反。”在海防看来,美国正处于严重的通货膨胀,拜登政府的处境也非常脆弱,而试图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不太可能在美国国内掀起太大波澜。海防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坚守一个中国政策实际上对美国经济是有利的,同时避免不必要的冲突。不幸的是,佩洛西之流为了一己私利,将“遏制中国”视为头等大事,并愿意放弃美国的繁荣与稳定,以获得全面主导地位。但他认为,“这是行不通的,这种行为只会给那些把台湾当棋子并从中获取巨额利润的美国武器制造商带来越来越多的政府合同”。

海防认为,佩洛西和一些美国政客奉行的外交政策只考虑到了某些集团或个人的利益。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硅谷是佩洛西的最大‘金主’,而美国政府对华围绕高科技领域的竞争,目的并不是为了像中国那样提升自身高科技研发的能力,而是为了满足那些更愿意通过军事投资获得短期利益的企业‘金主’。美国科技部门和军方之间一直有着深厚的联系,而这种联系会随着两党都支持通过国防承包商将战争私有化的做法而变得更加紧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