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锐评丨射向非洲裔的子弹令美国“独立日”蒙羞

两年多前被跪杀的弗洛伊德那句“我无法呼吸”言犹在耳,美国警察对非洲裔的暴力执法又添新账。

当地时间3日,美国俄亥俄州阿克伦市警方公布了几天前一名非裔男子杰兰德·瓦尔克遭警察乱枪打死的现场视频。人们看到,8名警察在一次交通检查中追赶跳车逃跑的瓦尔克时连续开枪,“场面惨不忍睹”。当地警方称,8名警察开了90多次枪,法医确定瓦尔克身上大约有60处伤口。

在7月4日美国独立日到来之际,瓦尔克的鲜血将《独立宣言》中“人人生而平等”的立国信条衬托得如同一个笑话。美国《波士顿环球报》批评说,“今年7月4日(独立日)是在糟糕的6月之后,有什么可庆祝的?” 目前,阿克伦市举行多起抗议警察暴力执法的示威活动,当地已经取消了独立日庆典活动。

杰兰德·瓦尔克死于一场交通检查。根据美国斯坦福大学对美各地警察部门的1亿次交通拦截分析,非洲裔司机被拦截的可能性比白人司机高20%。一旦被拦下,非洲裔司机遭搜查的概率是白人司机的两倍。美国警察基金会也曾出具报告指出,种族偏见持续影响执法部门对待非洲裔美国人的方式。而这造成的恶果相当惊人。

“警察暴力地图”网站统计的数据显示,2020年至今美国警察执法致死人数达2563人,其中非洲裔死亡人数达565人,占比超过22%。今年以来,就有49名非洲裔被警方开枪打死。网站还显示,在美国,非洲裔被警察执法致死的可能性是白人的2.9倍。

何止是暴力执法,美式系统性种族歧视根植于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今年6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负责研究奴隶制及其对非洲裔社区影响的特别工作组发布一份长达500页的报告,其中指出即使在今天 ,歧视性法律和行为仍令非洲裔在住房、教育、卫生、就业等各个方面受到伤害,美国由此衍生出“教育种族主义”“医疗种族主义”等乱象。

以教育为例。在亚利桑那州,同样是来自贫困地区,非白人学生得到的财政资助要比白人学生少60%左右。而医疗资源的分配也是“黑白分明”。美国《新闻周刊》5月刊文称,一项调查发现,80%的非洲裔受访者认为种族影响了个人获得医疗保健的质量,特别是新冠疫情“使原本就不可逾越的障碍更加恶化,让非洲裔群体变得脆弱不堪”。

无处不在的歧视和压迫,令美国少数族裔 “无法呼吸”。这背后,既有罪恶的蓄奴历史、白人至上的种族结构与社会氛围等因素,也与美政客忙于党争、治理失败有关。今年美国将举行中期选举,两党现在一门心思都在想着如何捞取选票,没有谁真正想听取少数族裔的诉求、从根源上解决种族主义问题。美国社会撕裂严重、人权悲剧不断上演,自然就不可避免。盖洛普咨询公司最近公布的民调显示,只有不到四成美国民众为自己是美国人感到非常骄傲,创下同一民调20年来最低纪录。

美国总统拜登称,“系统性种族歧视是美国灵魂上的污点”。时至今日,这一灵魂污点不仅没被擦去,反而痕迹更重了。美国政客所谓“平等”“包容”等光鲜口号,早已包不住“人权卫士”的斑斑劣迹。7月4日这天,面对一个暴力多发、族群分裂、情绪沮丧的美国,不知美国政客如何回应两百多年前美国建国者们的期许?

(国际锐评评论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