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贸易代表戴琪又称不放弃对华关税,她为何如此沉迷?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倪浩】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再一次阐明她不放弃对华关税的立场,这与美国总统拜登急于在中期选举前解决通胀问题,越来越倾向于将取消对华关税做为重要选项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不取消对华关税,作为美国贸易代表的戴琪,在处理对华经贸关系上又意欲何为呢?

“作为贸易代表,永不放弃”

根据彭博社的报道,戴琪周三在出席国会听证会时再次表达了她不打算放弃对华关税的立场。她表示,“在我看来,对华关税是一个重要筹码,一个贸易代表是永远不会放弃它的。”

“因为身为贸易代表,因而不能放弃关税”的辩词,已被国内专家猜中。稍早前,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吕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最重要的职责就是处理美国对外贸易政策,关税措施是其行使职能最重要的表现方式之一。吕祥说,取消对华关税,相当于剥离了戴琪对华作战的“武器”,会将让其在美国政府中的作用变得无足轻重。

但目前来看,戴琪的强硬表态不但与主张放宽对华关税的财长耶伦,以及商务部长雷蒙多大相径庭,而且也越来越背离美国总统拜登本人的政策倾向。

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6月18日和6月21日,拜登先后两次表达计划与中国领导人通话,讨论对华关税问题的愿望。据美联社报道,当地时间6月18日,拜登接受记者采访时暗示,关于削减对华关税一事,他越来越接近于做出决定。当时他说,“我正在做决定。”

很明显,在日益临近的中期选举面前,拜登正迫切地想解决已连续三个月居高不下的通胀问题。5月份再创四十年新高的8.6%的通胀水平显示,拜登的努力目前没有任何效果。而取消对华关税,降低国内物价,成为拜登越来越急于考虑的事项。

不过戴琪在周三的听证会上隔空“游说”拜登,她认为,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是中美关系中的重要筹码,从谈判角度而言有利无害。戴琪辩称,“目前而言,我们可做的事情是有限的,尤其是通货膨胀。”她表示,关税和其他贸易工具可以“帮助提高美国经济在中长期的竞争地位”。

路透社认为,从戴琪的言论上可以看出,她仍在向拜登施加影响,以维持对华关税,尤其是在拜登想通过放宽对华关税缓解通胀的关键时刻。

“一直强硬”的戴琪

作为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在对华关税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一直没有改变过。且与其前任、特朗普时期的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一脉相承。

2021年3月17日,戴琪通过投票成为美国贸易代表。当年3月28日,她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首谈对华关税问题。她表示,美国还没有准备好在不久的将来取消对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她认为关税有助于保护美国公司免受补贴的外国竞争,取消关税可能会损害经济。戴琪还称,“没有谈判者会放弃筹码”。

拜登上台之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一直维持对华贸易政策进行评估,而无重大调整。2021年10月4日戴琪在一个智库活动上首次发表了对华贸易政策的谈话。在涉及对华关税问题时,戴琪表示,拜登政府将继续维持特朗普时期的对华关税,同时将启动有针对性的对华关税排除程序。

不过,美国本届政府执政满一年后,伴随着拜登政府对华态度愈发强硬,戴琪在对华关税问题上的表态也越来越清晰,即明确反对取消对华关税。

5月2日,戴琪在洛杉矶的一次会议上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解决物价飙升,需要货币、财政及税收共同发力。她指出,降低对华关税可以做为战略研究的一部分,而且应该通过战略视角来研究,且任何政策转变都需要关注中期目标。

5月23日,正在日本访问的拜登在新闻发布会上接受采访时表示,所有关税都是上届政府加征的,他正考虑削减对中国商品的关税。此时,美国的通胀水平已飙升到了四十年来的最高水平。不过,翌日,戴琪在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时对拜登的表态进行了回应,她表示,美国在决定是否撤销对中国货开征的惩罚性关税时,必须从战略角度出发。美国一切都采取战略性的态度,应着眼如何有效地调整中美贸易与经济关系。

6月6日,戴琪在华盛顿的一次活动上,表示华盛顿应把关税问题置于美国对中国整体战略的高度予以考虑。言外之意是,维持对华关税有利于美国对中国整体战略的实现。

戴琪对关税的沉迷与其政治生涯的经历密切关联。据BBC报道,2014年以前,戴琪就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担任负责中国事务的贸易执法首席顾问。期间,奥巴马政府在世界贸易组织(WTO)提出对中国的贸易争端诉讼便由她一手经办。期间美国向WTO提起诉讼,认为中国的稀土出口限制“违背了世贸规则”。

不取消关税,意欲何为?

综合戴琪一年多来多次对华关税的表态,她认为,美国应该在更高层面上制定更为完善的整体战略性措施,联手美国的盟国一道对抗中国的所谓“非市场化做法”,来增强美国的竞争力。而对华关税则是与中国讨价还价的筹码,不能轻易取消。

在周三的听证会上,戴琪再次重申了她之前的这一论调,强调采取关税之外的整体性措施,着眼于长期战略来应对来自中国的竞争,并拉拢西方盟友一起加入美国对抗中国的阵营当中。

戴琪对华的这一战略思维一直没有发生过变化。2021年3月22日,戴琪通过投票获任美国贸易代表后不久,与英国国际贸易大臣利兹·特拉斯举行视频会议时,就表示美英携手,共同解决所谓“像中国这样的非市场经济体的不公平贸易做法”。

今年3月1日,USTR发布的年度贸易政策报告,也反射出戴琪对华贸易政策的思路。据《环球时报》早前的报道,这份报告中关于中国的部分以“重新调整对华贸易政策”为题,称USTR将使用经济工具箱中的所有工具,并在必要时开发新工具,以捍卫美国的利益。报告还指出,面对中国“非市场化”行为,美国正在直接向中国提出关切,并加快与盟国和伙伴合作。3月30日戴琪老调再弹,在美国国会上作证时表示,美国依然会继续施压中国。不过,她没有提及具体的对华新措施。

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霍建国23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自身职能定位上而言,戴琪将关税视为打压中国经贸的一种手段,因而不愿轻易放手。不过,在拜登越来越倾向于放松对华关税的情况下,戴琪实际上已无力阻挠。但会提出一系列条件,作为其放弃对华关税的交换。否则,作为贸易代表,无法向国内坚持对华关税的利益集团交代,亦无法承担因通胀问题而使拜登在中期选举中出现不利局面的责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