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锡悦执政满月:韩国新总统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6月10日,韩国新总统尹锡悦迎来上任“满月”,在繁忙的内政外交日程之下,“政治素人”这一名号似乎已逐渐淡去。

在这一个月时间里,尹锡悦完成了韩国历史上最短时间内举行韩美首脑会谈,见证了执政党“洗牌”地方权力,也开启了“龙山总统府”的新时代,将青瓦台“归还”人民怀抱。但与此同时,他也面临人事任命的质疑、经济方面的课题及国际形势的不断变化。

“我本来就是一个对一个月、一年没有特别的想法的人……要努力才行,目前要解决的问题不只一两个。”6月9日,在上班途中,对于就任一个月有何感想这一提问,他说道。正因如此,顺利“启航”的尹锡悦伴随着期待与质疑,也仍将面临更多的机遇与挑战。

人事“破格”

尹锡悦执政一月,各项重要人事安排相继尘埃落定。但在内阁成员、总统办公室人事及政府机关任命的陆续公开后,“检察共和国”却成为了媒体多次提及的关键词。

这一争议早在4月内阁人选名单公开时就曾出现。当时,被韩媒称为“尹锡悦亲信”的司法研修院副院长韩东勋获得了新政府首任法务部长官提名,因其“资历”不足、存在子女争议,舆论也普遍认为尹锡悦此举有失公允,有欲将检方私有化之嫌。

韩东勋上任后,对“人事大权”的掌握则引发了更大的质疑。今年5月,韩国法务部预告将新设“人事信息管理团”,内容包括废除到上届政府为止一直负责人事审核的青瓦台民政首席室、将审核功能移交给法务部的方案。对此,在野党多有批判,共同民主党认为,法务部下属人事信息管理团不能公正执行公职者验证事务,“这是政府明目张胆地走向检察共和国的计划”。

实际上,早在尹锡悦当选之时,在野党就曾提出“检察共和国”这一警告。而《韩国时报》报道称,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这一警告将“成为现实”,截至目前,从法务部部长到统一部长官,从国情院基调室长到国务总理秘书室长,已有14名前检察官“掌握”政府要职。而近期引发舆论“风暴”的是尹锡悦对韩国金融监督院院长的任命,前检察官李复铉坐上了这一职位。

“他真的是最合适的人选吗……自1999年金融监督院成立以来,第一次由检察机关出身人士担任院长。”《中央日报》就此报道称,很难期待检察官出身的人能够很好地担任需要高度专业性的金融监督院院长。此外,韩国商界人士也对此充满不信任,报道称,此次人事调整“有可能会使金融圈的自主和创意逐渐萎靡”。

但尹锡悦也对此表示,李复铉是市场研究和金融监管法规方面的专家,“所以我认为他是适合的人选”。关于“前检察官主导政府关键职位”的批评,他则反驳称在美国等发达国家,具有法律经验的人被任命为各种政府职位。

尽管尹锡悦曾多次强调“用人唯贤”,但人事的独立性与专业性似乎已受到质疑。《京乡新闻》报道指出,扩充法务部职能、打开检察官的“活动舞台”,让“尹锡悦师团”进入政府要职已“成为现实”。《中央日报》则在社论中表示,如果考虑到韩国检察机关特有的“上情下达”文化,那么“集体翻车”的危险性必然会增大。

积极外交

“他是在外部环境对他不利的时候就职的。”在尹锡悦当选之初,首尔梨花女子大学政治学家朴元坤曾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如此说道。

在东亚地缘政治变化的大背景下,尹锡悦似乎已准备好做出积极应对,在外交舞台中频频登场,从与美国总统拜登的首脑会谈到以首批成员国的姿态出席“印太经济框架”(IPEF)高级别视频会议,新一届韩国政府的外交政策方向似乎已更加明确。

《东亚日报》报道称,尹政府一直提出以“民主”和“人权”等普遍价值为基础的“全球中枢国家”,阐明将韩美同盟放在首位的对外战略基调。在人事任命中也可见,从新政府国家安保室到外交部、国防部、国家情报院,“美国通”已大举回归。

“新政府上台以来,为加强韩美同盟和恢复韩日关系做出的外交努力非常明显。”但报道也指出,韩国外交的“坐标移动”不可避免,但“过分偏向一方的外交”可能会引发另一方的反对和摩擦,因此必须保持警惕。

在与拜登的会面中再次重申将韩美同盟关系提升至“全球全面战略同盟关系”的目标后,尹锡悦的下一步则走向了韩日关系的缓和。除在候任总统时期就曾派遣“韩日政策协商代表团”赴日之外,因疫情中断的韩国金浦至日本羽田航空航线已定于本月15日复飞,韩国外长朴振的访日行程也进入了最后讨论阶段。

目前,已有多名日本政府相关人士透露,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正在考虑出席本月29、30日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举行的美欧军事同盟北约(NATO)首脑会议。日本《朝日新闻》则援引多名韩国政府官员的消息报道称,尹锡悦希望同日方以北约峰会为契机举行首脑会谈,推动两国改善关系,建立两国领导人互信。

一旦成行,将是自2019年12月后,时隔近两年半再次举行的日韩首脑面对面会谈。尽管日韩之间仍存亟待解决的历史问题,但据《产经新闻》报道,尹锡悦已于6月9日表现了“乐观态度”,称从韩日面向未来开展合作的角度来看,两国历史问题将得到妥善解决。

强调“民生”

本月2日,在韩国地方选举及国会议员再补选中,韩国执政党国民力量党获得压倒性胜利,“洗牌”地方权力。当被问及该结果是否使执政党获得“执政力量”之时,尹锡悦却另有担忧。

在接受韩国国际广播电台(KBS)采访时,尹锡悦表示,“现在不是谈论执政党选举获胜的时候”。报道称,尹锡悦的表态被解读为,无论地方选举结果如何,政府应对物价急剧上涨等经济危机是当务之急。

韩国统计厅6月3日发布的数据称,韩国5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5.4%,为107.56,涨幅自2008年8月(5.6%)以来时隔13年9个月创最高纪录,并且自2008年9月以来首破5%。《东亚日报》报道也表示,由于俄乌局势和世界各国的出口限制,居高不下的原油、原材料、农畜水产品价格已对韩国民众的实际生活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危机不止于此。尹锡悦上台以来面临的首场大规模罢工正在持续,6月7日,韩国全国民主劳动组合总联盟旗下货运工会“货物连带本部”(“货物连带”)进入无限期罢工,并在韩国各地产业园区和工厂举行集会。

眼下,新政府上台首月“最大劳资矛盾”已造成了诸多影响。《亚洲日报》报道称,全国各地物流运输受阻,钢铁、水泥、汽车、便利店等多行业陷入停滞,货运罢工也对多个行业的正常经营造成不利影响。另一方面,韩国近日公布的一季度经济增长已较预期缓慢,若罢工长期化,将为二季度经济增长留下隐患。

“(这是)韩国本已“千疮百孔”的经济复苏过程中的一大挑战。”报道指出,尽管国土交通部部长元喜龙已表示将尽快通过对话妥善解决问题,但目前工会与政府双方仍未有即将展开对话的迹象,政府与货物连带间尚未就其诉求达成统一,总罢工何时结束并不明朗。

《日经亚洲评论》报道指出,经济问题已被视为尹锡悦最关切的国内问题,他也承诺尽一切努力确保稳定。在面临危机与挑战之际,尹锡悦将在5年任期中交出怎样的成绩单仍需要时间的检验。但地方选举的胜利也不失为一个推动力,报道指出,对地方政治拥有更大的“控制权”也意味着尹锡悦更能够在地方层面推行他的国内议程。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