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赖俄气程度不同,天然气价格“东高西低”分裂欧洲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欧洲天然气价格整体已经回落至2月底的水平,但不同区域价格的差异正在撕裂欧盟。德国“世界财经市场”网站24日称,欧洲天然气价格已回落至俄乌冲突前,不过,欧洲市场上的天然气价格差距很大,东欧明显高于西欧,而且西欧国家之间也有差别,据花旗集团分析,目前英国、法国和西班牙的短期天然气价格只有荷兰和德国的三成至四成。在德国国内,东部地区的天然气价格高于西部地区。

天然气进口结构千差万别

德国柏林能源政策问题学者鲁迪格分析了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与俄罗斯保持正常天然气交易的国家相对较好,而保加利亚、波兰和芬兰被俄罗斯切断供应,天然气价格较高。其次,各国的能源代替渠道也会造成影响。法国、英国等国核电等较发达,对天然气依赖较小。其三,西欧国家从美国、挪威等获得液化气较东欧更方便。此外,西欧国家的人口密度高,运输储藏网络较好,也有利于降低价格。

欧洲国家的天然气进口结构千差万别:卢森堡等几乎没有重工业的国家,只有约10%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德国一半以上的天然气进口依赖俄罗斯;奥地利、匈牙利、斯洛伐克、捷克和保加利亚等中东欧国家也依赖俄罗斯天然气。

俄国家能源安全基金专家米特拉霍维奇认为,目前最困难的将是那些没有独立液化天然气接收站的欧洲国家。位于南欧的西班牙情况最简单,该国没有俄罗斯的管道天然气供应,并设有许多液化天然气终端。而匈牙利的情况很困难,没有液化天然气终端,因此匈牙利无法放弃俄天然气。

俄乌冲突威胁到匈牙利的能源和金融安全。匈牙利总理欧尔班24日宣布,匈牙利将从5月25日开始进入紧急状态。欧尔班表示:“我们看到战争和布鲁塞尔的制裁导致了巨大的经济冲击和价格的急剧上涨。世界正处于经济危机的边缘。”

由西向东,供气难愈发明显

有分析称,此前欧盟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程度一直是自西欧到东欧逐步升高的,但是从西班牙等大西洋沿岸液化天然气进口端过来的输送连接点却十分“贫瘠”。彭博社认为,欧洲严重缺少能够将这些液化天然气“西气东输”的基础设施。即便动用浮式液化天然气储存及再气化船(FSRUs)来应对这一困境,也无法辐射到许多中东欧国家。

数据显示,2021年奥地利进口天然气总价值约42亿欧元,其中86%来自独联体国家(超过80%来自俄罗斯),剩余部分来自挪威、德国等国。2022年5月奥地利天然气价格指数与4月份相比上涨4.5%,与2021年5月相比更是上涨474.5%。

与奥地利相邻的中东欧国家天然气价格也遭遇了不同程度的上涨。按照以往的规律,欧洲天然气价格在夏季会达到低谷,秋冬季会迎来一定程度的上涨,但今年的情况不同以往,自2022年3月以后,这一地区的天然气价格呈现爆炸性增长的态势。

受国际市场影响,西班牙天然气价格自2021年年底开始上涨,在俄乌冲突爆发后,3月初天然气价格达到每兆瓦时200欧元左右的历史最高位,近日再度回落至100欧元以下。

西班牙对外能源依存度较高,天然气消费主要依靠进口。据西班牙油气产品战略储备公司的数据显示,2021年该国天然气进口总量同比增长8.1%,其中44.8%经由管道运输,55.2%为液化天然气。2021年西班牙最大天然气进口来源国是阿尔及利亚,占到其进口总量的42.8%,美国和尼日利亚分列二三位,分别占到进口总量的14.4%和11.5%。

西班牙国家天然气公司数据显示,从2022年开始,西班牙从阿尔及利亚进口的天然气总量不断下降,仅4月就环比减少14.3%,当月其占西班牙天然气进口总量的比例也下降至23.4%。

与此同时,从今年1月起美国连续4个月成为西班牙最大天然气进口来源国,4月自美国进口天然气总量占西班牙该月天然气进口总量的30.7%。

由于液化天然气需要专门的货轮运输,在使用前还需要在西班牙的工厂再处理。因此美国天然气的价格要高于管道运输来的天然气,相关领域专家表示,长期来看这样的供气结构会抬升天然气价格。

有后悔,有不满

保加利亚和波兰是欧洲国家中最早一批拒绝用卢布支付俄罗斯天然气的国家。在遭俄罗斯“断气”后,保加利亚政府开始质疑拒绝以卢布支付俄罗斯天然气供应的决定是否过于仓促。

俄罗斯“自由媒体”24日报道,保加利亚要求与欧盟领导人就下一步行动进行磋商,该国能源部长亚历山大·尼科洛夫表示,由于德国和意大利等一些欧盟国家已经同意俄罗斯提出的天然气支付方案,保加利亚有意重新评估对俄罗斯能源的制裁条款,尤其是以何种货币结算俄气。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4日称,保加利亚正计划与欧盟委员会讨论用卢布支付俄罗斯天然气费用。同时,还有一些拒绝用卢布支付俄气的国家也开始动摇立场。5月11日,保加利亚政府宣布同意从美国购买液化天然气,但并未说明具体的价格。“拜登向欧盟承诺提供石油和天然气无法履行。”俄“自由媒体”24日报道称,美国能源信息署5月中旬公布的钻探业绩报告显示,美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处于不稳定状态。

作为西欧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国,挪威2021年天然气出口额比2020年翻了两番。2022年以来,欧盟天然气需求“量价齐涨”更是令挪威受益。作为非欧盟国家的挪威坐享能源市场东风引发争议。

“波兰要求挪威交出石油收入!”今日俄罗斯电视台22日报道称,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表示,随着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冲突持续不断,石油和天然气价格飙升,挪威应该分享一直以来获得的“超额”利润。波兰原计划在今年完工一条来自挪威的天然气管道,这一重大项目将有助于波兰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

【环球时报驻西班牙、德国、奥地利特派特约记者 姜波 昭东 夏雪 环球时报记者 柳玉鹏 王会聪】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