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来最严重校园大屠杀,下一代的“美国噩梦”

当地时间24日,各大美国媒体头版头条被同一件事占据,那就是美国得克萨斯州一所小学突发枪击事件,截至目前已造成至少21人死亡,其中多数人是小学生。

虽然美国许多人呼吁立即采取行动,但是,在一个人均持有1.2件武器的国度,控枪改革,始终无法触及最深处。

拿起枪的,与被瞄准的,都是美国的下一代——青少年。在多起校园枪击案的阴影中,“美式噩梦”,正在轮回。

当地时间5月24日,美国得克萨斯州乌瓦尔德市罗伯小学突发枪击案,执法人员赴事发现场调查。

近20名儿童丧生

枪手身份曝光

原本平静的上学日,被枪声击得粉碎。美国得克萨斯州乌瓦尔德市罗伯小学,突陷危难。

19名小学生和至少1名教师,死于枪口之下,永远无法再翻开课本的下一页。而闯入校园肆意杀戮的枪手,年仅18岁。

两名执法消息人士告诉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嫌疑人持有一把手枪、一把 AR-15突击步枪和大容量弹匣。

美国小学校园枪击案已致21人死亡 包括10多名儿童。来源:中新视频

据爆料,枪手在前往事发小学之前,先对自己的祖母开了枪。其祖母已被送往得州第二大城市圣安东尼奥接受医治,“目前有生命体征,仍在坚持”。

得州州长阿博特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该事件嫌疑人系当地18岁男子萨尔瓦多·拉莫斯(Salvador Ramos),已经死亡。其很可能是被警方击毙的,或系单独作案,目前未发现其有同伙。 

美国多位前总统发声

拜登下令降半旗

美国总统拜登就该枪击案发表讲话,他形容这起校园枪击事件是一场“大屠杀”,呼吁全国为受害者祈祷,并质问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反对枪支游说团体?”

他表示,必须向美国的每一位民选代表(议员)明确表示:“是时候采取行动了”。

拜登下令美国降半旗,直到当地时间5月28日日落,“以示对受害者的尊重”。得州州长阿博特也下令该州降半旗,哀悼枪击案受害者。

美国、加拿大政要纷纷谴责此次枪击事件,包括多名美国前总统。↓↓

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发表声明谴责枪击事件,呼吁国会实施两党枪支改革,称拟议的立法是“常识”和“挽救生命”。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发推哀悼称,为这起“可怕枪击事件中受到影响的每一个人感到心碎”。他说:“加拿大人与你们一起哀悼,与你们同在。”

枪案重演历史?

与多案相似

关于此次枪击案的细节,得州公共安全部发言人奥利瓦雷斯说,枪手“一进入学校就开始向儿童、老师开枪,无论谁挡他的路,他都开枪。”

枪手、嫌疑人拉莫斯在乌瓦尔德高中上学。一名女性对美媒披露,她和拉莫斯曾是同学,“我和他一起上了数学课”,“他在课堂上很安静”,但她不太熟悉他。

美媒还披露,枪击案发生数小时前,疑似拉莫斯持有的社交媒体账户曾向洛杉矶一名青少年发信息,称想与其分享一个“小秘密”,并声称“我要去了”。该青少年称几乎不认识拉莫斯,但之前在有关枪支的照片中,被他随机标记过。

发生在乌瓦尔德市罗伯小学的悲剧,成为美国近十年来最严重的校园枪击案。上一次同类事件,是2012年康涅狄格州纽顿市的桑迪胡克小学枪击事件。当时,至少27人死亡,其中20名是儿童。

而得州另一所学校圣达菲高中,2018年也曾发生大规模枪击,造成10人死亡,10人受伤。

事实上,此次罗伯小学枪击案,距纽约州布法罗市一处非洲裔社区附近13人伤亡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发生,才短短10天。

纵观几起事件,不难发现有一些共同点: 

一、枪手均为青少年,刚成年或成年不久。

乌瓦尔德市罗伯小学和布法罗市实施袭击的枪手,均为18岁,刚刚成年。得州参议员古铁雷斯指出,罗伯小学的枪手拉莫斯就是在18岁生日当天,购买两支突击步枪的。

美国规定,年满18周岁可购买长枪,年满21周岁可购买手枪。令人唏嘘的是,很可能就是这些合法购买的枪,夺走了20多人的生命。

何况,相关规定存在漏洞,比如圣达菲高中枪击事件的枪手就未成年,为17岁。而轰动全美的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枪手,也才20岁。

二、枪手均系预先谋划,准备充足。

这几起枪击事件中的枪手,在发动袭击前事先做了大量周密的筹备工作。除了购买武器、大容量弹匣等,此次罗伯小学枪手和布法罗市枪手都预先穿好了防弹衣。

布法罗市的枪手更是通过精心挑选,锁定非洲裔社区附近一间超市为袭击场所,并主要针对非裔开枪。其还戴了装有摄像头的头盔,短暂直播行凶过程。

三、枪手深受网络影响。

无论是罗伯小学、布法罗市还是圣达菲高中枪击事件的枪手,都曾在疑似所拥有的社交媒体账号上发布过反社会,与枪支暴力等有关的言论、图像等。其中一些发布内容,还被认为类似于“犯案宣言”,成为警方调查方向之一。

而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枪手的家中,也被发现有多款宣扬暴力的游戏软件。

四、枪手性格特点存在类似之处。

这些枪手虽然年纪小,破坏力却极大。但是,几起事件中,枪手家属或身边人事后往往表示,从不认为他们“熟悉的人”会做这样的事。

一些受访者给枪手打上的性格标签,多有类似。常见的有“安静”、“孤僻”、“话不多”、“独来独往”等。

这些事件跨度长达近10年,但仍存诸多共性。无论是能轻易接触和拥有枪支,还是暴力和极端思想在网络上被传播、被美化,又或者校园霸凌或暴力行为成为催化剂,究竟是什么让“花季雨季”的美国青少年,最终决意端起枪,大开杀戒?

美国何时才能明白,没有解决的问题,不会随着时间推移自动消失,它只会换个时间、换个地点再冒出来,甚至愈演愈烈。

犯案率激增

噩梦为何循环?

得州这次校园枪击案,就发生在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发布枪击事件调查报告的后一天。报告显示,从2020年到2021年,美国的“活跃枪手”案件增加了52.5%;而从2017年到2021年的四年间,增加了96.8%。

截至5月24日,美国“枪支暴力档案网站”的数据统计显示,美国今年已发生212起大规模枪击事件;约10天前的统计显示,2022年来美国已有15840人命丧枪下,13017人受伤。

在拜登看来,美国的枪支暴力问题“是一种流行病,一种国际耻辱”。当年桑迪胡克小学枪击事件发生时,拜登正担任奥巴马政府的副总统。

CNN披露,此次刚结束亚洲行,乘机返回的拜登在“空军一号”上,为发表对得州校园枪击案的演讲做准备时,提及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后,未能争取到足够议员支持,导致美国会未能通过任何有关枪支安全的法案,“才出现令人失望的后果”。

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中规定,“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予以侵犯”。正是这一条,让这个国家陷入了长久的噩梦循环。

势力强大的拥枪组织等利益集团及其背后游说团体,历来与拜登和奥巴马所在的民主党对着干。有约500万会员的全国步枪协会,一直固守“人人持枪以促进社会安全”的观念。

比如此次,得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就形容,发生在州内的这起事件是“可怕”的。

但他与一些共和党议员同时警告国会,不要对控枪立法。他称,“民主党人和媒体中许多人的直接解决办法,是试图限制守法公民的宪法权利。”

而就在3个月前,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部分遇害者家属,终于在苦打多年官司后,与枪械制造商雷明顿军火公司达成和解,获赔总计7300万美元。这笔钱,就是美国民众生命的“估价”。

枪击案发生——谴责枪击——社会大辩论——推动立法——无法通过——枪支暴力继续——枪击案发生,无论曾经还是现在,无论拜登还是其他美国总统,都未能破除这个存在已久的“怪圈”。

最终,还是心碎的美国民众承受了一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