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戴琪接连发声,两派博弈愈加激烈,谁在阻拦美取消对华加征关税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赵觉珵  杨沙沙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辛  斌】编者的话:针对美国总统拜登23日重申正考虑削减对华加征关税的表态,美国贸易代表戴琪24日回应称,美国在决定是否取消中国关税时必须具有“战略性”。《纽约时报》称,在取消对华加征关税方面,拜登政府内部辩论已公开化。近几年,加征关税一直是中美贸易的一根刺,是否取消或减免对华加征关税也是华盛顿决策者近期激烈辩论的主要话题,即便身在日本,拜登也不得不关注民间呼声。围绕削减对华加征关税,美国从上到下哪些派别在博弈?谁是支持者?谁是反对者?《环球时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戴琪为首的反对者

据彭博社24日报道,针对拜登的最新表态,正跟随拜登一同出访日本的美国贸易代表戴琪表示,在决定是否取消对华加征关税时必须“有战略性”。

此前一天,正在日本访问的美国总统拜登表示,他正在权衡削减对中国商品的关税,以扭转前总统特朗普时期的相关政策。《纽约时报》23日称,随着美国通胀率的飙升,不断有经济学家和美国商会向拜登政府发出呼吁,要求降低或取消对华加征关税。但随着中期选举的临近,拜登政府官员担心表现出“对华软弱”,因而犹豫不决。

戴琪一直是反对取消对华加征关税的代表人物——她是美国总统的首席贸易顾问,对于关税问题拥有很大发言权。据路透社报道,戴琪一直以来反对取消对华加征关税,并希望制定一个更具战略性的中国贸易策略。

路透社报道称,对中期选举至关重要的工会目前反对削减关税,这是拜登为了选票而必须考虑的问题。英国广播公司(BBC)援引美国民调机构晨间咨询公司本月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73%的调查对象表示,他们支持美国政府对中国采取贸易救济措施,以保护美国产业和美国工人。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国际商务高级顾问兼学术主席威廉·赖因施近日撰写的一篇文章还提到另一个原因——与所有谈判者一样,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不愿单方面放弃影响力。“他们的困境是,除了放弃报复性关税之外,他们不太可能从中国得到任何东西,这不足以抵消共和党人持续发起的拜登政府对华‘软弱’的攻击”。

耶伦为代表的支持者

另一方面,公开支持对华表态削减关税最为积极的当属美国财政部长、美联储前主席耶伦。本月18日,耶伦在七国集团(G7)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前对媒体表示,她正在拜登政府内部倡议取消对中国进口产品征收的一些“不是很有战略意义”,但会损害美国消费者与企业的关税。这一表态是耶伦自2021年年初就任财长以来至少第五次公开呼吁重新考虑对华关税问题。

与耶伦持同样态度的美国政府高官还包括负责国际经济事务的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达利普·辛格。辛格此前表示,美国对华加征的部分关税“缺乏战略目的”,联邦政府可降低对自行车、服装等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关税,以帮助抑制物价上涨。

耶伦与戴琪在对华关税问题上的分歧就如同两人在华盛顿的办公地点,一个在白宫西侧,一个在东侧。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国友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称,耶伦与戴琪的分歧基于两个部门不同的职责:财政部必须要考虑美国的经济问题并控制通货膨胀,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职权范围主要是美国的贸易政策,这种差异决定了两名部门领导者的政策中心是不同的。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高凌云表示,耶伦似乎在以“超越自身角色”的方式敦促她的同僚削减对华加征关税,这证明“通胀情况正在让美国感到震惊”。

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日前发布报告称,如果取消特朗普政府对中国输美产品加征的关税、以“国家安全”为名加征的钢铁关税等,可以降低美国物价指数约1.3个百分点。

这一立场也获得大量美国企业支持。据路透社报道,代表包括沃尔玛在内的数千家美国零售商的全国零售联合会,近日去信敦促拜登降低对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

中国驻美国大使秦刚近日接受美媒采访时曾提到,中美贸易战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相反让美国消费者增加了开支,自关税生效以来,已经使美国公司损失超过1.7万亿美元,每年还使美国家庭开支增加1300美元。

对中企影响多大

拜登政府开始讨论是否削减对华加征关税,不仅是为应对通胀和选举问题,也是由于4年前依据所谓“301调查”结果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的两项行动将分别于今年7月6日和8月23日结束。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本月3日宣布,该办公室将启动对相关行动的法定复审程序。

对于业界而言,最为关注的话题是如果美国开始削减对华加征关税,哪些行业将位于名单最前列。中信证券近日发表的研报分析称,缓解美国国内通胀压力是取消关税的核心驱动,与民生关系最大、替代性最弱或者不涉及与美国直接竞争的行业受益程度有望较大,包括电气、机械、汽车、航空、贱金属制品、家具等行业。

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何伟文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对美国来说,削减对华加征关税是最清楚不过的、对美国有利无害的一笔经济账,以戴琪为首的反对削减的美国人,只有政治上的理由,并没有考虑美国老百姓实际生存问题。而拜登多次表态也表明,将来美国有很大可能性会削减对华加征关税,首先做出让步的会是一些“鸡毛蒜皮”的领域,如进口中国自行车等,具体就要看美国内部各方怎么博弈了。

不过,即使决定削减对华加征关税,也不意味着美国在对华经贸问题上会改变方向。宋国友表示,戴琪不会完全丧失她的话语权,虽然她最后可能也会在拜登的要求下被迫同意削减对华加征关税,但还是会通过新的方式,保持美国在经贸问题上对中国的压力。

何伟文认为,不管美是否取消对华加征关税,对中国来说,都没有太大影响。对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绝大部分被美国进口商承担,进而分摊到消费者身上。对于中企来说,未来要继续稳住美国市场,同时努力拓展其他市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