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峰会”剑指中国意味明显,专家:警惕该机制继续扩容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邢晓婧 万恒易 刘欣】24日,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领导人峰会(以下简称“四方峰会”)在日本首相官邸召开。美国总统拜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印度总理莫迪以及澳大利亚新总理阿尔巴内塞出席,重申实现所谓的“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尽管并未直接点名中国,但分析普遍认为,“四方峰会”会后发布的联合声明中有关“倡导遵守国际法”、“在包括东海、南海的挑战”等内容针对中国的意味十分明显。

国际问题专家24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四方峰会”具有非常明显的针对中国的指向性。可以看出,美国试图强化自身主导作用,通过和盟友“抱团”,扩大其同盟体系。值得警惕的是,“四边机制”虽然是所谓的“安全机制”,实际上也涉及经济、产业、商业等方面的协调,该机制正在有意培养新成员,不会停止扩容步伐。

此次“四方峰会”是四国首脑继去年9月在华盛顿之后第二次举行面对面会晤。据日本共同社24日报道称,中国在经济、军事等方面的影响力有所增强,强化了所谓的“海洋运动”,此次“四方峰会”讨论了在这种情况下的合作措施。会议也就俄乌冲突交换意见,岸田文雄谴责了俄罗斯,并声称“同样的事不应该在印太地区发生。”拜登则声称,“必须始终维护国际秩序,保护领土、主权等目标”。

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执行院长朱锋24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称,此次“四方峰会”呈现出两个明显特点:第一,具有非常明显的针对中国的指向性;第二,试图强化美国的主导作用,通过和盟友“抱团”,扩大华盛顿的同盟体系。

“尽管四国中某些参与者之间联系紧密,但考虑到各自可能面对的新挑战,该机制目前仍处于政治表态阶段。”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吕祥24日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认为,“我们更加关注四国接下来会采取哪些实际行动,若有触碰中方红线的行为,中方必然反击。”

对于外媒污蔑中国“加强海洋活动”,吕祥则认为,在海洋问题上,特别是南海问题上,可做文章的空间已非常小。因为中国与东盟国家间已经形成共识,共同维护当前和平状态。如果域外国家试图挑事,必然遭到域内国家的反对。

此次“四方峰会”还就经济等领域的合作展开讨论。《日本经济新闻》24日称,四国讨论了确保先进技术、构筑半导体供应链等经济安全保障方面的内容,计划构建5G通信技术和生物技术的官民对话机制,宣称“将根据中国的反应加强联系”。

报道称,四国还将增加在太空领域的联动,促成和平利用太空的规则定制,强化人工卫星的监测能力,共享卫星获取的监测信息。此外,四国就力争今后5年向印太地区提供约500亿美元的援助与投资达成一致,还将支援面临债务问题的发展中国家。

朱锋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称,传统上,美国的亚太盟友基本选择在经贸上更多与中国合作,在安全上更多依靠美国。但从目前情况来看,美国正在寻求打破上述格局,试图让其亚太盟友在经济上也“依赖美国”,即推动美国的盟友在经济、科技、商业关系上从原先的“中国导向”回到“美国导向”。他认为,华盛顿的最终目的是让这些所谓盟友在中美之间彻底“选边站”,以此对中国构成中长期的经济压力。

那么,哪些议题可能成为四国接下来遏制中国的抓手?朱锋在回答《环球时报》记者提问时表示,美国有可能抱团结伙,不断扩大遏制中国的名目和规模,特别是在台湾问题上逼迫更多国家跟随美国一起表态。此外,美日印澳四国也在有意培养新成员,预料不会停止扩容步伐,这一点值得中国警惕。

拜登此次“亚洲行”中针对中国的议程非常密集,这是否会给亚太局势带来新影响?朱锋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首先,美国对华战略的中长期目标并非只有台湾问题,还涉及到中国在亚太地区和全球的产业链、供应链的地位,美国试图拉开中美之间的差距。其次,美国试图在地缘政治上进一步孤立中国,让美国拥有所谓的“压倒性优势”。他提醒称,中方需要对整个局势有综合的战略性分析,客观思考并作出研判。和美国的战略竞争和斗争是长期化的,争取一些有影响力的关键第三方很重要。

24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四方峰会”所谓联合声明的相关提问时称,中方向来积极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和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

汪文斌同时表示,中国作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重要涉海公约的缔约国,一贯积极履行自身有关国际法义务。他强调说,“我们请有关国家不要戴有色眼镜,进行毫无根据的指责。搞‘小圈子’,挑动阵营对立,才真正威胁构建和平稳定合作的海洋秩序。”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