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西方企业退出俄罗斯,为道德还是利益

香港亚洲时报在线5月19日文章,原题:屈服于压力,企业离开俄罗斯是徒劳的  上周,麦当劳宣布退出俄罗斯,成为停止在俄业务的近1000家西方企业之一。在当前状况下,许多企业与俄罗斯断绝关系,以应对来自政府、投资者、消费者、竞争者和公众等方面的压力。一些企业蒙受了巨额经济损失。笔者对西方企业的这种做法提出质疑,因为其遵循的道德判断未必站得住脚。这些企业通过退出俄罗斯市场创造的明显“社会利益”绝对谈不上明确,应该用批判性的眼光来审视它。

那些提供直接用于战争的商品与服务的企业,包括为战争提供资金的金融服务企业,确实负有直接责任。然而,生产或消费一件优衣库毛衣,一份麦当劳开心乐园餐或一辆雷诺克里奥汽车,对俄乌冲突本身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在哪些战争和暴行受到广泛谴责,哪些没有受到谴责的问题上,存在明显的双重标准。就在此时,世界各地仍有20场正在进行的战争。其中哪些符合企业予以抵制的条件?

企业是否参与抵制的最终问题与引发战争的道德因素有关。谁是坏人?谁应该遭受制裁惩罚?一方面,(西方的)主流共识似乎认为俄罗斯正积极尝试重建“苏联帝国”,无视乌克兰的领土完整。另一方面,许多观点质疑这种“共识”:俄是为防止乌加入北约才发动特别军事行动。日前,美国和澳大利亚威胁所罗门群岛,声称只要该国允许中国在当地建立军事存在,美澳将采取军事行动。既然美国能将距离自己边界1.2万公里的事情视为威胁,我们又怎能期待俄罗斯同意北约在其家门口存在?

通过对俄实施制裁,企业在这场战争中站在道德高地上:俄是“坏人”,应该受到惩罚。但笔者认为这说法更加模棱两可,这种立场的道德基础至少是可疑的,任何此种企业责任带来的社会利益也同样值得怀疑。

声称恪守与退出俄罗斯市场有关的社会责任和道德价值观只不过是一种伪善。归根结底,企业之所以做这些事情,是因为他们屈服于来自投资者、员工和消费者的压力,为的是继续保持盈利。正如维韦克·拉马萨米(《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和多家企业的创始人——编者注)等人认为的那样,“觉醒”企业这么做是因为他们深知,身着一层道德外衣有利于盈利。至于退出俄市场能否产生任何实际社会利益,比如加快结束冲突等,这些基本上不在其考虑范围之内。(作者德克·马腾,王会聪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