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年受歧视成为从政动力,亚裔外长黄英贤创下澳大利亚政坛多项先例

【环球时报驻新西兰特约记者 王淼  刘皓然】澳大利亚工党党魁阿尔巴内塞胜选总理后,几乎是马不停蹄地赶赴日本东京参加“四方安全对话”峰会,并专门指派新任外长黄英贤陪同。作为阿尔巴内塞的“左膀右臂”,现年53岁的黄英贤是澳大利亚知名的亚裔政治人物,创下该国政坛多项先例。

父亲是马来西亚客家人

黄英贤1968年出生在马来西亚沙巴州,父亲黄锐诚是马来西亚客家人,知名建筑商,母亲是欧洲裔澳大利亚人。不过,父母的婚姻早早破裂,黄英贤在8岁那年和弟弟随母亲回到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市定居。据阿德莱德《广告人报》报道,她在马来西亚就读的是国际学校,同学来自不同国家;而在阿德莱德,她与弟弟是首批迁入当地的亚裔人士,因此长期被当地人视作异类,感受到了巨大的文化冲击。

当时的澳大利亚社会种族歧视风气盛行。据说,黄英贤家的房子经常被人涂鸦,她在上下学途中甚至会被人辱骂、丢石头。或许是出于对女儿的保护,黄英贤的母亲曾告诫她,在澳大利亚就算遇到危险也“绝对不要说中文”。糟糕的生活环境曾让她对自己的肤色和血统感到厌恶,有时她也会刻意“纠正”身边的同学,要称呼她的英文名“佩妮·黄”,而不是她的中文名。

为了证明自己比取笑她的人更强,黄英贤专注于学业,忽略外界杂音,也不再指望能与身边的人交朋友。在家人的鼓励与支持下,黄英贤本科顺利考入阿德莱德大学医科专业,不过后因“晕血”而跨专业去读了法律,之后又取得了南澳大学法律硕士学位。1988年,黄英贤加入澳大利亚工党,步入政坛。

《澳大利亚人报》称,黄英贤走上政治道路与早年受歧视的经历密不可分,她所经历的种族歧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成了她前进的动力。

二十年从政路

1993年,黄英贤加入南澳大利亚洲一家律师协会,并担任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及澳大利亚制造业工会法律顾问,旨在改善工人的薪资待遇和生活条件。20世纪90年代,新南威尔士州的伐木问题曾引发激烈争议,而黄英贤刚好熟悉林业政策,这段工作经历也为她今后在陆克文政府任职积累了丰富经验。

2001年,黄英贤代表工党被选为参议员,并于2007年和2013年两度连任。2007年陆克文出任总理后,委任黄英贤为气候变化与水资源部部长;2010年,她又在吉拉德政府出任财政部长,系该国首位亚裔财政部长。2013年,工党在联邦选举中落败,但黄英贤被任命为参议院反对党领袖,是该国历史上首位担任这一职务的女性。2016年,她还兼任澳大利亚影子外交部长一职。如今,随着阿尔巴内塞当选,黄英贤正式就任澳外交部长。

不过,黄英贤的华裔血统在她处理对华关系问题上具有复杂性。莫里森执政时,黄英贤时常在外交政策领域与之针锋相对。雅虎新闻网称,她对莫里森政府的对华立场持批评态度,尤其不满后者在大选期间通过挑衅中国来赚取政治利益的选举策略,并警告称“以战争挑衅一个超级强国是国家历史上最危险的选举方略”。同时,黄英贤也在一些涉华敏感问题上与工党持相同态度。比如在选举期间,她多次抨击自由党政府未能妥善处理好中所安全协议,并称其为“二战后澳洲最严重的外交失误”。

她的伴侣生了两个女儿

2002年入选参议院后,黄英贤便宣布了自己的同性恋身份,还曾被澳大利亚某杂志评为“全澳最励志的25名女同性恋者”之一。不过她表示,自己公开“出柜”是为了促进社会对同性婚姻的认可,并非想成为八卦杂志追捧的对象和话题。

黄英贤的伴侣名叫苏菲·阿洛维奇,现年42岁,拥有法律和文学学位,目前在澳政府部门任职,工作领域涉及儿童早期健康。据了解,阿洛维奇是一名双性恋人士,她与黄英贤秘密结婚,从未对外透露过二人的“结婚纪念日”。通过试管婴儿辅助手段,阿洛维奇于2011年和2015年先后生下两个女儿。

与坚强果敢的姐姐不同,黄英贤的亲弟弟托比·黄于2001年在自己的公寓中自尽,离世时年仅30岁。对于他的死因,媒体说法不一:有消息称他是因种族和肤色遭到太多霸凌而产生心理问题,也有人称他是因为自己的性取向而承受了巨大舆论压力。据了解,托比生前患有严重的睡眠障碍,这也可能是导致其自杀的原因之一。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