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成员国警告北约:我们比土耳其还早反对!

两国“入约”相当于“激怒俄罗斯”

是一种“危险套路”

北约正处于通往第六轮扩张的路上,当地时间18日,芬兰和瑞典大使将两国加入该组织的申请信,递交到了布鲁塞尔北约总部。

然而,关键时刻,土耳其站出来反对两国加入北约,成为一道“拦路虎” 。未曾想,美国和北约还没摆平土耳其,又面临一道“路障”,克罗地亚

这就导致美国一心想要促成的“闪电加盟”,可能变得不如预想中那么快。为此,美国和北约可能不得不耐着性子摆平这些问题,又可能为局势增添怎样的变数?

当地时间5月18日,瑞典国防大臣胡尔特奎斯特(左)到访五角大楼,与美防长奥斯汀(右)举行会晤。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克罗地亚:

实际上的第一个反对者

“就像春天的雨一样突如其来,没有人预料到”,5月3日,在被问及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可能性的问题时,克罗地亚总统米拉诺维奇指出,如果从总统级别来说,他本人将在6月参与马德里北约峰会时,表态否决两国“入约”。

5月18日,米拉诺维奇在新闻发布会上再度强调,他打算指示克罗地亚常驻北约代表诺比洛,阻止两国“入约”。

而谈及土耳其反对芬、瑞加盟北约,米拉诺维奇认为,土耳其是在“展示如何为国家利益而战”。“在得到想要的东西之前,土耳其肯定不会让步”。

实际上,米拉诺维奇早在4月底,就先于土耳其警告了北约,并提出诸多理由。

一、两国“入约”,相当于“激怒俄罗斯” ,是一种“危险的套路”。

这说明,对于克罗地亚这样的小国来说,并不希望过分惹恼俄罗斯,造成欧洲地缘对立的加剧。

二、相比急着“入约”,欧洲国家应先解决“内部矛盾” ,比如巴尔干地区诸多问题:

出于对波斯尼亚克罗地亚人的利益,应更改波黑选举立法

自行宣布独立的科索沃不被承认

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未并入申根区

阿尔巴尼亚和北马其顿共和国加入欧盟的谈判推迟

作为克罗地亚前总理,米拉诺维奇2020年击败保守派领导人,登上总统宝座。他主张建立一个“正常的克罗地亚”,在欧洲诸国中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和利益。

其“吐槽”的,是任总理时期就存在的西巴尔干国家入盟等“老大难”问题。克罗地亚、阿尔巴尼亚、北马其顿都是好不容易才加入北约,也是北约这几轮扩张收割的“战果”。要知道,加入北约需要达到一定的政治、经济、军事标准,不仅受益于该组织,也得出力做贡献。

资料图:2019年12月,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军人参加阅兵式。

都是“盖章认证”的北约成员国,欧洲内部怎么还区别对待? “前辈”罗马尼亚、保加利亚2007年就加入欧盟,至今还不是申根区成员,更别说晚两年才加入的克罗地亚。想当年,反对罗、保加入申根区的国家中,就包括芬兰。

此外,阿尔巴尼亚、北马其顿加入欧盟进程十分艰难,谈判迟迟未动。 么一碰到芬兰、瑞典,“入约”就能“八百里加急”搞特殊? 这难道不是把我们当“二等公民”看待?

至于波黑,该国最大克罗地亚族政党已要求修改选举法例,提高克族政治参与度,否则就要建立克族专属区,可能相当于闹“半独立”。总之,米拉诺维奇指出,“我们是在要求芬兰和瑞典告诉美国人,让美国人解决这些问题。”

土耳其:

如何才能“亮绿灯”?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土耳其《沙巴日报》、彭博社等披露,同样强硬反对芬、瑞“入约”的土耳其开出大概10项条件,要求两国以及美国等北约成员国一一解决问题。

据不完全统计,这些条件可能包括:

公开谴责库尔德工人党及其附属组织,承认其为“恐怖组织”

停止对库尔德武装财政支持、避免与其领导层接触

停止接收安卡拉认定为恐怖主义组织机构的成员,同意33名“恐怖分子”引渡要求

停止流亡美国的“居伦运动”组织的活动

解决土耳其与希腊关于塞浦路斯的争端

解除对土耳其的武器禁运

解除对土拥有俄制S-400防空系统的制裁

将土耳其重新纳入F-35先进飞机计划

土从美购买数十架F-16战机,为现有机队升级套件

综观这些要求,都与土耳其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可以说哪一项都非同小可。然而,卡塔尔半岛电视台认为,安卡拉与西方伙伴过去几年的关系恶化,已使土与俄走得更近。如安全需求未得到回应,土耳其重塑与西方关系的热情,就会削弱。

这种说法得到了一些证据支持,比如:

其一,西方明里暗里支持土反对派。

资料图:土耳其军方车辆遭库尔德工人党袭击,着火烧毁。

虽然美国和欧盟都宣布将库尔德工人党视为恐怖组织,瑞典却被指持续对其提供财政和武器支持,拒绝引渡该组织成员。正如埃尔多安所说,“不会同意对土实施制裁的国家加入北约”,因为2019年土军越境进入叙利亚打击库尔德武装,瑞典曾参与对土制裁。

此外,“居伦运动”被指2016年发起未遂政变,威胁土总统埃尔多安本人的安全。该组织首领居伦至今流亡美国,但美国拒绝了土方对其的引渡要求。

2021年10月,美国等10国大使曾联合呼吁土当局释放被控参与未遂政变的一名商人卡瓦拉,这10个西方国家中,就有芬兰和瑞典。对此,土外交部谴责他们干涉土司法系统,宣布这些大使为“不受欢迎的人”。

其二,西方曾想将土耳其“踢出群”。

资料图:俄S-400防空导弹系统亮相。

几年前,从俄购买S-400防空系统后,土耳其就遭到了西方制裁,美国不仅将土踢出F-35先进飞机计划,甚至一度要求土当局将S-400系统直接转给乌克兰。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评论员分析,当时,“多国已有想法将土耳其踢出北约”。不过,为什么不干脆就这么干呢?

评论一针见血地指出,因为“很少人愿意冒险失去北约体系内规模仅次于美国的常规军队,特别是这支军队还控制着具有战略意义的博斯普鲁斯海峡,且能够进入黑海。”

其三,双方各类矛盾错综交织。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比如拜登政府就可能曾让访美的埃尔多安吃了“闭门羹”。而且,2021年,拜登政府罕见翻起了“百年旧账”,认定一战期间奥斯曼土耳其政府对亚美尼亚人实施“种族灭绝”,令土耳其怒气值飙升。

除了美国,土耳其与希腊也龃龉不断,近期,土就退出将在希腊举办的北约“老虎会”年度空军演习。

1952年就加入北约的土耳其,虽然身为“资深玩家”,却至今未加入欧盟,坐了多年的“候选人冷板凳”。总之,如今,埃尔多安政权正与西方渐行渐远。

5月18日,埃尔多安呼吁北约盟国尊重和支持土耳其对安全的担忧,称这是“对北约盟友的唯一期望”。不过,他认为,现在对方“缺乏这种态度”。

美国和北约:

欢呼胜利还是解决问题?

依据规程,只有北约所有30个成员国“一致同意”,发布接受议定书并正式邀请,才能开启新国家加入的过程。而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土耳其已阻止对芬兰、瑞典的申请启动审议。加上克罗地亚,这将让人怀疑,北约是否有能力在一到两周内协商好第一阶段申请。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

对于反对的声音,美国和北约该怎么摆平?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网上发文指出,“土耳其是宝贵盟友”,“任何安全方面的担忧都应予以考虑”。但这种“安抚”还没落到实处前,很快就被收到两国“入约”申请的“历史性时刻”冲淡了。

此外,瑞典外交大臣林德出来“灭火”称,与土耳其一样,瑞典也认为,库尔德工人党是一个“恐怖组织”。但这一表态不仅被瑞典反对党批评是对埃尔多安的“屈服”,将使瑞政府“失去一些分量”,也没能让土耳其就此买账。

美国多次淡化土耳其的阻力,但没给出具体解决方案。 美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日前说,美国认为,土耳其的担忧“最终将得以消除”,美、芬、瑞在直接与土对话以促成共识。不过,按埃尔多安之前的说法,西方国家目前这个程度的努力,只能约等于“别费劲了”。

美国总统拜登。

另一方面,美国总统拜登当地时间18日表达了对芬、瑞申请加入“历史上最强大防御联盟”的赞许,称“迫不及待地期待”两国加入。

拜登在书面声明中指出,两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国家是“美国长期可靠的伙伴国”,加入北约后,除了“积极演习并保持在波罗的海的强大存在”,还将“使跨太平洋联盟受益”。

这份声明,怎么看?或许可以提出几个关键词:

“史上最强大”

“迫不及待”

“积极演习”

“波罗的海”

“跨太平洋联盟”……

各方面结合起来看,似乎可以发现,美国对北约又一次即将扩张的欢呼,压倒了对内部隐患与矛盾的重视。 急着将各国拉上“战车”,美国的战略意图,也进一步浮出水面。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