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对北约预备国祭出三招,土耳其撂狠话不寻常!

中新网5月18日电 (记者 孟湘君)近日传出一则大新闻,国际承认的七个永久中立国中的两个——瑞典和芬兰双双打破历史传统,正式决定申请加入北约。

这意味着北约朝第六轮扩张迈出标志性一步,将进一步加强对俄战略包围和威慑。这也预示着,欧洲安全架构正发生数十年来最重大的变化。

对于两国申请加入北约,克里姆林宫表达了担忧和警告。而看上去比俄总统普京表态更为强硬的,是另一个国家,土耳其。

【芬兰瑞典决定了】

5月15日,芬兰政府在声明中表示,在与议会磋商后,该国将向布鲁塞尔总部递交加入北约组织的申请。芬总统尼尼斯托和总理马林指出,这一决定具有历史意义,“民主的力量已在这个问题上得到体现”。

芬兰外长哈维斯认为,俄乌冲突“表明我们在欧洲所依赖的安全架构,比如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没有发挥作用,无法阻止战争。”

同日,瑞典执政党社会民主党也声明,瑞典正式决定申请加入北约。瑞典首相安德松认为,此举“将对国家和人民的安全产生积极影响”。安德松此前表示,“奉行不结盟立场一直以来对我们有利,但现在的结论是,接下来这立场对我们不利。”

芬、瑞两国长期奉行“军事不结盟”原则,为免激起俄强烈反弹,一向对加入北约敬而远之。

但俄乌冲突开始后,它们站到基辅一边,支持的动作包括:

-宣布对俄飞机关闭领空

-打破不向交战国出口武器或装备禁忌,对乌军供武

-制裁莫斯科,冻结普京和俄部长在两国资产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分析,多年来,芬兰和瑞典实现了欧洲集体未能实现的目标,对俄天然气等能源的依赖程度仅为6%和2%,但这可能“不足以阻止誓言将在必要时使用核武器的俄罗斯”。

如今,两国申请“入约”,无疑是对俄的打击,并可能引发示范效应。而北约、美国高官认为,陷入与乌对峙的俄罗斯,一段时间内“难以部署足够的边境威慑力量”。如果莫斯科最终输了,会成为周边国家“利用莫斯科的创伤与西方站在一起的宝贵机会”。

【普京表态,俄祭出三招】

14日,由芬兰发起,芬总统尼尼斯托与普京就该国申请“入约”事宜通电话。芬总统办公室声明说,两位领导人的谈话“直接和坦率”,在没有加剧局势的情况下进行。双方认为,避免紧张局势是重要的。

对此,普京在与尼尼斯托通话中及在集安组织领导人峰会等场合,表达了态度:

一、俄与芬兰、瑞典间并不存在问题,芬兰的安全未受威胁;

二、两国加入北约,不会给俄带来事关生存的威胁;

三、芬兰放弃传统的军事中立,将是一个错误;

四、芬兰外交政策变化,可能对多年来睦邻合作的俄芬关系产生负面影响;

五、北约如将军事设施部署到两国领土,俄方将做出回应。

普京指出,必须密切关注美国领导的北约扩大其全球影响力的计划。俄将做出何种回应,取决于“对威胁的评估”。

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一方面,克里姆林宫对芬兰和瑞典“入约”决定感到担忧,“从应该绝对无条件确保我国安全的角度”,将仔细观察和深入分析确保俄安全前景的局势。而另一方面,俄与芬兰还是瑞典,都没有领土争端。

在两国即将投入北约“怀抱”之际,俄罗斯祭出三招应对:

一、断电。

当地时间13日,向芬兰供电的俄罗斯公司“RAO Nordic”宣布,因为芬兰延迟付款,自当日午夜起停止供电。迄今为止,芬兰从俄进口了近10%电力。

不过,芬兰电网运营商表示,主要归功于瑞典的供应,芬兰的电力供应稳定,可“毫无困难”地承受俄切断供电所留下的空白。

二、赶人。

当地时间17日,由于芬兰驱逐2名俄驻芬大使馆外交人员,俄外交部表达了抗议。

俄方同时采取对等反制,以牙还牙,将2名芬驻俄大使馆的外交人员列为“不受欢迎的人”,并予以驱逐。

三、退群。

自西方对俄实施大规模制裁和孤立以来,俄罗斯退出的群也不是一个两个了。17日,俄外交部宣布该国退出波罗的海国家理事会,并认为西方国家垄断了该理事会,在制定危害俄利益的计划。

但俄称将继续与“负责任伙伴”合作,这一退出,对俄在地区的存在“不构成影响”。

【土耳其:不同意,别费心了】

与此同时,曾积极组织俄乌谈判的土耳其,也闹情绪了。

几天前,土总统埃尔多安表示,对此事不持积极态度。5月16日,埃尔多安再次确认,对芬兰、瑞典申请“入约”一事,身为北约成员国的土耳其不会说“同意”。

他批评瑞典和芬兰没有明确、开放的反恐怖组织态度,更炮轰瑞典是恐怖组织“孵化场”,认为瑞典国会中就有“恐怖分子”。埃尔多安指出,如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北约将成为“恐怖组织代表集散地”。

而对于瑞典和芬兰高级代表计划前往土耳其会谈此事,埃尔多安说:“他们是来说服我们的吗?抱歉,他们别费心了。”

埃尔多安所指的是被土耳其、欧盟和美国视为恐怖组织,长期与土政府作对的“库尔德工人党”。土耳其此前批评瑞典等拒绝遣返“库尔德工人党”33名成员,甚至给该组织提供武器,并限制土国防设备出口。

此外,斯德哥尔摩还被指支持总部设在美国的“居伦运动”(“葛兰运动”)。当地时间2016年7月15日,土耳其发生了一次影响巨大的未遂政变,叛变军人控制土当局多名高级将领,事件造成260多人死亡,近1500人受伤,以当局挫败政变告终。

埃尔多安当时在该国爱琴海旅游城市马尔马里斯度假,在袭击者试图炸弹袭击其下榻酒店前离开,逃过一劫。

埃尔多安政权认为,商业帝国领导者、掌握土国最有影响力宗教团体的人士费图拉·居伦,是此次政变的幕后策划者。流亡美国的居伦否认策划政变,土方要求美国引渡居伦,美方至今未同意。

15日,土外长恰武什奥卢参加北约外长非正式会议期间,赞扬了芬兰的调解态度,认为芬兰非常尊重安卡拉关切的问题。但他同时批评瑞典外长“继续发表挑衅言论”,“不具建设性”。

土耳其《沙巴日报》也指出,该国对瑞典比对芬兰政策更不满。因为当瑞典舆论在讨论加入北约的要求时,有人回答尽管存在北约宪章第5条规定,但瑞典不是必须保卫土耳其。

【白宫:有信心达共识】

简言之,土耳其想借此机会对芬兰、瑞典“要价”,解决两个问题:

一、要求两国结束对土反政府组织的支持;

二、取消两国对土耳其出口的禁令。

亲近安卡拉政府的 SITA 研究中心外交政策部门负责人扬·阿贡博士证实,如果两国“切断对恐怖主义的支持”,并以书面形式向土耳其保证,安卡拉将“开绿灯”。

土耳其战略专家布哈努丁·杜兰认为,“作为北约 30 个成员国中最重要的成员之一,土耳其很自然地要求与其安全利益相冲突的国家改变其现行政策”。

事实上,土耳其军队是北约中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力量,该国一直支持北约扩张,其发言难以忽略。北约规定,一个新国家申请加入时,所有成员国须一致同意其加入,否则无法实现。因此,土耳其对芬兰、瑞典加入申请持保留意见,具有重要意义。

美国和北约则张开双臂欢迎芬兰和瑞典,甚至简化了接纳新成员的正常流程,以期实现北约史上最快的一轮扩张。

当地时间16日,白宫发言人让-皮埃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美国已了解到土耳其相关表态。美国务卿布林肯认为,两国决定申请,美国就“有信心就其入盟程序达成共识”。

看来,如何达成利益交换,说服土耳其,接下来就看美国和北约的安排了。(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