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何选择现在去创业”

新加坡《海峡时报》4月11日文章,原题:老板,我要去创业了。再见!  亲爱的职业导师,我受不了老板。我讨厌同事。一想到要回办公室,我就发怵。我想我应该成为一名企业家。你怎么看?

我与狗合得来,我早上的口气闻起来就像我的那只杂种狗。我可以做陪伴犬生意,孤独的人比比皆是,可以让狗给人做伴,没有人想到这一点。我连公司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孤独呼唤汪汪”。

为什么是现在?

新冠肺炎疫情给了人们足够的时间来讨厌工作,梦想和发现数字化机会……美国人口普查局说,在美国,去年有540万份新的创业申请。在新加坡,同一时期有65438家新企业注册,比2019年多6%。

我是做了研究的。区域性金融科技初创企业Crowdo的创始人利奥·岛田(音)先生告诉我,“决定创业,不是像经常吹的那样,好像是心血来潮或灵感乍现”,“而是要与妻子进行开诚布公的艰难谈话,没有她的支持,我不可能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还要了解创业对家庭财务的影响。当时,我有一个两岁的儿子,第二个孩子也快出生了”。

和岛田先生一样,我不是一时兴起,我想甩掉目前的工作。但比他更方便的是,我没有妻子和孩子的拖累,只需问问家里的狗就行了。

我还请教了拉尔森·王(音)先生。他24岁与人一起创立了创意机构“视觉工作室”。他警告我,“每天要工作18小时,每周工作7天”,通常“如果工作得不够努力,或者时间不够长,(他和伙伴们)就会感到内疚”。他还说:“我的公司管理名人活动,包括与女子职业高尔夫协会(LPGA)球员、周杰伦和Lady Gaga有关的活动。搞过这些活动后,我了解到做自己的老板一点儿也不好玩。客户总是希望有人包揽一切。为香港大明星拎购物袋、替奥斯卡奖得主跑腿买咖啡,我都做过。”

我永远不会感到内疚,更不用说因为少干活了。我的岁数是王先生创业时的两倍,我可能会加倍地扮演好负责人的角色。此外,为张曼玉提购物袋或者给阿尔·帕西诺买咖啡能有多难?

疫情对企业家的打击很大。王先生说,他不得不“削减工资、停发津贴并出售(公司的)卡车以维持生计”。对岛田先生来说,疫情一下子使他迷失方向,令他担心团队的福祉和公司的未来。

王先生还是一名心理健康倡导者。他说:“以前,我们在员工入职五周年纪念日会送他们一块劳力士手表,这象征着把他们给公司的时间还给他们。但是,如果他们的心理健康受到影响,我们能给予什么回报呢?”这些创业者提醒我,创业是有压力的,也是孤独的。有一圈亲朋好友的支持相当重要。

有狗在身边,我已经准备好了。如果失败了呢?我想我可以回去求老板收留,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狗身上。(作者克里斯特·毛(音),陈俊安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