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国际游客仍然不见踪影,日本的滑雪胜地努力活着

《日本时报》1月24日文章,原题:国际游客仍然不见踪影,日本的滑雪胜地努力活着  随便问一个滑雪爱好者必去的冬季目的地有哪些,日本总会毫无例外地出现。日本70%以上的地区被山川覆盖,降雪量也位居世界前列。所以,滑雪既是日本文化的组成部分,也是吸引冬季运动爱好者的磁石。然而,该国对冰雪运动的爱并非一帆风顺,滑雪度假村现在也面临一些长期威胁,比如对冰雪运动兴趣的下降以及气候变化,新冠肺炎疫情更令形势雪上加霜。

曾经的1800万滑雪爱好者

丸山俊郎(音)在长野县白马村出生和长大,现在经营着祖父85年前开设的白马温泉旅馆。他说:“随着经济泡沫时代的到来,再加上1998年的长野冬奥会,我亲身经历了滑雪运动的蓬勃发展。”当年,创纪录的1800万名滑雪爱好者光顾日本700多座滑雪场。

但当经济泡沫破裂时,许多度假村的商业模式也随之崩溃。到2016年,日本全国只剩下约600万活跃的滑雪爱好者,滑雪度假村减少到500家左右,且许多基础设施老旧,运营成本高昂,债务不断攀升。

白马村旅游委员会主任福岛次郎(音)说:“我们意识到,日本经济没有反弹的迹象,所以决定向国外推广白马。”2013年至2018年,日本入境滑雪者的数量从约30万增加到超过88万。

这些冬季运动爱好者为日本带来的资金帮助支撑了当地经济。丸山说:“2010年冬季,外国游客占到10%。到2018年,上升到80%。日本游客通常只在周末或节假日预订,而国际游客往往停留时间较长,这对生意有很大好处。”

疫情吹来破产风

然而,2020年春季日本为应对疫情暴发而实行边境限制后,滑雪旺季未能到来。福岛说:“2020年到2021年的冬季,来到白马村的游客还不到疫情前的一半。”

2022年日本开年大雪,加上去年10月1日全国紧急状态解除后国内旅游业回升,人们对2021年-2022年的旅游季变得乐观。但对许多度假区来说,情况仍然严峻。最近奥密克戎病例激增,更是对旅游季剩下时间的威胁。

疫情期间,有几座滑雪场干不下去了。受最近的暖冬和疫情影响,岛根县的瑞穗高原滑雪场和乌托邦山地滑雪场都进入破产托管程序,北海道夕张的一家滑雪度假村早在2021年1月就申请了破产。

白马村的英语滑雪学校“长青户外中心”同样受到游客下降的影响。“旅行禁令前,我们95%的客户是外国人。”创始人戴夫·恩莱特说,“我们的全职冬季员工数量从2019年的250人下降到2021年的25人,收入也只有原来的10%。”

夏季顾客比冬季多

疫情暴露了滑雪度假区过度依赖冬季的风险。无论是幸运还是先见之明,受影响最小的往往是业务最多样化的企业。

曾代表日本参加过两届冬奥会、现在是野泽温泉滑雪场总裁的片桐干雄说:“入境旅游的潜力巨大,但如果过于依赖它,就会有风险。8年来,我们一直在开拓国内顾客群,同时发展国际旅游。因此,与那些更注重国际游客的度假区相比,野泽的损失较小。”

北海道的东川町提供了另一个例子,说明如何创造一个更具韧性的旅游模式。东川町旅游协会常务理事加奈子·威尔考克(音)说:“东川町并不完全依赖冬季运动,因此与其他依靠外国滑雪者的旅游目的地相比,疫情对我们的影响较小。”同样,在附近的富良野市,夏季是当地的主要创收季节,加上庞大而繁荣农业的助力,应对冬季国际游客减少更为从容。

其他度假村也在努力调整商业模式。为应对疫情影响,白马村旅游委员会和众多商家正在鼓励在当地山谷独立经营的滑雪场进行合作,形成一个覆盖四季的统一山地度假村,以此将业务分散到整个山谷,而不是集中在个别度假村。此外,当地努力发展非冬季活动,如山地自行车、徒步旅行和桨板冲浪,并通过增加无线网接入和创建免费的联合办公空间,使该山谷成为理想的工作目的地。这种做法成功改变了白马岩岳山庄,那里夏季的顾客比冬季还多。(作者弗朗西斯科·巴塞蒂、奥斯卡·博伊德,陈俊安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