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时深度】听斯里兰卡人驳“中国债务陷阱”怪论

【环球时报驻斯里兰卡特约记者  王一同  环球时报记者  黄兰岚】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南亚岛国斯里兰卡的旅游业外汇收入骤减,国家发展正面临严重挑战。日前,在斯方提出希望中国助其度过日益恶化的金融危机后,一些西方媒体和印度媒体就将斯里兰卡债务问题与中国在当地的投资相关联,恶意炒作斯陷入“中国债务陷阱”。对有关“斯里兰卡因中国负债”的不实言论,中方已做出驳斥。斯方也高度肯定斯中友好合作,多次明确否认斯里兰卡陷入所谓的“中国债务陷阱”。事实表明,在外债总额方面,中国位于国际金融市场、亚洲开发银行和日本之后,仅是斯里兰卡第四大债权人。《环球时报》记者近日采访两国学者,都驳斥了有关债务陷阱的说法。斯里兰卡学者称赞说,“中国是一个具有一贯的经济政策、良好的贸易口碑和双赢态度的好朋友。”

“西方媒体无视中国投资的贡献”

“中国一直在协助发展斯里兰卡的基础设施,斯没有陷入‘债务陷阱’。”2020年10月,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雅在会见来访的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时这样说。他还强调:“在汉班托塔建设港口是斯里兰卡的想法,而不是中国的想法。”斯里兰卡领导人的表态代表了民众的心声。斯里兰卡国家教育委员会顾问海蒂格教授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提供的贷款都是根据斯政府的需求,用于改善我们的基础设施,这些贷款给我们的经济民生带来极大改变,并不存在所谓的‘债务陷阱’。而且中国贷款只约占斯全部债务的10%,有些媒体显然选择性无视这一点。”

1月17日,斯里兰卡《每日新闻》一篇题为“斯里兰卡、孟加拉国和尼泊尔的发展需要中国”的文章称,“南亚国家在发展进程中需要中国,因为中国就是‘发展’的代名词。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给几乎所有的南亚国家带来好处。”文章在驳斥所谓的“债务陷阱论”时写道:“就斯里兰卡而言,我们是中国项目的受益者,许多人在这方面只会炒作‘中国债务陷阱’,却没有人提中国为斯里兰卡海港、机场、国道和配电中心的投资给我们带来的发展。”

的确,西方媒体常常污蔑称斯里兰卡陷入中国的“债务陷阱”,却选择性地无视中国仅是斯里兰卡第四大债权人这一事实。尽管斯里兰卡来自中国的贷款比重从2008年的2%逐渐升至近几年的约10%,但中国的整体比重并不高。澳大利亚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去年8月的一篇文章给出的数据是:“尽管有很多评论,斯里兰卡并没有陷入中国的债务陷阱。斯外债存量的大部分来自国际资本市场(47%),其次是亚洲开发银行等多边开发银行(22%)和日本(10%)。” 文章认为,斯里兰卡债务水平在疫情期间有所上升,反映出该国经常性的财政赤字、货币贬值,以及与“猛虎”组织近30年内战造成的国家经济增长乏力等后遗症。斯里兰卡疫情期间国内生产总值收缩,对其偿债能力的日益担忧导致国际信用评级机构下调对该国的评级和外国资本外流。

“今日俄罗斯”网近日题为“英国意外关注斯里兰卡,无非是想削弱中国”的文章称,英国广播公司(BBC)渲染“科伦坡港口城是新迪拜还是中国的飞地”,其报道不仅歪曲接受采访的西方学者的话,还刻意制造“债务陷阱”之说,暗示北京在搞地缘政治行动。俄媒文章还说,BBC蓄意破坏中斯关系,但斯里兰卡人不会再被曾殖民统治过他们的英国人所愚弄。

海蒂格称,“西方媒体会炒作 ‘中国债务陷阱’乍一听似乎有点道理,但实际上是故意隐藏了基础建设完善所带来的经济发展、就业岗位、招商引资等巨大的经济价值。”

“在汉班托塔港投资更有安全感”

位于斯里兰卡南端的汉班托塔港可以说是西方媒体鼓吹中国“债务陷阱”的必谈项目。《环球时报》记者日前赴中斯合营的汉班托塔港采访时看到,数艘船舶正在码头上进行装卸、维修等作业,几千辆等待转运的汽车整齐地停放在码头堆场,对岸散杂货码头上几十辆货车正排队等待从货轮上转运货物。在港口业务领域,汉班托塔已成为南亚地区重要的综合性港口,2021年散杂货作业量突破100万吨,滚装汽车作业超过50万辆,全年港口综合货物吞吐量实现200万吨。一直以来,在“国际化管理,本土化运营”的理念下,该项目团队的本地化程度高达98%,为当地社会创造大量就业机会。

去年12月14日,斯里兰卡总理、外长等内阁成员视察中斯合营的汉班托塔港。斯外长佩里斯表示,斯方欣喜地看到港口滚装业大幅提升,逐渐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中转港口。他期待汉班托塔继续大力推动招商引资,带动斯南部经济转型。

汉班托塔港国际化园区建设已初具规模。《环球时报》记者从中国招商局汉班托塔国际港口集团了解到,截至2021年底,中斯合营汉班托塔港已吸引来自斯里兰卡、英国、新加坡、日本、中国、马尔代夫等国的30多家企业入驻。这些企业涉及金融、物流、海事服务、汽车配套、电子家电、油气能源、政府一站式服务等领域。去年8月9日,投资约4亿元人民币的马尔代夫豪华游艇组装项目在汉班托塔港举行了隆重的签约仪式,这也是迄今为止马尔代夫企业在斯最大的投资项目。投资该项目的马方“海马游艇”总监麦迪称赞汉港团队说:“他们非常专业!我们在人都来不了的情况下,他们就把事儿都办好了。我们看到汉班托塔港的真实潜力。”他还表示:“我们认为,在中国‘一带一路’项目汉港园区内投资更有安全保障,这是一个值得投资客户信任的平台。”

由中国港湾公司投资开发的科伦坡港口城是西方媒体的另一个“攻击重点”。事实上,该项目前景光明,世界顶级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2021年年底发布一份讨论科伦坡港口城经济影响力的报告,报告认为:港口城预计将在未来20年内吸引超过127亿美元的投资,并在建成后每年为斯里兰卡GDP贡献超过138亿美元。去年6月,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雅在“2021年斯里兰卡投资论坛”上亲自为科伦坡港口城招商引资,他表示:“港口城将为这座城市带来更多机遇,成为一个拥有世界级住宅、商业、社交和娱乐设施的城市。我们的愿景是,使港口城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地区之一的关键服务枢纽。”

科伦坡港口城游艇码头区1月10日正式对外开放,海滨步行大道、步行桥、游艇娱乐区等吸引众多游客前来参观。在海滨步行大道上,为庆祝中斯建交65周年而举办的“中斯友好合作图片展”同时展出。据斯里兰卡《每日时报》等多家当地媒体报道,游艇码头区已成为科伦坡最新的必看景点,短短几天,就有近9万名本地和外国游客来海滨步行大道散步。《环球时报》记者近日来到在斯里兰卡总统府正对面的港口城游览入口处,看到很多斯里兰卡百姓前来拍照“打卡”。

在斯里兰卡北部地区,由中国企业承建的道路改造工程为当地居民带来“家门口的柏油马路”,直接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去年11月,《环球时报》记者赴斯北部实地走访这一惠及当地民生的“村村通”工程。在那驽库郎姆玛村经营一家杂货店的库马尔告诉记者:“我很感激中国。中企修的路不仅让我们出行变得方便,我的小店生意也好起来,收入翻两番。我正准备把房屋扩建,再开一家小餐馆。”他一边热情地拉着记者看货物库存,一边说:“过去我不敢进太多的货,因为很难卖出去,现在可不一样了。”

2021年,斯里兰卡经历两轮新冠肺炎疫情,曾两度封城长达3个月之久。彼时,印度因其国内疫情升级而停止疫苗出口,但中国提供的疫苗一直没有断。斯里兰卡政府大力开展全民疫苗接种,得到世卫组织的赞扬。中国疫苗也受到斯里兰卡民众的欢迎。在科伦坡维多利亚公园的一个疫苗接种中心,来接种中国疫苗的队伍最长时有上千米,围绕公园半周。《环球时报》记者在科伦坡乘坐当地“突突车(三轮摩托车)”时,司机加亚说:“我和我的家人、朋友接种的都是中国疫苗。”记者下车后,加亚还高举大拇指不断地说:“Chinese,Friend(中国人,朋友)!”

“中国是有双赢态度的好朋友”

长期以来,一些印度媒体也不断抹黑中国与斯里兰卡的合作,将“债务陷阱”挂在嘴边,污蔑来自中国的债务加剧了斯外债危机。谈到这些杂音,海蒂格教授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相较于中国贷款的双赢性质,来自印度的贷款或经济援助则充满赤裸裸的政治目的。长期以来,印度政府一直借泰米尔民族问题干涉斯里兰卡内政,近期甚至发生斯里兰卡国会议员致信印度总理莫迪请求政治干预的荒唐事件。

除印度以外,西方国家也一直借人权问题插手斯里兰卡内政。去年6月,欧洲议会通过一项关于斯里兰卡人权问题的决议,要求斯政府废除《防止恐怖主义法》(PTA),甚至威胁暂时撤销斯产品出口的“超普惠地位”(GSP+)。而不能忽视的是,欧盟是斯里兰卡重要的外汇来源,同时也是斯第二大贸易伙伴和第二大出口目的地。

观察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所谓的“债务陷阱”,无非是美西方和印度为诋毁中国“一带一路”项目的实际效果、污蔑中国与包括斯里兰卡在内的项目参与国家合作而炒作出的话题。南亚研究学者、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钱峰表示,对于印度和部分西方国家来说,斯里兰卡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又与中国有许多经贸合作,因此,为破坏中斯友谊,降低斯民间对中国的普遍信任,就故意扣上“债务陷阱”的帽子。他认为,这些年中斯关系发展得越紧密,中国在斯里兰卡的基建等项目的效果越好,一些外部势力对中国及“一带一路”的打压就越明显。

钱峰认为,美国打压和诋毁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也有着想让斯里兰卡转过身来选择它的“帮助计划”的心思。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但就美国而言,无论是特朗普时期所谓的‘印太战略’,还是拜登新提出来的‘印太经济框架’,目前看都是口号多而投入的真金白银少,对斯里兰卡方面的帮助根本体现不出什么成效。”

至于印度国内,钱峰认为无论政府官员还是媒体,有一批人始终抱着零和思维,将整个南亚地区看成自己的势力范围,对所谓“域外势力”发展与南亚其他国家的关系保持警惕态度。“印度视南亚地区为自己的蛋糕,故中国与斯里兰卡等国家发展关系,在印方某些人眼中就是在削弱印度在该地区的势力和影响力。”在这样的思维模式下,印度一些势力也不断意图阻挠中斯合作,“包括与美西方的一些反华势力联手打压”。

“印度是南亚地区最大的国家,凭借它的经济实力与宗教文化影响力,印度在南亚各国的渗透的确较深。”钱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印度长期在南亚其他国家制造反华噪音,潜移默化下当地部分人或许会受到影响。但他也强调,目前在南亚,无论是斯里兰卡、尼泊尔还是孟加拉国等国家,这些刺耳的噪音永远只代表一小批或极个别的人。

正如海蒂格教授所说:“对斯里兰卡而言,中国是一个具有一贯的经济政策、良好的贸易口碑和双赢态度的好朋友,斯方有责任让其他人知道,斯中关系是互利共赢的,不受任何第三方势力影响的。”

中国与南亚许多国家的合作源远流长,对斯里兰卡等国的援助也落到实处。“中国在这些国家有着较深厚的民间基础。”钱峰表示,无论是帮尼泊尔解决电荒问题,还是帮助斯里兰卡的“村村通”项目,“中国给这些国家带来的发展机遇与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当地民众是能切实看到、感受到的。印度和某些西方国家的恶意诋毁破坏、蒙蔽不了民众雪亮的眼睛。”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