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壹刀:美国,要对阿里巴巴下手了?

执笔/胡一刀&李小飞刀

中国互联网头部企业,又成为美国打压的对象。

这一次是阿里巴巴公司的云业务。

路透社日前刊发了一则独家稿件,声称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正在审查阿里巴巴为美国企业提供的云业务是否构成风险。

显然,阿里巴巴公司的遭遇并非个案。因为发生的大背景,是美国政府正加强对中国科技企业与美国企业往来进行安全审查。

实际上,自特朗普上台前,阿里巴巴曾对在美国开展业务雄心勃勃。

但是,几年下来,他们品尝到的主要是美国政治精英的偏见。

1

据消息人士透露,这次调查的重点是两个:第一,阿里巴巴如何存储包括个人信息和知识产权在内的美国客户数据;第二,中国政府是否有存取这些数据的权限。其中一位知情人士宣称,北京方面阻碍美国用户访问其存储在阿里云上信息的可能性也是一个隐忧。

从特朗普执政时期开始,美国政府就以“国家安全”、“信息保护”等名义,对中国科技企业在美提供的业务进行审查甚至是直接阻挠。而且,华盛顿以莫须有的罪名还将中国一些互联网高科技企业列入“黑名单”,直接限制美国企业与这些中国公司合作,或者采购产品。

从过往的经验看,这次很可能也不例外。美国监管机构最终可能选择强制阿里巴巴公司采取措施,降低所谓的“云业务构成的风险”,或者干脆禁止海内外美国人使用该服务。

事实上,美国人早就盯上了阿里巴巴。

据路透社报道,其中一位消息人士和一名前特朗普政府官员表示,特朗普政府时期的美国商务部对阿里巴巴的云业务表达了关切,但迟迟没有“动手”。拜登政府在上台后,才启动了正式审查。

实际上,阿里巴巴公司在美国的云业务规模并不大,年度营收估计不到5000万美元。阿里巴巴2021财年全年营收7172.89亿元人民币,上年同期为5097.11亿元。2021财年全年净利润1503.08亿元人民币,上年同期1492.63亿元。

相关机构预计,阿里巴巴2022财年收入将超过9300亿元人民币。

如果华盛顿的监管机构最终决定阻止美国企业与阿里云之间的交易,肯定将损害该公司最具前景的业务之一的利润。

不过,路透社称,美国商务部发言人表示,不对“是否存在交易审查”发表评论,而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阿里巴巴对此其实早有预感,在其最新的年报中就表达了对在美国运营的类似担忧,称与阿里巴巴有合同的美国公司“可能会被禁止继续与我们做生意,包括履行涉及我们云服务的合约义务”。

阿里云是世界上排名第三大的云计算公司仅排在亚马逊AWS、微软Azure之后,不过马云并不满足于在国内市场,很早就在美国部署阿里的云计算业务。

但是,在华为公司被美国“实体清单”制裁不久,阿里方面也曾放出风称,有可能将退出美国市场,暂缓在美国部署云计算的计划。

当然根本原因并不是阿里主动放弃美国市场,主要还是美国方面的各种设置障碍。

比如,之前有美国政府人员认为“阿里巴巴云服务的服务价格过低,不可靠”。而且低廉的价格对亚马逊、谷歌、微软构成了“恶意竞争”。

很多美国人也许还记得,在特朗普即将上任之前,马云曾访美与当时作为候任总统的特朗普有过密切互动。

2017年1月10日凌晨,马云在纽约的特朗普大厦,与特朗普在他的会议室进行了会面交流。特朗普表示和阿里巴巴主席马云进行了一场“Great Meeting”非常棒的会谈,称他“是一个伟大的企业家”。

马云则对美国媒体说,“我表达了我的观点,比如如何改善贸易,特别是改善中美两方的中小企业贸易”。特朗普表达了他的担忧和设想的解决办法。但核心是,他是有意愿和中国沟通的,也希望和阿里巴巴沟通合作。

这让人联想到2016年5月份,马云在白宫与奥巴马共进午餐。不过,奥巴马政府还是在2016年年底把阿里巴巴列入了“恶名市场”名单。

而美媒当时披露,马云在与特朗普的会谈中承诺为美创造100万个工作岗位。主要来自通过阿里旗下的多个电商平台,帮助更多的美国中小企业向中国出口商品。

在马云和特朗普会谈结束后,阿里巴巴在推特上发文称,希望通过帮助美国小型企业以及农户向中国的3亿中产阶级出口商品,为美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阿里巴巴的股价在两人会谈的消息传出后上涨1.2%至94.97美元。

可到后来,阿里巴巴的热情最终还是被美国政治精英的疑虑和偏见给浇灭了。

2

这次对阿里巴巴云业务的调查,由美国商务部下属一个名为“情报与安全办公室”(office of 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的小部门负责牵头。

该部门成立于特朗普政府时期,目的很明确,就是行使新赋予的广泛权力,禁止或限制美国企业与来自中国、俄罗斯、古巴、伊朗、朝鲜和委内瑞拉等“海外敌对”国家的互联网、电信和科技公司之间进行交易。

一名消息人士说,这个部门尤其关注中国的云服务提供商, 因为美国的政治精英越来越担心“中国官方部门可能强制获取数据以及中断接入访问”。

互联网研究公司Canalys把阿里巴巴被列为全球第四大云服务提供商,在这方面拥有约400万客户。云业务也被称为阿里巴巴集团“增长的第二个支柱”。2020年,阿里巴巴云服务业务营收增长50%达到92亿美元,但仅占该集团总营收的8%。

正如前文所述,阿里巴巴曾经对发展美国的云业务雄心勃勃。

2015年,阿里巴巴在硅谷推出了云计算中心,是公司在中国以外的第一个云计算中心。当时的阿里巴巴,是计划在云计算业务方面与亚马逊、微软以及谷歌一较高下。后来,阿里巴巴还在硅谷和弗吉尼亚州进一步增设了数据中心。

阿里云还与包括福特汽车公司、IBM的红帽公司以及慧与科技公司(HPE)在内的美国大公司扩大了业务关系。

但是,随着美国对华遏制政策升级,该公司在特朗普任期内缩减了在美国的战略规模。

2020年8月,特朗普政府曾警告阿里巴巴等中国云端服务供应商,应“避免美国公民最敏感的个人信息和美国企业最有价值的智慧财产…在外国对手能够进入的云端系统上进行储存或处理”。

其实,外界很少看到中国政府强迫科企交出敏感个人信息的公开案例,美国方面也没有拿出过有力的确凿证据。

但美国政客和相关部门频频拿“可能性”说事,称云端服务器常常会被视为黑客发动网络攻击的地方,“因为在这里可以隐藏网攻的源头,而且还可以进入大量的客户网络系统”。

所以,为了保住美国在互联网及相关业务领域的话语权和主导权,拜登政府与特朗普政府的策略路线是一样的。

体现出来的,就是对中国公司采取的限制措施越来越严厉。

比如,上个月,美国政府对几十家中国公司下达投资和出口禁令,其中就包括中国最大的无人机制造商大疆公司。美国政府指责这些公司参与了所谓的“对新疆维吾尔族人的迫害”或与中国军方关系密切。

但是美国资本其实一直对阿里巴巴等中国互联网企业看好。

1月4日美股盘中,“股神”的巴菲特的亲密搭档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旗下报纸和软件公司Daily Journal Corp披露已经增持阿里巴巴(BABA.N)的股份。

Daily Journal创立于1987年,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发行量最大的法律报纸集团公司,后来进军专业软件服务领域,服务于法院等司法机关,实现案例的云端化管理。查理·芒格为该报业集团的董事长。

根据Daily Journal Corp向美国证监会提交的2021年四季度13F文件,至2021年年底,该公司持有阿里巴巴602060份ADR,较9月末302060份的持仓量几乎翻倍。

数据平台Whale Wisdom显示,Daily Journal截至报告期末整体持仓价值为2.58亿美元。在2021年四季度里,这家公司唯一的操作就是买入30万股阿里巴巴。

Daily Journal Corp在2021年第一季度新建仓阿里巴巴美股,在3月底的持股数为165320股,以当时的股价计算持仓市值约3750万美元。

关于重仓阿里巴巴,Daily Journal Corp曾于2021年4月发布了一份声明解释称:“公司持有且需要一些证券作为现金等价物。这些现金等价物通常是美国国债。但是,由于当前美债回报率如此之低,公司转而投资了普通股。”

声明还补充称,除非一只股票的长期前景看起来不错,否则它就不能被视为良好的现金等价物。

3

北京大学曹和平告诉“补壹刀”,美国自特朗普那一任到拜登现政府,将中美竞争从产业领域一步步向增长模式升级,把贸易争端升级到核心企业领域。

阿里云是云服务方面领先的企业,美国针对中国的领先企业,从中兴到华为,最终到阿里云这种在中美之间算联系得比较好的企业也准备纳入制裁,说明只要中国企业在同领域中对美国企业形成竞争和挑战,就绝不会放过,就绝对要想办法挑事。

为什么美国要这么做?几天前中国公布了2021年全年GDP,核算下来中国GDP已经相当于美国的80%。 去除汇率因素,去年一年中国经济增长2万亿美元,美国经济增长7千亿美元,中国经济总量差美国4万多亿美元,照这样的势头下去,再过4年中国就将超过美国。

在这种形势下,不管友好不友好,只要有中国领先企业在美国占据了位置,美国就不会善罢甘休。因为美国这个国家的文化,就是以打垮对手为目标的零和竞争性文化,这种风格是不适合作为全球领导型大国的,它带给世界的只能是丛林政治,世界需要新的治理模式,各国不能由着美国胡来。

几天前美俄就乌克兰问题进行谈判,美国纠合盟友向乌克兰派兵。我们没有忘记,当年戈尔巴乔夫同意解散华约,是得到了美国政府停止北约东扩承诺的。然而苏联刚一解体,北约立即把波罗的海三国纳入势力范围,这种只能自己得到别人不能得到,同时自我标榜的国家,其他价值观上更合理的国家应该给它上上课,而不是由着美国来给其他国家当教师爷。

对阿里来说,这是一次警醒。 正是因为中兴事件,华为做了紧急准备,在孟晚舟事件上没有退让,在芯片方面迅速反应,在世界上努力寻找其他替代伙伴,才平稳实现了着陆。阿里也应该汲取教训,在与海外尤其是美国长臂管辖范围内的国家和地区尽可能保持合作同时,采取退可站在自己土地上的战略,不然可能出现比较大的成长难题。

我们国家还有几个大的新经济涉外企业,比如抖音、唯品会、滴滴,这些企业在过去成长过程中在中国和美国市场上都分享到相当大的空间,缺乏必要的警惕性。当前,美国极左极右集团不在乎你友好不友好,只要触及他们的霸权路径,都要把你踩过去。当年英国法国等美国盟友国家的公司在与美国发生摩擦时,都遭遇了凄惨的下场,美国对待盟友的态度和手段,与中兴、华为别无二致,中国企业更不能抱有任何幻想,绝不能把祖国这块根据地丢了,要自觉跟国家、民族以及周边友好经济体融合。

图片来自网络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