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药味十足!新年首场造势,特朗普猛批拜登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马迎晨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辛斌】“新年第一场集会,特朗普重述选举欺诈指控”“特朗普称拜登总统是一场灾难,视去年1月6日被捕的人是政治犯”。在一周多前的国会山骚乱纪念日演讲中,拜登罕见地抨击特朗普,将美国民主危机的矛头指向前任,15日,这位前总统进行了猛烈还击。这是特朗普2022年的首场造势活动,沸沸扬扬的场景似曾相识,一连串“抱怨”也相当熟悉。法新社评论称,这是“特朗普主义”的成功之作,所有预期的音符被播放:“被窃取的大选”“不公正的媒体”“美国成为全世界的笑柄”。现场气氛如同狂欢,但特朗普的偏激却让一些共和党人忧心。最新民调显示,大多数美国选民认为国家已经变得“更加分裂”。在舆论场上,有关“第二次美国内战”的议论也越来越多。

据英国《独立报》报道,美国前总统朗普周三(10月13日)预测,假如共和党无法扭转他在2020年输掉的总统选举结果,共和党支持者将不会参与2022年和2024年的美国选举投票。

火药味十足的演讲

15日晚,在亚利桑那州佛罗伦萨小镇进行的名为“拯救美国”的集会上,特朗普对自己1.5万多名热情的支持者发表了一场火药味十足的演讲。他不断攻击拜登、亚利桑那州州长道格·杜西以及美国主流媒体。

特朗普在演讲中把他的四年总统任期描绘成一个前所未有的繁荣和安全时期,而将拜登政府形容为一场灾难:“拜登彻底羞辱了我们的国家”“俄罗斯和中国领导人不再尊重或害怕美国。”美媒认为,特朗普传达的信息是其一贯的“美国优先”论调的升级版。

据报道,特朗普的演讲大部分集中在攻击拜登上。他称拜登支持率很低,在解决国家当前问题上无能为力;他批评拜登在从阿富汗撤军、边界问题和通胀问题上的处理方式,称“我们的国家正在被(拜登)彻底摧毁”,拜登领导下的新冠肺炎疫情应对是一场灾难。

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特朗普批评拜登政府“无能”,攻击白宫首席医疗顾问福奇“像个国王”,呼应人群中“把他关起来”的声音。但选举欺诈指控及国会山骚乱事件在特朗普的演讲中占主导地位。他将调查骚乱事件的众议院特别委员会称作“政治仆从非特别委员会”,并谴责被捕者受到的“不人道待遇”。

集会现场,写着“特朗普2020”和“特朗普2024”字样的旗帜在风中飘扬,人群高喊反拜登口号——“加油,布兰登”,他们戴着特朗普时代的红帽子,穿着带“爱国”色彩的衣服。演讲结束后,组织者播放了上世纪60年代的热门歌曲《坚持住,我来了》,暗示特朗普参加2024年大选将是“历史性回归”。

特朗普此行旨在重申自己在共和党的地位,为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做准备。美媒重点关注了几个上台发言的政客,比如特朗普大力支持的亚利桑那州州长候选人卡莉·莱克,后者曾表示,如果当时她是州长,她不会认可拜登获胜,她还威胁要把该州的最高选举官员投入监狱;还有亚利桑那州众议员保罗·戈萨。去年11月,戈萨在推特上发布一段视频,将自己描绘成动漫人物,刺杀一名民主党女议员,并攻击拜登。

这个国家变得“更加分裂”

《纽约时报》15日称,一群否定选举结果的人出现在集会上,特朗普对他们大加赞扬,加上他介入州选举及无法对败选释怀,让许多共和党人忧心忡忡。尽管这位前总统在共和党核心选民中仍然很受欢迎,但他们担心,在一个本来十分有利的政治气候下,特朗普正在危及他们的机会。

这也印证了观察人士对美国社会分裂加剧的印象。据《纽约邮报》报道,根据舍恩·库珀曼研究公司15日公布的民调,仅26%的受访者认为美国民主将为后代提供保障,51%的人认同“美国民主正面临毁灭危险”。与此同时,8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担心美国政治极端主义崛起。大约2/3的选民说,这个国家已经变得“更加分裂”。

美国《对话》杂志称,暴力极端主义有可能在全美范围引发冲突,这是当下人们讨论的一个常规话题。FBI(联邦调查局)的一份报告称,针对政府机构、私人组织和个人的暴力风险与日俱增,行凶者可能主要是“独狼”,也可能是民兵或其他有组织团体,如动物保护主义者、反堕胎主义者和白人至上主义者。美国正面临内战以来最大风险的说法,最近得到政治科学领域专家的支持。

“《美国面临内战吗?》《想象另一场美国内战,但这次发生在每个州》《我们进入新内战,但到底为了什么?》,这些只是最近一两周密集出现的相关报道标题中的几例,它们并非来自危言耸听的自媒体,而是出自《纽约客》、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等美国主流媒体。”《纽约时报》近日刊文称,内战话题从窃窃私语一下子走上前台成为公众焦点,美国是否濒临内战的全国性讨论发人深省。

英国《独立报》15日提到一些共和党人开始接受最古老的边缘幻想——分裂联邦。就在去年11月,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说,如果民主党人“摧毁这个国家”,那么得州或其他红色州应该“夺取国家航空航天局、军队、石油”,并脱离联邦。《卫报》称,由于美国两极分化,共和党人信奉威权主义,一些专家担心会发生北爱尔兰式的叛乱。

2024,希拉里再战特朗普?

除了“内战”话题越来越热,国内政局演变也使得2024年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再度对决特朗普的猜测越来越多。

美国“每日之声”网站15日称,民调机构表示,民主党人有可能在2022年失去国会控制权,可以预计,希拉里将在中期选举后不久开始把自己定位为一位有经验的候选人。如果民主党人希望赢得2024年的总统选举,希拉里可能是最佳选择。研究人员以拜登的79岁高龄和支持率下降为由称,民主党有可能会出现“领导真空”,从而为希拉里的另一次竞选铺平道路。

《印度时报》16日称,美国评论人士表示,副总统哈里斯的政治明星地位正在迅速衰落,以至于她被排除在2024年的选举之外。关于哈里斯可能或应该被取消2024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猜测和建议来自各个媒体。一些专家甚至建议,民主党人应该说服希拉里再次参加总统选举,以激励民主党。

美国“silive”网站报道说,拜登目前的情况很糟糕,人们正在讨论希拉里代表民主党第三次竞选总统的可能性。上次出现这种情况是1980年参议员泰德·肯尼迪挑战时任民主党总统卡特。卡特在初选中击败了肯尼迪,但在大选中被共和党人里根以压倒性优势击败。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专栏文章认为,民主党可能即将迎来一场“完美风暴”,希拉里已经处于成为2024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有利地位。文章称,希拉里依然野心勃勃、直言不讳,她相信,如果不是FBI和俄罗斯的干预,她可能已经赢得2016年大选。

希拉里最近的动作也被认为很有深意。15日,她在推特上发了一段话:马丁·路德·金说过,“我曾希望,温和的白人能够明白,法律和秩序的存在是为了建立正义,当它们不能实现这一目标时,它们就会成为阻碍社会进步流动的危险结构化大坝”。这是金1963年写的一封信,以此批评“不公正的法律”以及对不公正理解肤浅的“白人温和派”。不少分析称,希拉里明显借此指责民主党参议员曼钦和西内马。眼下,美国两党正就投票权改革角力,拜登11日呼吁改变参议院“阻挠议事”机制,以通过两项有关投票权的法案,但遭到曼钦和西内马的反对。

前不久接受媒体采访时,希拉里呼吁民主党认真思考怎样才能赢得选举。她含蓄地批评道:“如果我们没有一个能把事情办成的国会,没有一个可以指望的白宫,来让我们保持理智、清醒、稳定和富有成效,那就毫无意义。”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