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短视频喜剧《石榴熟了》主创:我们的视频反映的是现代新疆人身边的事

【环球时报记者 张妮】“叨叨在新疆可是个大网红”,在新疆采访的几天,《环球时报》记者听到不少当地年轻人类似的评价。接受采访当天,“大网红”叨叨穿了件黑色休闲衬衫,配牛仔裤和银色球鞋,略显腼腆和疲惫,他说自己刚从横店拍戏回来。白毛毛,该剧主演、编剧兼导演,一头染过的白发和蓝色发尾抢镜,绿色裤子、淡粉色衬衫的打扮和头发一样大胆。阿娜尔罕是典型的新疆美女,在剧中是女一号兼剧组化妆师。除了长相颇具维吾尔族特色,他们的穿着打扮与内地入时的年轻人并无二致。

2014年,几名年轻人因兴趣凑在一起,推出以维吾尔语制作的短视频喜剧。2016年《石榴熟了》第一季播出仅3个月,就位居微博热搜第一名,如今已推出第七季。作为西北地区最大的网红机构,“石榴熟了”运营的抖音、微博、B站等新媒体平台账号全网粉丝量超过1.4亿,作品播放量超亿次。叨叨说,走在大街上被认出来已经是过去时,现在看到粉丝的改变会很高兴。“最开始有内地观众留言说‘还以为你们是骑马上学’。现在,说‘新疆真美,我特别想去新疆’的留言多了起来。我们很高兴看到这样的变化。”

新疆粉丝群体占16%

环球时报:《石榴熟了》的粉丝是怎样的群体?到底是什么吸引了他们?

叨叨:这部剧之前是用维吾尔语制作的,刚在网上传播时,很多内地观众还以为我们是印度人。后来,因为内地粉丝越来越多,我们改用国家通用语言制作。现在,《石榴熟了》在抖音上的新疆粉丝群体占16%左右,其他粉丝大都来自内地,基本上是和我们差不多大的20多岁的年轻人。我们特别感谢新疆的粉丝把这部剧推广到内地。

白毛毛:这部剧最吸引大家的,是接地气吧。我们所有的段子都来自生活,而且内容比较正能量,从4岁到80岁都可以看,共鸣感比较强。

环球时报:在成为网红前,你们都不是专业演员。当初是怎么想到要做这样一部反映新疆年轻人生活的搞笑短剧?

叨叨:我们三个人之前在同一家电商公司工作。我是电视购物的接线员,白毛毛做后期,阿娜尔罕是化妆师。业余时间我们都喜欢拍短视频玩,也喜欢看搞笑剧,慢慢大家就想一块儿去了。

白毛毛:我当时是大鹏(董成鹏)老师的粉丝,很喜欢《煎饼侠》那种搞笑风格。那时新疆已很长时间没有搞笑视频,也很少有反映新疆年轻人生活的作品。考虑到搞笑风格之前有过先例,我们就借鉴类似题材的内容结构,结合自己的特色,做一些短视频。刚开始,公司老板认为不会有市场,我们只能私下发到网上。后来老板无意间发现我们在偷偷地做,而且我们合作的时候有一种很团结的能量,他很受感动,终于同意,并把这部剧命名为《石榴熟了》,象征大家像石榴籽一样团结在一起。

“原来新疆还有网吧”

环球时报:从2017年开始,《石榴熟了》开始增加宣传大巴扎步行街、新疆各地美食、扶贫攻坚、民族团结等内容,这是出于什么考虑?粉丝接受吗?

叨叨:这几年我们的粉丝越来越多。虽然这部剧是搞笑题材,但我们感觉到自己还是有一些能量和影响力的,得好好做。那时我们刚好推出一部禁毒题材微电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开始用搞笑的方式把一些特别正、特别官方的宣传融合在一起,变成自己的特色。其中特别成功的是交警系列,宣传交通安全的效果比一些官方内容好很多。这也是我们的特点,就是把特别正的内容做得容易被接受。

白毛毛:我们刚开始也担心这种内容不好笑,但没想到点击率很高,很多评论都说“太好了”。我们希望让粉丝知道,我们不只是纯粹做搞笑的事,还是特别正能量的团队。

环球时报:这部剧中的很多话题都和内地差不多,譬如调侃职场加班等。新疆年轻人的生活和内地有什么相同和不同?

叨叨:其实没有太大不同。我们喜欢玩的东西都一样,穿的衣服也没什么区别,可能最有新疆特色的就是吃的——手抓饭、丁丁炒面、大盘鸡。

白毛毛:我们之前拍了几个网吧的段子,有粉丝留言“原来新疆还有网吧!”我心想,什么叫“还有网吧”。后来我们就专门去一个装修特别好的网吧拍摄,把最近流行的游戏也拍出来,让大家看看现代新疆年轻人的真实生活是什么样。当然,拍网吧不是鼓励年轻人打游戏,更多是反映沉迷打游戏带来的不良后果和由此引发的笑料。

说到不同,维吾尔族其实很有幽默感。大家都知道新疆人能歌善舞,我们年轻人聚在一起吃饭,也会有人弹琴、唱歌、跳舞,但肯定还有一个朋友特别能讲笑话。我们剧中90%的段子都来自平时吃饭、聊天时的积累。

当“乌漂”,可能是我们和父辈的最大不同

环球时报:你们的未来计划和人生理想是什么?

叨叨:我的理想是做一个好演员,正儿八经那种有作品的好演员。未来的发展计划主要是做电影,我也会去学专业的表演。这次去横店拍电影,有导演对我说,你最好的地方就是没有学过专业表演,所以你的表演特别真;但不好的地方也是你没有学过专业表演,找不到机位、光位。所以我会保留自己好的一面,然后不断努力提升自己各方面的能力。

阿娜尔罕:我的理想也是做一个好演员。

白毛毛:来乌鲁木齐之前,我向往的生活方式是做自己想做的事,现在已经实现了。最开始我一个月拿4000块钱工资特别珍惜,之前也完全没想过会当网红,我很喜欢现在的状态。未来我更想成为一名好导演,希望拍出能在电影院上映的好电影。

环球时报:你们这代人与父辈有什么不同?在你们眼中,新疆的现代文化与传统文化又有什么不同?

白毛毛:我是家里三代人中唯一独自在乌鲁木齐打拼的,其他家人全部在喀什。当时也是因为父亲的支持,我一个人来到乌鲁木齐,像“北漂”一样。来了以后才发现,这里有很多年轻的“乌漂”跟我有同样的经历和情结,这可能是我们和父辈最大的区别吧。

之前也有一些新疆演员拍过VCD,他们传播的主要是新疆的传统文化。我们做的视频反映的是现代新疆人身边的事,是不一样的笑点。在喜剧领域,我理解的现代文化就是,有很多段子你在讲的时候并不觉得好笑,把它拍出来以后,反而会特别有意思。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