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急救教育,国外怎么做?

【环球时报记者 青木 张雪婷】教育部办公厅近日发布《关于开展全国学校急救教育试点工作的通知》,拟在全国150所高中及高校试点,进行急救教育培训。学校作为一个人群密集的环境,出现大大小小意外的可能性相比之下要高一些。不少国家都对师生在紧急情况下的处理培训非常重视,从小学到大学,有不同的普及和教学内容。相关急救教育在充满趣味性的同时,也让学生认识到防灾、急救的核心知识,在关键时刻往往能发挥作用。

从幼儿园的孩子抓起

“不能因为年龄小而不去施救。”这是德国学校教育孩子学习急救知识的宣传口号。德国从幼儿园开始,就循序渐进地对孩子进行急救和灾害预防教育。4岁的马克斯就读于柏林一家质量较好的幼儿园。最近,《环球时报》记者问他在幼儿园学习了什么,他说没有学数学语文,而是参观消防局学习基本的防灾及报警知识;参观警察学校,了解警察的职能,学习基本交通规则,认识重要的信号路牌;到气象局认识极端气候、自然灾害的存在及其危害性等。马克斯的父母认为,这可以让孩子认识社会,同时打下急救和灾害预防的知识基础。

当然,对于特别年幼的孩子,指望他们能真正进行急救并不现实。更重要的是,要让孩子们认识何为“紧急情况”,特别是如何寻找帮助。美国和加拿大的紧急报警电话号码均为“911”,很多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练习用电话拨打该号码。加拿大政府官网“儿童应急准备”中提供了几项教育儿童识别紧急情况的指南——“妈妈倒在厨房里,她的身上是否有血迹?是否应该拨打紧急电话?”“你在外面玩耍后回家,发现窗户被打破,里面可能有你不认识的人,你应该回家还是去熟悉的邻居家?”

中小学开始实践性培训

到了小学、中学阶段,学生更有自主能动性,逐渐能参与到真正的自救与急救中。居住在美国芝加哥的学生阿莎对《环球时报》记者回忆称,小学时的火灾培训令她记忆犹新。从小学一年级到四年级,每学期会有一辆“火灾模拟房车”在各个学校巡回宣传。“‘房子’大约两层,一楼‘着火’时,要从二楼逃出来。”阿莎具体向记者介绍了火灾自救模拟的流程:整个“房子”里充满烟雾(模拟用的是对人体无害的烟),学生要用湿毛巾捂住口鼻,趴在地上快速前进上楼,按消防员指导的姿势从窗户跳到下面的缓冲垫上。在真正的火灾中不慎身上被点燃,该怎么做?阿莎说:“我觉得每个美国小学生应该都知道‘Stop Drop and Roll’(停下、倒下、翻滚)三字诀,老师和我们重复了很多年。”

德国青少年红十字会、医疗帮助组织ASB等,多年来为不同年龄段学生设计相应的危机应对教学方案。在柏林米特区一所小学四年级就读的索菲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每个年级的培训有所不同:一年级学习伤口止血以及骨折等外伤处理,二年级学习怎么求助、报警、救援等,三年级学习救助心脏病病人,四年级学习预防和面对灾难。索菲的妈妈告诉记者,索菲的外公患有心脏病,有一次突然发作躺在地上。索菲马上运用学校里学习的知识,将外公家里的除颤器按照屏幕上的指示,把贴片贴在外公右上胸和左腋下,再根据提示按红色按钮,外公也因此得救。

英国媒体几年前曾报道过爱尔兰一名“急救小英雄”。当时8岁的男孩哈里已22次将患有早产儿呼吸暂停症的妹妹伊莎贝尔从生死边缘抢救过来。他妈妈回忆说,哈里第一次抢救妹妹是全家看电视时,伊莎贝尔大声哭喊,随后面色发紫,失去意识。哈里十分镇定地拍打着妹妹的腿,呼唤她的名字,并进行人工呼吸,妹妹恢复了知觉。这都要归功于哈里从5岁起,每周参加红十字会“泰迪熊俱乐部”的急救培训。

在欧美国家,年龄大一些的高中学生在接受一定时间的急救培训,考核合格后,便可以担任校园医疗服务志愿者,或者参加校外的医疗援助组织。他们常常在周末作为专业援助人员的助手,去抢救一些需要急救的病人,也在业余时间参与相关组织的社会宣传活动,帮助更多人了解急救知识。在危机时期,他们还要作为后备人员,参与抢险后动。

注重培养能力和心态

日本作为一个台风、地震高发的国家,对防灾和急救培训非常重视。日本财团从2018年开始进行名为“18岁的意识调查”,其中有一项为防灾教育意识。该调查2019年的数据显示,在17-19岁的日本学生中,约六成学生认为学校的防灾急救培训有用,曾经历过灾害的学生中,高达71.1%的学生用到了急救知识。

在调查中,大部分学生表示,从急救培训能获得知识自然不用说,更重要的是,这些培训教导学生如何在紧急状态下保持头脑清醒。《朝日新闻》今年6月关于“3·11东日本大地震”10周年的报道中引述专家观点称,急救教育虽然要让学生认识到灾害的严重性,但也不能单纯宣传其“可怕”,否则反而让学生不愿面对灾害。“比起‘恐怖’,我们应该向学生传达的是‘该做什么’。”

然而,虽然不少国家都重视急救教育,但整体的普及程度仍有待提高。以欧洲为例,急救教育在各国非常不平衡。欧洲急救教育中心的报告称,挪威的急救教育做得最好,该国街头如果有心脏病患者昏倒,预计60%情况下可以得救。而在其他一些欧洲国家,这个比例可能只有20-30%甚至更低。《朝日新闻》称,急救培训和文化课不一样,面对各个学校都急需的培训,可能进行专业教授的老师人手少之又少。并且一些学生认为,多次培训后,会失去培训的紧张感。对此,多国教育部门和专家也在研究,如何让急救教育更为有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