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不边界谈判取得重大进展,印度密切关注,是否会从中作梗?专家:不排除印在关键节点设置障碍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14日,中国政府代表、外交部部长助理吴江浩同不丹政府代表、外交大臣丹迪·多吉通过视频方式在北京和廷布签署《关于加快中不边界谈判“三步走”路线图的谅解备忘录》(以下简称《备忘录》)。中国和不丹的边界谈判始于1984年,达成《备忘录》被视为两国解决边界争议道路上的里程碑。毫不意外的是,印度迅速关注到这一消息。新德里事先知情吗?印度政府对此担忧吗?面对记者的诸多疑问,印度外交部只回应,他们“注意到了”此事。这样小心翼翼的态度不难理解。毕竟在印度人看来,中不边界问题对他们有着“重大安全影响”,而且,中印在边境实控线附近的对峙已经持续17个月,两军相关会谈进展不顺。15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多名南亚事务专家表示,中国和不丹签署《备忘录》或能进一步削弱印度在边界问题上“搅浑水”的法理依据,但中不实际解决边界问题还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其中,不排除印度在未来中不谈判达到关键节点时设置障碍。

学者:“三步走”路线图可能类似中印谈判框架

“相信双方今天签署的《备忘录》将为加快两国划界谈判、推动中不建交进程作出富有意义的贡献。”吴江浩14日这样表示。丹迪·多吉则将《备忘录》称为“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合作结果。不丹外交部14日发表声明说,《备忘录》的签署将“为两国边界谈判提供新的动力”。“三步走”路线图于2021年4月在昆明举行的中不边界问题专家组第十次会议上最终确定,并分别提交不丹和中国政府批准。《印度教徒报》援引不丹外交部消息人士的话称,这是一项“积极进展”,将使双方就边界问题进行“更有针对性和系统性的讨论”。

《印度教徒报》15日称,达成《备忘录》推进了被暂缓5年的中不边界谈判进程,其间发生2017年中印洞朗对峙,后来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据不丹广播公司14日报道,截至今年7月,不丹和中国共举行24轮边界会谈以及10次边界问题专家组会议。

截至目前,中不双方并未就“三步走”路线图作出详细说明。不过,15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多名专家分析说,中不“三步走”路线图可能类似于中印边界谈判“三步走”框架,即先确立边界划界的基本政治原则,再具体解决边界争议问题,最后签署协议并在地面上划界立桩。

印度:我们注意到了

中不就加快边界谈判达成协议引发印度媒体的密切关注。《印度教徒报》说,中不达成这一合作成果的时机“对新德里来说尤其重要”。中印在边境实控线附近的对峙已持续17个月,两军刚于本月10日在莫尔多/楚舒勒会谈点中方一侧举行第十三轮军长级会谈。中方发布的消息稿称,会谈中印方仍坚持不合理也不切实际的要求,为谈判增加了困难。

对于中不签署《备忘录》,印度主流媒体首先关心的一个问题是:新德里事先知情吗?“许多人认为……不丹未向印度政府阐述大致情况,就(与其他国家)围绕边界问题讨论备忘录事宜,这是无法想象的。”《印度时报》15日这样评论。《印度斯坦时报》则说,鉴于印度和不丹在外交政策领域始终保持密切协调,新德里不太可能对14日的事态发展毫无准备。报道还称,中国在不丹首都廷布没有外交机构,中国驻新德里大使馆负责协调中不关系。

《印度时报》说,鉴于中国对争议地区的主张对印度有着“重大安全影响”,印度密切关注不中涉及边界问题的接触。该报形容,印度外交部发言人阿林丹·巴奇14日对相关问题的回应“极其谨慎”,称“我们注意到不中签署《备忘录》”,并强调“印度也一直在与中国开展边界谈判”。印度《电讯报》说,对于印度是否认为这是一项重大进展、是否担心该协议可能导致中国控制洞朗地区,巴奇没有表态。“考虑到《备忘录》可能对中印关系产生的影响,印度的谨慎反应是可以理解的”,《印度斯坦时报》引述专家的话说。

对于中不在推动边界谈判上取得重大进展,一些印度网民也受到触动。在《印度时报》的评论区,网民“杰伊”说:“如果连跟邻居的友谊都处理不好,那么印度跟谁都做不了朋友。”

印度是不确定性因素?

“中不边界问题较为特殊,其不仅关系到不丹,中不边境争议一度成为2017年印度挑起中印洞朗对峙的借口,”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所副所长王世达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在此背景下,如果中不边界谈判取得重大突破,将进一步削弱印度在边界问题上搅浑水的法理依据,使印度少一个在边境地区挑衅中国的借口。”

有分析认为,印度的阻挠是中不边界谈判此前未能取得重大进展的最大障碍。一旦不丹与中国划定边界,那么印度就会成为唯一没有与中国解决边界问题的邻国。

“中不两国在边界问题上曾一度达成一些共识,但印度觉得这些内容损害其利益,尤其是在中不边界西段地区,相关进展可能会对该国的西里古里走廊造成威胁。”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所研究员王瑟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洞朗危机后,中不两国长时间没有举行关于边界谈判的工作组会议,这是印度干涉的一个明证。

由于地缘因素,印度长期以来对不丹的外交安全政策具有巨大的话语权。1949年,印度与不丹签订《永久和平与友好条约》后,不丹的外交接受印度“指导”,直至2007年两国废除外交“指导”,但印度对不丹的干预持续存在。2017年中印洞朗对峙期间,《环球时报》记者曾赴不丹采访,观察到印度对这个国家方方面面的深刻影响。在不丹西部的军事重镇哈阿,驻扎着印军驻不丹军事顾问团司令部。有当地人告诉记者,印度军队的车辆“可以在不丹到处走动”。不丹人对印度的态度十分复杂。一方面,他们将这个庞大邻居称为不丹的“哥哥”,另一方面,又担忧印度挑起的与中国的矛盾可能会将不丹拉入深渊。

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不丹加强与中国联系的动力不断提升。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研究员张永攀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从1985年起,不丹开始和多国建立外交关系,并与中国保持一定规模的外贸关系。在抵制达赖集团在喜马拉雅山脉地区窜访的活动上,不丹一直以坚定的态度支持中国,流亡藏人对该地影响也较小。

“中国和不丹在此时签署《备忘录》,双方各有考量。”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南亚事务专家15日对记者分析道,不丹既希望展现出对解决和中国这样一个大国间边界问题的诚意,也在一定程度上传递出试图摆脱印度干涉的意愿;对于中国而言,由于近两年印度在边境地区频繁制造事端,中方通过和不丹推进边界谈判,可主动把握事态发展方向,避免跟着印度的节奏走,且中不边界谈判的推进亦有利于反向推动中印边界问题的解决。

不过,印度现下无明显反应,并不意味着它以后不会对中国和不丹的边界谈判施加影响。“备忘录本身敏感性不高,但达成实质性协议则有较高敏感性。因此,印度可能会在接下来中不谈判达到一个关键节点时向不丹政府施压,阻止其落实与中国达成的方案。”王世达说,中不签署《备忘录》展现出两国实现边界划定的“光明前景”,但其道路仍然充满曲折。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 赵觉珵 刘欣 曹思琦 范凌志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任重】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