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壹刀:岸田文雄将任首相,他会让日本变得对华更加强硬吗?

执笔/鲸鱼刀、胡一刀&斩魄刀

257:170。

在29日结束的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第二轮决胜投票中,前外务大臣、自民党前政调会长岸田文雄击败河野太郎当选新总裁。

10月4日,岸田文雄将在临时国会上正式出任首相,并组建新内阁。

从公元1885年(明治十八年),伊藤博文废除太政官制,实行内阁制,成为日本历史上第一任首相起,到岸田文雄,正好是100任。

因为在任内发动甲午战争,并与李鸿章签订《马关条约》,伊藤博文在中国也可谓家喻户晓。他后来在哈尔滨死于朝鲜义士安重根的刺杀。

从1到100,毫无疑问,中日关系如今又面临一个十字路口,而岸田文雄竞选期间在涉华问题上一改往日“鸽派”形象,增添“联美抗中”色彩。他会让日本变得对华更加强硬?他可能会在中日关系方面采取什么动作?我们有哪些底线是他绝不能碰的?

01

“短命!”

横滨国立大学特任教授刘庆彬在日本国内长期深入观察政治动向,29日他通过电话采访告诉“补壹刀”,多数日本民众对于“岸田政权”的看法是“短命”。

因为按照目前态势,岸田文雄大概率带领自民党赢得接下来的众议院选举,但真正的考验在于明年夏季的参议院选举。他说,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的表现向来差强人意,若在明年的参议院选举中不能承受住考验,“岸田政权”无遗将是短命政权的延续。

这与日本共同社客座评论员冈田充的判断基本一致,他对“补壹刀”说,所谓“岸田政权”实际上就是“安倍和菅体制”的延伸,岸田文雄在决策时难免也要时常“揣摩”安倍的意思,有可能也是短命政权。

据Business Insider网站29日报道,岸田文雄在9月17日的竞选记者会上明确表示“会推动修改和平宪法”。一旦修宪成功,这意味着日本自卫队将成为“合法军队”,不排除“对外发动战争”的可能性。

众所周知,“修宪”是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夙愿”。这是岸田文雄为了在选举中吸引安培派系的支持,而搞出的竞选策略吗?

那么,岸田文雄出任日本首相是否会走上右倾路线?

刘庆彬认为“不会”。他告诉“补壹刀”,岸田文雄小学曾在美国生活,但作为广岛出身的政治家,其底色始终是“从美但不亲美”的“鸽派”。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岸田和安倍晋三私交甚好,但安倍在去年支持了菅义伟而不是岸田文雄,两人在军事、安保方面的意见存在分歧。

此外,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和恢复经济增长,是新任自民党总裁所要面对的首要课题,岸田文雄对此提出了具体策略。

主要包括“设立健康危机管理厅”“实现零医疗难民”“活用电子疫苗护照”“数十万亿日元经济预算”,被媒体称为“岸田四大支柱”。

“补壹刀”注意到,日本民众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评论称,“不管谁当上首相,都希望尽快战胜疫情,恢复经济,切实解决国民的民生问题。”。

02

作为在政治和外交立场上被视为“鸽派”的岸田文雄,过去在自民党内部一直不太赞成前首相安倍晋三的修宪主张。

比如,在去年首度参选自民党总裁时,岸田对于安倍力主为了加强遏阻手段,日本应拥有攻击敌方基地的能力这种立场是持保留态度的。

但是,日本国内的政治环境正在走向保守,而且外部环境中,美国对日本在这方面的“需要”越来越多,所以岸田在这次选举中一改“鸽派”形象,主张日本应该发展对敌方基地的攻击能力,而且应作为“优先选项”加以讨论。

所以,岸田文雄的外交立场和对华态度也是在不断调整的。

尤其是在涉华问题上,为了让自民党内偏保守的派系放心,岸田文雄通过各种场合和机会,不断展示自己的“抗中路线”。

例如,他在说明自己的“外交与安保政策”时宣称,“中国正在扩大威权主义,对台湾海峡的安定、涉港涉疆人权问题,日本需要坚决应对,而且还要守护民主、法治与人权等普世价值”。

也许是为了以后与拜登政府“对接”,同时赢得美国对自己当选的支持,岸田在选举中还专门表示,他若当上首相,将新设专责人权问题的“首相辅佐官”,以跨部会的方式应对涉疆人权问题。

也许是因为“鸽派”的原因,岸田在选举中多次被日本网友问到,“若当选首相后,日本会变得亲中吗?”

岸田的回答是,他担任外务大臣长达4年8个月,“是与中国关系最紧绷的时期”。他任内曾发生所谓的“中国舰艇用雷达瞄准日本自卫队舰机”,中日甚至可能因为钓鱼岛问题擦枪走火。

当然,与高市早苗这种带有“鹰派”色彩的极右翼势力相比,岸田还算是比较理性的。

此前,高市早苗主张日美有必要“就台海危机制定联合作战计划、建构包含台湾在内的多国间合作体制,以及实施共同训练”。这等于公开表明日本将会出兵台海的姿态。

另外,高市早苗还支持日本发展远距离攻击性导弹,而且是能够对中国腹地目标造成威胁的那种,避免“单方面被动挨打,毫无还手之力”。而且,她还主张与美方积极协议,在日本境内布署美军的中程弹道导弹。

起码,在这两个问题上岸田还没有高市早苗那么极端。

有研究日本问题的专家告诉“补壹刀”,对于岸田文雄的当选,美国拜登政府是欢迎的。因为,在地区层面上,岸田主张要和“共同价值观”的国家,要和“志同道合”的国家联合起来,“在地缘政治中发挥主要影响作用”。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据日本共同社报道28日报道,刚刚在美国举行的美日首脑对话,原本日本方面计划至少会举行30分钟,然而最后只进行了10分钟左右就草草收场。

日本方面知情人士称,主要是拜登让夫人吉尔在座的做法出乎日方预料,导致日本首相菅义伟无法深入话题,提前准备的台湾问题等政策课题“几乎没能提及”,只能在短时间内结束。

日方认为,如果与外交磋商无关的夫人在场,将难以提及敏感问题。而对于美方这个举动,一些日本分析人士认为这是美方“看低了日本”。不过,更多人觉得,这可能因为菅义伟此次访美是“毕业旅行”,很快就要卸任了。

作为现实主义的美国精英,肯定不愿意跟一个即将卸任的日本首相哪怕多谈一分钟。

美国希望菅义伟能来华盛顿,主要是因为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机制”首次面对面峰会的举行。美国人认为,主要是把这四个国家领导人凑够,把第一次面对面的峰会开起来这是最重要的。

这位日本问题专家告诉“补壹刀”,日本在美国印太战略中,目前仍是不可或缺的。因为美国在亚太军事上太倚重日本了。如果离开日本,仅仅依赖澳大利亚等国,军事基地问题上就受限制,很多东西玩不转。

美国一直想把美日印澳“四方机制”变成军事联盟,但是目前只有美澳在这方面十分积极,日本是否希望朝这个方向努力,还要看岸田文雄担任新首相之后,将如何定位“四方机制”。

实际上,美英澳成立的“奥库斯”,更多是一种盎格鲁·撒克逊式的白人国家安全联盟,日本受制于和平宪法和国内民众对军事安全的态度,所以美国也明白,有些事情对日本指望不上。

正因为日本国内的限制太多,所以自民党保守派想修宪,加大自己的军事安全空间。

03

不少分析认为,岸田文雄竞选期间屡屡对华释放“强硬”信号,更多是出于选举需要,执政以后未必会走极右翼路线。

然而,只有靠这样的表态才能拉到选票,这本身已经能够说明问题了。

一个值得关注的动向是,高市早苗在这次也得到了相当高的支持,而且她有可能会得到重用。

这种情况哪怕是在冷战期间,都是相当罕见。以往在日本政坛,极右翼政客几乎都是上不了台面的。安倍已经算很右了,但他第二次就任首相后,在诸多涉华问题的表现还算是相对克制。

一个日本研究学者告诉“补壹刀”,之所以会发生“高市早苗现象”,一是安倍晋三在背后的大力支持;二是,高市在这次总裁选举中的表现出乎意料,这是她首次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但她在政策政见、辩论表达方面都受到日本媒体和自民党保守势力的肯定。

而且,从最终的票数来看,高市获得的国会议员票排名第二,远高于河野太郎。且总票数188票已经不算低,说明已经在党内聚集了一定的影响和支持。

安倍最初曾想提拔稻田朋美,但稻田一来自身实力不行,二来近期开始倾向自由化(即支持LGBT、夫妻别姓),这是作为保守派的安倍所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安倍这次转而支持高市早苗。而且有消息说,高市早苗在选前与岸田达成“同盟”

接下来,高市很有可能在岸田内阁重担任要职,但具体是外相、防相,还是官房长官就不好确定了,也有可能担任自民党高层。不过,估计担任自民党干事长的可能性较低。

由此可见,如今日本国内的政治氛围已经极度右倾化,“厌华”“反华”“抗华”正在成为一定程度上的“政治正确”。这无疑会给中日关系带来严峻挑战。

在这种氛围下,岸田文雄的对华政策较其前任不会发生本质的逆转。其整体的基调依然还是联合美欧、遏制中国。

只不过,在这个底色之上,他会根据自己的风格和理念来做一些局部的微调。

那么,照着这个趋势,中日关系是否有可能持续恶化、甚至走向真正破裂?

分析普遍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小。

毕竟,中日是邻国,经贸往来密切。对日本来说,中国是最大贸易伙伴,而日本也同样是中国重要的贸易伙伴。

彻底撕破脸,显然是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一名日本研究专家告诉补壹刀,岸田文雄上任后在中日关系方面可以做的事情其实不少。

第一,在选举时他得到了日本经济界的公开支持。为此,在上台后,岸田理应予以经济界一些反馈。

因此,在对华贸易方面,他可以在不刺激美国的前提下,尽可能去做一些促进中日经贸往来的政策调整。比方说,推进中日企业在RCEP框架下的合作,推动双方联系交流,等等。

第二,双方也可以在抗击疫情、应对全球变暖、人文交流等多个领域加深合作。

第三,为了防止中日关系继续恶化,日方应从大局出发,恪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确定的‌‌各项原则和精神,同时拿出诚意落实两国2014年达成的四点原则。

专家认为,岸田做过外务大臣,知道中日关系的底线在哪。他跟中方亲自打过交道,所以肯定比菅义伟强,清楚哪些红线不能碰。如果越过了这些红线,可能是你伤了我伤了,别人(美国)得利。

2022年恰逢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

我们希望岸田文雄以此为契机,主动释放善意,为改善中日关系营造一个良好的氛围。

图片来自网络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