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深观察丨美国“反恐”20年,唯一的“赢家”竟然是它!

从带头出兵阿富汗到最终从战场上仓皇溃退,美国20年“反恐”战争的全面失败近来持续被全球媒体大书特书。而这场浩劫在造成满目疮痍和生灵涂炭,让数万亿美元打了水漂的同时,却诡异地造就了唯一的赢家——美国军火商。

美国布朗大学近日发布的“战争成本”研究报告显示,自2001年发动阿富汗战争以来,美国军费支出累计超过了14万亿美元,其中的“三分之一到一半”落到了美国军工企业手中。

△布朗大学“战争成本”研究项目官网截图

“旋转门”转出一个“军工复合体”

研究发现,在阿富汗战争开始后的第一年,美国军费预算就增加了10%以上,此后连续10年逐年增加,这在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近年来,美国军费支出更是保持在每年7000亿美元以上的规模,几乎相当于世界其他国家军费开支的总和。

而美国独立智库“安全政策改革研究所”(SPRI)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年的“反恐”战争中,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雷神公司、通用动力公司、波音公司和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这五大美国军工巨头与美国国防部签署的合同占比多达三分之一,获取的国会拨款总额超过2万亿美元。

△美国独立智库“安全政策改革研究所”发布的数据截图

美国军火商能做到“众人皆输我独赢”靠的是什么?

布朗大学报告发现,“反恐”战争20年以来,美国军工企业和美国政府、国会、军方、智库等各方出于共同利益,日益形成捆绑紧密且势力庞大的军工产业利益集团——“军工复合体”。

△布朗大学“战争成本”研究项目官网截图

这一利益集团利用“旋转门”机制操控联邦政府政策走向。首先就是军工企业通过培养专业人才进入美国政府,以各种理由游说政府增加军费开支,以便通过发动战争和在全球推销军火来拿到源源不断的防务订单。

△“政客”新闻网:在拜登竞选总统的过程中,后来成为拜登政府国务卿的布林肯就在2017年参与创建了WestExec资询公司,为拜登提供了大笔助选资金,以便日后帮助军工企业谋取利益。

据统计,美国军火商为了游说华盛顿政客,在过去20年总共花费了2.85亿美元的政治捐款和25亿美元的游说支出,并雇佣了200多名以前在政府工作的游说者。仅去年一年,美国五大军工巨头就豪掷了6000万美元的游说资金。

△美国“军事”新闻网报道截图

反过来,美国退休公职人员也会进入军工企业等很多利益方机构充当顾问。就在美军狼狈撤出阿富汗后,那些曾在阿富汗指挥过这场失败战争的将军们却在退休后利用自己的这一资历赚得盆满钵满。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官网资料显示,曾在2013年至2014年间担任驻阿富汗美军指挥官并于去年退休的陆战队上将小约瑟夫·邓福德已经成为这家美国最大军火商的董事。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教授克里斯·科因指出,特定人员在政府机构与私营部门之间来回任职的“旋转门”机制,已成为美国军工企业操控联邦政府政策走向的重要工具。

克里斯托弗·科因: “这种动态联结只会加强私营企业与政府的关系,并允许它们利用这些关系为自己谋取利益。这意味着,政府发动战争可能并非出于冷静的战略权衡,而是为了谋取私利。这就必然导致更多战争和伤亡的发生,国家也没有因此变得更加安全。”

“是时候让无尽的战争支出悬崖勒马了”

所谓“大炮一响,黄金万两”。这绝对是美国“军工复合体”的真实写照。

“9·11”事件发生时,美国经济已陷入困境,股市一度急剧下跌。然而战争一起,军工企业的股票立刻成了“香饽饽”。如今,战争已告结束,而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又让美国经济难见转机。不过,这些似乎不会对军火商们的“钱途”造成实质影响。

△《今日美国报》:洛克希德·马丁、波音等20家公司从战争中获利最多。

即便“反恐”战争以惨败告终,也并不妨碍美国“军工复合体”继续炮制新的战争或安全借口,来让不断上涨的军费为自己输血。这从拜登政府把从阿富汗的败退刻意说成是为了应对“大国竞争”或“新的潜在战略对手”就可以明显看出来。

美国政客不断炒作各种“威胁论”,为的就是不让“军工复合体”的利益受损。而在新的“战鼓”激励下,美国军火商们因为阿富汗战争结束而短暂走低的股市表现正等待着新的“战争红利”。

△通用动力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菲比·诺瓦科维奇曾表示:“今年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虽然对人类而言,世界已变得越来越危险,但我们已经看到需求稳定的良好信号,我们的订单将继续保持良好增长势头。”

与年度军费开支连年攀升相匹配的,是美国每一财年的军费预算节节上涨。在特朗普政府任内,美国军费预算连年增加。拜登上台后推翻了前任的很多政策,唯独继承了上调军费的做法。而这几乎也是在当前美国“否决政治”格局下,共和党唯一抱怨民主党花钱太少而不是太多的领域。

在拜登政府向国会提交的2022财年联邦政府可支配支出预算方案中,军费预算总额达到7530亿美元,较2021财年增长1.7%。然而,即便是国会中的民主党人也嫌这些钱“还不够多”。

△“商业内幕”网站:众议院版本的2022财年国防预算总额接近7780亿美元,远高于拜登政府提出的数额。

美国不少有识之士早就批评指出,华盛顿的政客无节制地为军火商提供各种资源,在不断增加战争风险的同时,牺牲了大量本该用于本国经济民生的公共投资。这暴露了他们只顾谋取政治私利的虚伪本性。

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政策教授罗伯特·莱克的话说,美国早就应该削减无谓的军费开支,把有限的财政资源用在为民众谋求更多利益上。

罗伯特·莱克: “如果美国能把这些钱投入到我们真正需要的地方,比如发展高速公路、学校设施、公园、污水处理系统和清洁能源,会让我们更加受益。花更多的钱购买武器只会将本来应该用于民生的资金挪用到战争上。是时候让美国的军费和无尽的战争支出悬崖勒马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