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壹刀:这个“全球经济恐怖分子”,正盯着中国!

执笔/叨叨姐&刀削面

“全球经济恐怖分子”“阴谋家”“世界上最邪恶的人”“撒旦的儿子”……

这些说的都是同一个人:索罗斯。

如今,这样一个被世界上许多国家视为“危险分子”的人,又盯上了中国。已经91岁的索罗斯用非常恶毒的语言非议中国这一轮市场监管。

他这种想当然的指责,并不是西方舆论中的独一份。

只是结合索罗斯旗下基金公司最近清仓所有腾讯音乐、百度、唯品会等中概股股票的举动看,他这一番对中国的针对就很有点恼羞成怒的味道。

按说,“股市有风险,投资须谨慎”“理性投资,盈亏自负”是每个股市投资者耳熟能详的行规,更何况索罗斯这样的老江湖,什么场面没见过。但他偏偏就是在跌了、赔了后心情不爽,还要公然骂街,让全世界都看到。

这,就不能轻描淡写说是“情绪宣泄”了。

针对中国

在西方针对中国的“谣言工厂”里,非政府组织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人权观察”是其中尤为臭名昭著的一个。

它炮制涉疆不实报告,炒作所谓“强迫劳动”,甚至呼吁联合国对中国进行相关调查。而且,“人权观察”的执行董事肯尼斯·罗斯和极端组织“世维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涉港话题上,“人权观察”搞过类似的套路,以至于罗斯去年1月就被香港特区政府禁止入境。

在病毒溯源问题上,“人权观察”也跳得很高,罗斯多次妄称病毒“是中国实验室泄漏的”。

“人权观察”,已经被中国外交部定性为“在涉华问题上一贯充满偏见,经常对中国进行污蔑抹黑”。

索罗斯,则是它的幕后金主。

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将在10年内向“人权观察”提供1亿美元的捐款。正是由于这笔巨额赞助,“人权观察”才得以包下纽约帝国大厦整整一层楼。

更紧密的联系在于,“人权观察”的两位联合创始人之一的阿耶·奈尔,在执掌“人权观察”12年之后,成为“开放社会基金会”首任主席,还一当就是19年。

人权议题,在“开放社会基金会”和“人权观察”这类NGO别有用心的运作下,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政治争议,它似乎正在成为做空中国市场的排头兵。

索罗斯,并不是一开始就如此敌视中国的。

大家都知道,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时期,他折戟香港。

4年后的2001年,索罗斯自1989年以来第一次登陆中国,当时的他坦承“对中国知之甚少”。

2009年访问中国的时候,索罗斯的态度还算友好:“我们需要一个新的世界秩序,中国在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定位,另一些国家应该让中国有更多发言权。”

2016年是个拐点。

这一年,索罗斯的对华态度开始起变化。

他接连唱衰中国,说什么“中国经济难免会硬着陆”“中国将加剧全球通缩”。

3年后的2019年,他第二次站到前台,在《华尔街日报》撰文称,“对打败中国的兴趣超过了对美国国家利益的关心”。

当时,索罗斯选中的“马前卒”,正是反中乱港分子黎智英。他勾结黎智英企图做空港股谋利,“联手策动金融战配合颜色革命”。

又一个3年过去。

今年这一轮对中国的接连攻击,已经是索罗斯第三次贼心不死了。

究其原因,在2001年索罗斯的在华演讲中可以寻到些蛛丝马迹。

他在10分钟发言的结尾着重提到,“我非常希望中国找到自己的道路,成为更加开放的社会”。这就和一些美西方政治精英偏执地认为,中国迟早会变成跟西方国家一样的所谓“民主国家”差不多的脑回路。

事实却是,这套叙事并不适用于中国。

求而不得的他们,不约而同选择了对抗中国。

危险人物

在中国之前,索罗斯“开炮”的对象是印度。

2020年1月的达沃斯论坛上,索罗斯声称,开放社会“最大和最可怕的挫折”来自印度。

不少印度媒体纷纷炮轰他,认为索罗斯披着“慈善家”的外衣,“却有着无法治愈的极端狂妄自大,自以为是地以为拥有破坏别国稳定,并摧毁这个国家的权力”。

有印度媒体的大标题相当直言不讳:“印度必须提防全球经济恐怖分子乔治·索罗斯”。

再往前追溯。

2018年,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斥责索罗斯是“妄图分裂和摧毁国家”的“外国阴谋家”。

同一年,在普京和特朗普那次著名的赫尔辛基会晤后的记者会上,普京主动cue了保守派政治阴谋论的主角索罗斯。

2017年,马其顿、罗马尼亚、匈牙利、阿尔巴尼亚、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等东南欧国家的政府和媒体频频发声,指责索罗斯和他的基金会煽动民众敌对情绪,激化社会矛盾。

2016年底,索罗斯的出生国匈牙利掀起“反索罗斯”运动,打击任何与索罗斯有关联的组织。

也是在2016年,因“巴拿马文件”落马的冰岛总理贡劳格松指责索罗斯是“巴拿马文件”泄露的幕后黑手。

……

这个列表还可以很长,但已经足够说明索罗斯是个危险人物。俄罗斯和几乎所有东欧国家都已通过法律,禁止或者严密监控索罗斯的非政府组织。

这位身家86亿美元的富豪2015年宣布彻底退休,“让他的儿子和亲信负责运营他的对冲基金和公司,他要把所有挡住自己世界观的存在赶尽杀绝”。

这就更容易理解为什么索罗斯在第二年就冲向了中国。

一般来说,索罗斯搞事情有三板斧。

第一,通过媒体大造声势。

美国的媒体监管机构媒体研究中心发现,索罗斯与美国30多家主要新闻机构有联系。另据报道,自2003年以来,索罗斯已经花了超过4800万美元资助新闻学校和新闻行业组织。

选定目标国后,索罗斯就利用自己的媒体影响力在国际舆论中进行负面和虚假叙事,抹黑、诋毁该国。

第二,操纵货币扰乱市场。

这一点,在亚洲金融风暴的时候,我们已经见识过了。

第三,运用NGO暗中搞事。

最新一例是在缅甸。

缅甸军方今年3月发现“开放社会基金会”向缅甸“开放社会基金会”注入“非法资金”,涉嫌资助示威者,因此扣押了缅甸“开放社会基金会”的财务经理。

2018年泰国出现政治危机的时候,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同样发挥了核心作用。

一群黑客2016年时侵入了索罗斯的文件并将之公开,其中涉及“开放社会基金会”的战略、索罗斯资助NGO的资金申请等,它们的内容清晰表明了索罗斯的“颜色革命”野心。

《华盛顿邮报》曾将索罗斯称为“公开特工中的关键人物”,说他“一直公开做着中情局过去暗地里做的事情”,即为亲民主团体提供金钱和道义支持,训练抵抗人士,致力于“颜色革命”。

政治图谋

索罗斯,并不是一开始就有这样的政治图谋。

1930年8月,索罗斯出生在匈牙利布达佩斯,他的父亲是一名犹太律师。

17岁的他赴英求学,就读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正是在那里,他遇到了一生奉为圭臬的人生导师卡尔·波普尔。

1956年,索罗斯搬到纽约,投身于金融业,并通过外汇交易和国际投资发了大财。1969年,索罗斯创立量子基金。

实事求是说,索罗斯是数一数二的投资者。

即使他的路数是惟恐天下不乱,而且只要有条件还会刻意制造、操纵或放大混乱,让股价按照自己“赌”的方向快速剧烈波动,从而迅速赚到大钱。

只是,索罗斯并不满足于财富的积累。

他在公开演讲中说,“我一生的经验形成时期是德国占领匈牙利的1944年”。据索罗斯说,那一年,在极端危险的情况下,依靠父亲的庇护,他和家人不仅成功活了下来,还帮助了其他人。

“1944年是积极的经历,让我总是蠢蠢欲动想去和艰难的现实相对抗。”

索罗斯所谓“艰难的现实”就是一些国家的政治现实。

1979年,索罗斯的第一笔主要捐款用在了种族隔离时期的南非学生身上。

1984年,他在匈牙利成立基金会,1987年是在波兰和苏联,扶持当地民主力量。

鲍勃·迪伦的儿子杰西·迪伦去年底发布纪录片《索罗斯》。这部纪录片中的一位受访者说,“除了约翰·保罗二世、瓦文萨和戈尔巴乔夫,索罗斯在推翻共产主义方面发挥了主要作用。”

当苏联和南斯拉夫解体后,索罗斯成立了一个基金会网络,几乎覆盖了整个前苏联国家,他为之投入了数亿美元。

有人称之为“东欧的个人版马歇尔计划”。

索罗斯1986年在中国也成立过基金会,3年后就关了。

索罗斯深受波普尔和他的著作《开放社会及其敌人》的影响。

40多年后的1993年,索罗斯把自己创建的NGO取名为“开放社会基金会”。到了2000年,他还写了《开放社会:改革资本主义》一书,专门阐释自己对于“开放社会”的理解。

索罗斯也知道,波普尔并没有给出“开放社会”的确切定义。他的诠释是,“开放社会”类似于民主社会,“开放社会”的敌人就是民族主义和保守主义。

依托“开放社会基金会”,整个1990年代,索罗斯都在中东欧资助学生、政治上活跃的非政府组织。

乔治梅森大学教授珍妮·韦德尔说:“索罗斯在克罗地亚、波兰、匈牙利等地支持的一些精英团体。它们不仅在慈善事业中发挥了作用,还在政治领域发挥了作用。”

那时,索罗斯还没有被视作“国家威胁”。

21世纪初发生在美国内外的两类事塑造了索罗斯的恶名。

在“开放社会基金会”活跃的格鲁吉亚,“玫瑰革命”导致索罗斯的批评者谢瓦尔德纳泽下台。革命后成为格鲁吉亚总统的萨卡什维利说得很直接:“索罗斯支持了‘玫瑰革命’。”

事实上,萨卡什维利的一名内阁成员亚历山大·洛迈亚曾担任格鲁吉亚“开放社会基金会”的执行董事。

同样的剧本,在乌克兰的“橙色革命”、吉尔吉斯斯坦的“郁金香革命”中又再次上演。

在美国国内,索罗斯宣称,推翻时任总统小布什是他生活的“焦点”,并表示小布什在“9·11”事件后“支持我们或反对我们”的言论让他想起了“德国人”,“纳粹和苏联的统治让我很敏感”。

还是在2004年,时任众议院议长丹尼斯·哈斯特在福克斯新闻上说:“我不知道索罗斯的钱来自哪里,如果它来自海外或来自毒品集团……索罗斯一直支持毒品合法化。我的意思是,他有很多附带利益。”

如今,“开放社会基金会”已经成为一个庞大的实体,在30多个国家拥有约1800名员工,每年预算约10亿美元。“人权观察”“大赦国际”“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等都是它的受助对象。

在福山已经承认历史终结论是错误的情况下,索罗斯依然坚持西式民主是世界人民所需要的。这种帝国主义心态使得他继续在世界各地通过“开放社会基金会”等NGO煽动暴力革命、妄图实现政权更迭。

他打着民主的旗号把普通民众变成难民。

实在荒谬!

6年前,索罗斯在《纽约书评》的文章里写道,“美国应该明白,如果用零和思维看待中国,美国到头来可能得到更少,失去更多”。

用这段话来对比索罗斯今天的行为,可以看出他在反复无常这方面,走了多远。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