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阿富汗撤军后,美防长屡提“中国安全挑战”,暴露什么心思?

【环球时报-环球网 报道记者郭媛丹】当地时间1日,美国防长奥斯汀在新闻发布会上两次提及“来自中国的安全挑战”,这意味着美军将进一步加大制衡中国。此前有分析认为,从阿富汗撤军后台湾对于美国的重要性直线上升。这种观点得到一些中国专家认同,认为未来美国打“台湾牌”的力度、频度肯定会比以前高。对此中国首先要不断增强军事威慑力,使美国在涉台问题上冒险的代价高到美国无法承受之重。

在五角大楼介绍美军从阿富汗撤军的情况说明会上,奥斯汀两次提及中国,他首先表示,现在一个任务(阿富汗撤军)结束了,其他任务还得继续,“我们需要继续应对来自中国、俄罗斯、伊朗和朝鲜的安全挑战”。紧接着,奥斯汀说:“保卫国家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不会转移我们的注意力。这意味着在新的世纪我们领导层有新的关注,去迎接来自中国的安全挑战,在印太和其它地区抓住新的机遇深化我们与传统盟友和新伙伴的关系,保卫我们的民主不受所有敌人的侵犯。”

美国防长奥斯汀 资料图

此前,美国总统拜登在为结束美国在阿富汗20年战争中辩护时表示,“世界在变化。我们与中国正在进行激烈竞争。”“在这场竞争中,中国和俄罗斯最希望看到的就是美国在阿富汗陷入另一个十年”。

奥斯汀的发言重申了拜登的重点关注,也成为美国未来军事行动的方向。一位要求匿名的中美军事研究人士2日对《环球时报》表示,美军从阿富汗的撤军说明美国在全球军事战略的收缩,但与此同时美军对中国针对性却大为突出,这点从奥斯汀的发言中能看出,“这也意味着未来美军会在印度洋和西太平洋地区部署更多兵力,做好足够准备,形成足够军事威慑力,尤其是在台海、南海、东海等方向。”这位专家进一步分析指出,之后美国拿台湾做文章的比重会多起来,因为对美国而言要“挖中国的墙脚”没有比台湾更合适的话题,也没有什么比台湾问题更敏感、更能挑动大陆的神经。

美军一方面在做着针对中国的准备,另一面却主动对外宣布中美军方在8月底进行了拜登上台后的首次通话,如何看待美军方的行动呢?这位研究人士表示,美军的基本理念是:中美可以互为对手,但另一方面要保持接触,也就是说,一方面要对中方施加压力,保持高压状态,但另一面不愿意进入战争状态,所以要和中方保持接触,对其在中国周边军事活动进行说明,避免误读误判。   

台湾亲绿的《自由时报》2日在一篇报道中称,美军上月30日全面撤离阿富汗,美国总统拜登表示撤军决定是为“专心对抗中国挑战”,美国聚焦印太后,“台湾的重要性直线上升”。报道引用华盛顿全球台湾研究中心及加拿大智库“麦克唐纳─劳瑞尔研究所(MLI)”资深研究员寇谧观点表示,对抗目前被美国视为第一竞争对象的中国,台湾无疑是“重要角色”,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台湾所在区域的战略价值提升,加上台湾作为民主伙伴一员、全球供应链重要一环”。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教授朱松岭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认为,美军从阿富汗撤军后,将重心放到了亚太,相对而言,打台湾牌的力度、频度肯定会比以前高,这是不言而喻的,“但是,从目前看,美国不会跨过他们自己理解的 ‘一个中国政策’的红线,虽然这不意味着美国的举动没有违背或者触犯中国的 ‘一个中国’原则。因此未来台海的局势不乐观应该是大概率的事,应该也不至于出现热冲突,依然会在冷对抗中,只是程度会有所波动而已。”

具体到美国打“台湾牌”的形式会不会有所变化?朱松岭认为,一方面美国会继续保持比如对台售武等一些老方式,另一方面美国会将此前美台军事合作这样台面下的事公开化,并大肆宣传。

上文中的研究人士也表示, 拜登任内不会做有特别激进的动作,其最重要的目的是对中国进行体系性的包围,逐步把墙筑高,把网织密,对中国施加压力。

针对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后更集中力量来对抗中国,从而打“台湾牌”的可能性,中国应该如何应对?外交学院教授李海东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最重要的是中国要始终不断增强军事威慑力,使美国在涉台问题上冒险的代价高到美国无法承受之重,“当然,我们需要确保自身内部秩序稳定,经济普惠到绝大多数民众,内部更具凝聚力的态势,使得我们在面对各种外部挑战的时候,会更具定力,更有底气。”

李海东还认为,中国需要在国际舞台反复强调,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政,更加牢固确立“台湾属于中国一部分”的国际共识,从而使得美国一旦在台湾问题上铤而走险就会深陷国际孤立,付出非常高的外交代价。但同时,李海东也建议中方应该与美国决策者,社会各阶层保持更密切的沟通和交流,既要向美国决策者指出支持“台独”的严重后果,也要让美国公众明白美国的政治精英漠视美国公众和美国自身的福祉和根本利益,却因为鼓动和支持“台独”将美国带入一条不归路,使得美国各阶层在美国对华政策铤而走险的时候对美国政治精英能够施加约束。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