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奥运志愿者不仅提供有形支持

《日本时报》8月30日文章,原题:奥运志愿者不仅提供有形的支持  在东京奥运会当志愿者的第一天,37岁的莫塞塞·拉拉什就发现自己被体育明星所吸引。他在沙滩排球场当志愿者时,发现了德国沙滩排球运动员劳拉·路德维希。虽然尽量不盯着她看,但作为沙滩排球爱好者,他难免有点想追星。“通过观察她,我学会许多排球动作,”拉拉什说,“她过来向我要球,我只会用德语说‘你好’。但当她还球时,我还是鼓足勇气与她聊了起来。”

拉拉什在斐济出生,如今他已与日本妻子和三个孩子在日本生活了11年。他申请成为奥运会志愿者,希望能让自己的简历更好看。但他觉得自己的作用或将仅限于站在场外递球,从未想过能和运动员进行直呼其名的互动。仅“说‘对不起,先生或女士’”不管用,因为这会产生一种距离感,拉拉什说。他觉得,让运动员们感到受用的似乎是些许的亲近感,尤其是在亲朋好友和热情支持者因新冠肺炎疫情无法到场的情况下。“运动员代表自己的国家来到这里,他们的压力很大,因此你不想(增加那种压力)。”日本政府禁止观众入场,运动员被要求留在“泡泡”中,这意味着他们无法在主办城市到处走动并与当地居民互动。在许多情况下,奥运志愿者成为运动员能进行交谈的唯一当地人。拉拉什说,随着时间推移,接受他帮助的参赛者开始向他敞开心扉,述说他们对成绩的焦虑和其他担忧。

就在拉拉什在沙滩排球赛场帮忙时,翻译志愿者叶卡捷琳娜·乌兰诺娃正在射箭场地担任类似角色。俄罗斯射箭运动员贡博耶娃因中暑晕倒后,28岁的乌兰诺娃被叫来帮忙。除按要求提供帮助外,她还安慰那名运动员,以确保后者能继续参赛。“我希望(为参赛运动员)提供心理上的支持,”乌兰诺娃说,贡博耶娃当时的状况表明,她“不仅需要一名翻译,还需要心理健康上的支持”。乌兰诺娃在西伯利亚长大,大约两年半前来到日本留学。她将在下月从东京大学毕业,并获得石油工程硕士学位。

去年发布的一项研究发现,志愿行动也有利于志愿者本人的心理健康。因此,除能获得前排观赛座位外,乌兰诺娃和拉拉什或许还通过帮助他人提升了自己。拉拉什说,如此近距离接触奥运选手肯定提升了他的打球水平,但更重要的是使他学会如何克服困难并最终取得成功。(作者玛格达莱娜·大角,王会聪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