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壹刀:印度,参与了对中国人的恐袭? 多位专家带来权威解读

受到中国乃至国际舆论高度关注的达苏水电站恐袭事件,终于有了阶段性的调查进展。

8月12日晚11点52分,中国外交部网站发布了一条重要消息,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就巴基斯坦政府公布达苏恐袭事件调查进展答记者问。

从目前公布的调查结果来看,已经明确了对中国人实施恐袭的人是谁,是什么组织。

令人意外的是,实施袭击者背后的恐怖组织网络,竟然还有印度和阿富汗情报组织支持。尤其是印度情报组织,在这一事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与此同时,巴基斯坦方面表示,将继续深挖背后这些支持势力,并提防他们再次制造事端。当然还有一点已经明确,巴方承诺会继续捉拿那些目前隐匿在阿富汗的肇事者,中巴将联手严惩真凶。

1

8月12日,巴基斯坦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巴方对达苏恐袭案调查的最新进展。

巴方称,该案在阿富汗策划,由“巴塔”斯瓦特分支具体实施;袭击者在阿富汗受训,其使用的车辆系从阿富汗购入;部分嫌疑人已在巴被捕,其余人员现在阿富汗境内;袭击者所属恐怖网络得到印度、阿富汗情报部门支持。

有记者向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提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华春莹表示,中方高度关注巴方对有关恐袭事件调查工作在较短时间内取得重大进展,对巴方所作积极努力表示赞赏。目前,巴方进一步调查仍在进行之中。双方将按照两国领导人达成的重要共识,查明所有事实真相,在此基础上追究和严惩肇事真凶。

同时,双方将继续升级和强化安保合作机制,确保中方在巴项目、人员和机构安全。

从这段文字,我们可以得出几个重要信息:

第一,实施自杀式恐怖袭击的是“巴基斯坦塔利班”(TTP)的斯瓦特分支;第二,这些人员主要是在阿富汗训练的,然后潜入巴基斯坦进行袭击,部分嫌疑人已经被抓获;第三,印度和阿富汗情报部门支持了袭击者所属恐怖网络;第四,事件的进一步调查还在进行,中巴将继续联手追凶。

回顾这一恐袭事件,达苏水电站通勤班车于当地时间7月14日上午发生爆炸,造成至少13人死亡,其中包括9名中国人,另有28名中国人受伤。这起爆炸案是中国公民在巴基斯坦所遇到的最大伤亡事件。

巴基斯坦政府最初一度表示,事故是因机械故障导致气体泄漏,从而引发班车爆炸。但后来又表示,通过检查发现了爆炸物。之后就定性为恐怖主义袭击事件。中国派遣了一支15人组成的专家小组,在巴基斯坦同僚的陪伴下于7月17日前往现场勘察。

在定性为恐袭事件后,中巴双方以最强烈的言辞谴责了这次袭击。而且,此事件还受到了联合国安理会的高度关注。巴基斯坦方面按照最初承诺,对事件进行了彻底调查,并向中方通报调查结果。

巴基斯坦媒体报道中称,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披露,具体支持袭击者所属恐怖网络的,是印度情报组织“印度调查分析局(RAW)”和阿富汗国家安全局(NDS)。而“巴塔”斯瓦特分支,是在敌对情报机构的命令下实施了这次恐怖袭击。

巴基斯坦的《论坛快报》(Express Tribune)透露了这起恐袭事件的一些细节。例如,巴基斯坦政府调查了相关36个监控摄像的视频,调查范围巨大。巴反恐部门代表伊克巴尔表示,在犯罪现场发现属于自杀式炸弹袭击者的一只拇指与肢体。

伊克巴尔称,这次袭击牵涉14个不同角色,由一名叫塔里克(Tariq)的人领导,是属于“巴塔”的成员。目前巴基斯坦共拘捕3名疑犯。

伊克巴尔透露,塔里克与另一疑犯穆阿维耶(Muawiya)是在阿富汗受到印度调查分析局与阿富汗方面的训练。而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名叫谢赫(Khalid aka Sheikh),是一名阿富汗公民。

袭击者将一辆装有爆炸物的汽车撞向通勤班车。“在这起爆炸中,凶手使用了大约100到120公斤的高爆药。”伊克巴尔补充说。

而且,伊克巴尔强调,透过视频录像、手机数据分析、针对当地协助者的调查以及对爆炸中所用汽车的鉴定都表明,在阿富汗的TTP策划了这次袭击,且RAW和NDS的高级官员都在阿富汗指挥着这场行动。

不过,路透社记者称,已收到“巴塔”方面的信息,称他们并没有参与这起事件。

2

印度和阿富汗国家情报机构在这起恐袭事件中被点名,出乎很多人的预料。

巴基斯坦方面说,印度情报机构还做出了哪些恶劣的举动,还需要进一步调查。路透社8月13日报道称,一位印度政府官员否认了巴方这项指控,并称巴基斯坦过去曾多次提出类似指控。

另一方面,路透社称无法立即联系到阿富汗外交部对此事进行进行评论。

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周戎告诉“补壹刀”,印度调查分析局曾经在尼泊尔、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孟加拉和阿富汗等南亚广泛地区活动,例如从事破坏、暗杀和资助反叛力量等不光彩的活动。

可以说,这个印度国家情报机构的口碑与美国的中央情报局(CIA)一样差。而且,印度调查分析局有时候的秘密活动绕过了政府和国会,有时使得政府很难堪和尴尬。 它是印度政府主要的对外情报搜集单位,相当于印度内政部情报局,或者是类似于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

调查分析局直接隶属于印度总理,印度陆军参谋长和印度内政部情报局也参与主管,调查分析局的上级单位是印度内阁秘书处,该情报局局长有权直接向印度总理汇报,专职处理与国际情报相关的战略性工作。

根据周戎介绍,该情报机构于1968年9月21日正式成立的,目前其中心部门在印度内阁秘书处大厦的边厢办公。该机构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无需接受印度国会监督,同时兼有印度联合情报委员会成员的资格。更多向内阁秘书长汇报,但必须向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写每日简报。

从内部结构看,印度调查分析局是整个南亚地区最大的情报机构,甚至在某些方面亦是世界上最大的情报机构之一,它的职责甚至涉及印度核设施的安全。自成立以来, 一直成为印度政府对外战略和对外政策主要助手 ,但在1977年到1990年这段时间作用在下降。2000年之后其作用有所回升。

目前在印度国内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印度调查分析局的工作政治化,专业性工作带有很强的官场作风。许多分析局官员更多是看印度总理的脸色和意愿行事。总理府那边政治风向是什么,他们就做什么。

那么,该情报局的基本目标是什么呢?

监视印度周边国家的政治、军事、经济、科技的发展,特别重视与印度国家安全利益和对外战略关系较大的国家,搜集相关情报;影响国际舆论和外国政府的工作; 负责旨在于捍卫印度国家利益的秘密情报行动和反恐行动;凡是对印度构成威胁的行动该情报局都参与实施打击行动,特别重视清除那些对印度国家安全(包括国内外)构成威胁的反对势力。

该组织架构严密,一般不为外人所知。该局隶属于总理,下设联合秘书(JOINT SECRATRY),特别行动办公室,负责安全事务的主任。在机构中,专设一个巴基斯坦事务处,负责南亚和中国事务处,中东和非洲事务处,其他国家事务处,电子技术和国内安全事务处等相关机构。

上海外国语大学丝路战略研究所特聘学术顾问王南对“补壹刀”表示,印度调查分析局是类似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和苏联克格勃(KGB)的机构。是印度实力最强、规模最大的情报机构,同时肩负策反、颠覆和一定的反间谍任务。

它主要是通过谍报和侦察等手段执行对外情报任务,搜集整理对方的政治、军事、经济、宗教等情报。该局针对周边邻国的边境情报工作和缉捕工作,在印度整个对外情报体制中占较大比重。

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透露,印度调查分析局不仅从事情报搜集、研判,还扶植了许多反“敌对国家”的极端、恐怖、分裂势力等,策划和支持了许多针对其他国家的破坏活动,可以说其秉持的原则就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手段也是无所不用其极。

3

关于巴方所说,印度和阿富汗情报组织卷入到这次恐袭事件中,“补壹刀”询问了多位南亚问题专家的看法。

王南告诉“补壹刀”,众所周知,虽然中巴经济走廊和“一带一路”倡议在国际社会广受欢迎,并且得到了许多国家的积极回应,表示要参与其中,但也有极少数国家对此不予认同,或是持反对态度。

其中,印度曾公开反对中巴经济走廊和“一带一路”倡议。巴基斯坦方面甚至认为,印度一直在蓄意破坏中巴经济走廊。巴方还称已掌握不少这方面的证据。

2020年11月14日,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与军方发言人伊夫蒂哈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根据巴情报部门截获的消息,印度情报人员已经在巴南部的俾路支省,组织约700人的武装力量,并计划对整个“中巴经济走廊”发动袭击。巴军方发言人伊夫蒂哈尔称,"印度方面为这支武装力量,总计拨款约6000万美元。”

所以,不排除达苏袭击案作案元凶是外部势力的可能。巴基斯坦也声称,曾在巴境内抓获过印度调分析局的特务。他的任务是破坏中巴经济走廊。

而阿富汗国家安全局是阿富汗政府的情报机构,其成员大多数受过美国国土安全部和北约的训练。

王南认为,印度与阿富汗政府之间关系良好,印度与巴基斯坦互为宿敌,也不承认阿富汗塔利班。阿富汗政府对巴基斯坦多有不满,更与阿富汗塔利班互为对手。所以,印度调查分析局与阿富汗国家安全局之间存在着合作关系,完全是有可能的。

不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认为,这两个机构要合作对中国人进行严重的自杀式恐袭,从现有经验来判断,其可能性似乎很小。即便印度调查分析局想这么做,阿富汗国家安全局也未必会同意,毕竟阿富汗政府与中国也有良好的关系。

朱永彪则告诉“补壹刀”,印巴冲突由来已久,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矛盾也几乎不可调和,这是近年来印阿关系密切并共同针对巴基斯坦的重要背景。

2001年之后,印度有意加大了对阿富汗的各种投入,尤其是加尼执政后,印阿关系日趋紧密,印度与加尼和阿卜杜拉等各方势力均保持着密切联系,同时一直反对塔利班。所以,近年印度和阿富汗的合作非常深入,印度对阿富汗情报与安全机构的渗透也非常严重,所以双方合作针对巴基斯坦和中巴合作进行破坏,也不令人感到意外。

在之前,在阿富汗发生的涉华安全事件,背后也被怀疑有印度背景。

朱永彪认为,当然,由于印巴、巴阿关系的特殊性,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也应对袭击事件中的印度、阿富汗因素持谨慎态度,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所言“中方坚决反对任何势力利用恐怖主义谋取地缘私利”。

周戎则认为,就达苏恐袭事件而言,虽然有关国家已指称阿富汗情报机构参与,但目前尚无法确定该机构是否参与到这起恐袭事件之中,参与程度有多深,如何参与。

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一直与中国保持全面战略伙伴关系,阿富汗政府以往从未做过伤害中国利益事情,还曾把一些东突分子引渡中国。因此阿富汗情报机构没有理由蹚反华浑水,阿情报机构是否参与到达苏恐袭事件中,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观察和足够的证据,不宜草率下结论。

至于印度情报机构,周戎认为,那就另当别论了。印度不太可能公开和直接支持“巴塔”。过去印度政府与阿富汗塔利班之间势如水火。印度对境内的伊斯兰极端主义持续坚决打击,很难见到印度与伊斯兰极端主义组织之间有什么勾连,原因之一是克什米尔地区活跃的武装分子都有伊斯兰极端主义特征。

当然印度情报机关是否为了自己反华的目的制造某种“意外”,也不得而知。中国舆论界也是首次听说印度在支持“巴塔”分支机构。以往印度支持巴基斯坦境内的“俾路支解放军”和“俾路支解放阵线”,这是有充分的事实依据甚至铁证的。

当然,我们尊重巴基斯坦政府、军队和情报机关方面在调查这起严重恐怖袭击事件上付出的努力,并期待继续认真细致地追根溯源。

从2015年以来,巴基斯坦军方和政府就一再声称,印度调查分析局一直在利用其驻外机构网络,对“巴塔”提供资助和培训。巴基斯坦认为,“巴塔”出现伊始,印度和阿富汗的情报部门就迅速“盯上了它”并着手对该组织的关键人员进行渗透和拉拢。

巴基斯坦《黎明报》此前的一篇文章说,阿富汗情报机构国家安全总局曾公开承认参与“巴塔”运作。早在2012年,北约领导下的阿富汗国际安全援助部队顾问表示,阿军方“允许‘巴塔’在其境内展开行动”。

2017年,现任阿富汗民族和解委员会主席、时任阿富汗首席执行官(相当于总理)阿卜杜拉也说过,“巴塔”在阿富汗有“立足之地”,但坚决否认政府向其提供支持。

不过,2015年的《巴基斯坦日报》曾援引阿富汗国家安全总局负责人卡利德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一条推文说,“巴塔”对巴基斯坦的巴达贝尔军事基地发动了“针锋相对的袭击”,强调了其领导的国家安全总局对“巴塔”的支持。

2014年12月16日,“巴塔”对位于巴基斯坦西北部城市白沙瓦的陆军公立学校发动了恐怖袭击,造成包括校工和儿童在内的149人死亡(其中132人是儿童),举世震惊。 巴基斯坦方面认为,肇事者是由1名车臣人、3名阿拉伯人和2名阿富汗人组成的“巴塔”分子,策划者是该组织骨干成员奥马尔·克拉萨尼,幕后“金主”就是印度调查分析局。

刚刚卸任中巴经济走廊管理局主席的阿西姆·巴杰瓦当时还是巴基斯坦三军公共关系局的局长,他在2015年2月的简报会上表示,“印度正在资助在俾路支省等地活动的‘巴塔’”,“除非外部势力为他们提供资金,否则无法进行如此大规模的行动”。

除印度调查分析局外,巴基斯坦当时的表态与这次达苏水电站恐袭调查初步结论如出一辙,指责阿富汗国家安全总局也参与了白沙瓦恐袭。

2017年,“巴塔”前发言人伊赫萨努拉·伊赫桑向巴基斯坦当局无条件投降后,其在认罪忏悔视频中承认,印度调查分析局和阿富汗的国家安全总局为“巴塔”的活动提供了资金支持。他还披露说,从“巴塔”分离出另一恐怖组织头目还曾在受伤后前往印度接受治疗。

但印度和阿富汗当时均否认了上述指控。阿富汗的一名高级安全官员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甚至直言称,“这是巴基斯坦的阴谋,它一直把自己塑造成恐怖主义的受害者,而事实上它资助和支持了针对阿富汗和印度的恐怖活动”。

4

虽然达苏恐袭事件有了初步结果,但是我们必须高度警惕和防止恐怖分子对其他中巴合作项目展开攻击。

据巴基斯坦记者瓦贾哈特·卡兹米(Wajahat Kazmi)在社交媒体上称,最初“巴塔”斯瓦特分支计划的袭击目标,是迪阿莫-巴沙大坝,而不是达苏水电站。

与达苏大坝相同,迪阿莫-巴沙大坝同样是位于印度河上游支流的一座水电大坝。2020年5月13日,中国电建集团—巴基斯坦边境工程局(FWO)联营体签署了巴沙项目大坝标施工总承包合同。合同金额接近200亿元人民币。

此外,在12日的发布会上,巴外长库雷希透露,巴方的进一步调查还在进行中,目的是找到所有参与这次袭击的人。巴基斯坦将继续捉拿达苏恐袭事件剩下的肇事者,包括那些逃往阿富汗的涉案者。巴基斯坦已经向阿富汗政府提出一项法律互助请求。

巴基斯坦的政府重申其强烈承诺,将逮捕所有应该对这一令人发指罪行负责的人,并将他们绳之以法。“我们不会允许任何敌对势力,破坏中巴钢铁一般的友谊”。

那么,未来追凶的成功率能有多高?

王南告诉“补壹刀”,巴方说部分涉案者藏匿在阿富汗,表示将继续追凶。这会有较大的难度,首先,这是阿富汗的管辖范围而不是巴方。其次,目前阿富汗局势不仅非常复杂,而且变化太快。巴方即便有这心,也可能无此力。

朱永彪认为,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政府的关系目前已经恶化到了很严重的地步,随着塔利班在阿富汗的攻势越来越盛,双方的相互指责和攻击已达到一个新顶点。

而且,对于7月16日阿富汗驻巴基斯坦大使女儿在巴基斯坦被绑架且遭到虐待一事,阿富汗也还在寻求巴基斯坦的“说法”。再考虑到目前阿富汗复杂的国内政治和安全形势,阿富汗方面接受巴基斯坦指责的可能性为零,也不会配合巴基斯坦缉凶。

周戎对“补壹刀”说,至于继续追凶,即一些涉案者隐匿在阿富汗,“我个人认为巴基斯坦军方与阿塔、阿政府都保持正常关系,若巴方的说法证据充分,可以通过阿政府和阿塔这两个方向寻觅其它嫌犯,将他们缉拿归案,将此案办成铁案,经得住历史考验。”

(图片均来自网络)

执笔/胡一刀&鸣鸿刀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