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口罩下的真实面孔为何和你想象的大相径庭

美国VICE网站7月20日文章,原题:人们口罩下的真实面孔为何和你想象的大相径庭  由于我在新冠疫情期间搬家,遇到房东和邻居时,我们都戴着口罩。直至纽约放宽戴口罩的规定和建议,我最近在街上首次看到一位不戴口罩的邻居的面孔。他看起来与想象中完全不同。我并未意识到我一直在脑补他的整个长相——而且我的预测很错误。

这很可能是一种将在全世界发生的现象。人类大脑一种被称作“非感官补整”(amodal completion)的功能,加上我们在看不到人们全貌时糟糕的面孔感知能力,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我感受到的这种意外。

加拿大约克大学认知神经学家埃雷兹·弗洛伊德表示,在疫情期间,我们识别周围人的方式发生巨变。他将2020年称作“有史以来开展过的最大规模人脸感知实验”。人类对人脸尤其敏感,这就是我们为何能在电源插座或其他无生命物体中“看到”人脸的原因,该现象被称作“面部幻觉”。不过,弗洛伊德解释说,大脑更倾向于从垂直方向以及两只眼睛、一个鼻子和一张嘴的组合来看待人脸,这被称为整体人脸处理方式。

当面对戴口罩的人脸时,我们的大脑无法以整体方式进行处理。弗洛伊德及其同事去年对近500人的研究发现,他们感知戴口罩的人脸能力显著下降。其中13%的人感知能力严重受挫,甚至达到“脸盲症”的程度。当我们感知周围世界时,有感官信息抵达我们的感觉器官,比如视觉信息抵达视网膜,在由大脑处理后呈现出我们看到的样子。但在一些情况下,如口罩遮住下半张脸,没有相应感官信息输入时,“非感官补整”就会填补缺失部分。这并非仅限于视觉。当人们在喧闹的街道或汽车喇叭声中交谈时,人们会“补全”对方说的一句话,即便有关声音信号并未传到耳朵内。

安特卫普大学认知科学家班斯·纳奈称,在看不到对方下半张脸时,大脑很大程度上基于记忆对缺失信息进行“非感官补整”。如果对方是认识的人,那么有关记忆就将推动人们“脑补”出口罩下的脸,但这并不能确保准确。

事实证明,当涉及面孔时,我们通常以“迷人的特征”进行“非感官补整”。2020年一项研究发现,当评估完整和不完整照片中人脸的吸引力时,人们通常认为不完整照片中的人更有吸引力。“你不大可能用红色大疙瘩为口罩下的鼻子‘非感官补整’,但一些人鼻子上确实有疙瘩,”纳奈写道,“从某种意义上说,‘非感官补整’提供的是理想化的信息。”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的外科医生、一项吸引力研究合著者斯科特·巴雷特表示,疫情前他就已了解到口罩的这种“副作用”,“当我们年轻时,曾无数次爱上桌子对面戴口罩的女人,当她摘下口罩时才感到失望”。他表示甚至有专门描写这种现象的俚语,例如“口罩恋”或“口罩热”等。一年戴口罩的经历提醒我们,许多感知并非来自外部世界,而是来自我们自己。(作者谢拉·拉弗,王会聪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