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净说漂亮话,被问是否信任塔利班,拜登怒了:“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美军在逃跑,华盛顿却试图从一场糟糕的失败中挽回面子。”俄新社9日这样描绘美国目前的窘态。当地时间8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东厅发表讲话,语气激烈地为该国罔顾责任和义务,加速从阿富汗撤军的行动辩护。从不愿意让更多美国人的儿女冒风险,到阿富汗有权决定自己国家的未来,拜登说了很多漂亮话,但无法改变阿富汗国内局势正在恶化,美国将烂摊子甩给阿富汗人民和地区国家的现实。“很多事实表明,在国际道义与一己私利之间,美国总是选择后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9日说,这进一步暴露出美国“捍卫民主人权”幌子背后的虚伪人设。有的美媒敦促政府反思为何美国一场失败战争接着一场失败战争,有的美媒则忙着渲染中国将填补美国留下的真空。这大概是美国的套路,所以才会以己度人。它们还是应该多听听来自阿富汗人的看法和声音。塔利班发言人近日在接受港媒采访时说,中国是阿富汗的朋友,他们欢迎中国投资,不会允许任何人和任何力量从阿富汗的土地上攻击中国等国家。

拜登被记者的追问激怒

自今年4月宣布决定从阿富汗撤军以来,8日是拜登首次在正式场合就该问题发表讲话。CNN报道称,在讲话之前,拜登刚从他的国家安全团队那里得到有关阿富汗安全局势日益恶化的最新消息。但他仍为自己的撤军决定进行了“激烈辩护”,并宣布美军在阿富汗的任务将于8月31日完成。

拜登称,美军击毙本·拉登,降低使阿富汗成为可持续对美发动袭击的基地的恐怖威胁,“我们实现了这些目标”。在被追问这20年的更广泛目标是否已经失败时,他说:“任务没有失败——还没有。”雅虎新闻网评论称,拜登试图将重点放在一些“积极方面”,但白宫提供了更清醒的现实。在拜登演讲之前,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说,结束美国最长的战争不是一个庆祝时刻。“我们不会有‘使命完成’时刻,这是一场没有军事胜利的战争。”

2003年,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在一艘美国航母甲板上发表演讲,背景是“使命完成”的条幅。英国《卫报》称,普萨基暗指此事。小布什在那篇臭名昭著的演讲中宣布“在伊拉克的主要战斗已经结束”,这一虚假声明18年来一直广受嘲笑。虽然拜登精心措辞,但在《华盛顿邮报》看来,在他发表讲话之际,阿富汗的安全局势迅速瓦解,塔利班取得压倒性胜利,这可能阻碍拜登与一场历时20年、耗资1万亿美元、造成2448名美国军人死亡的战争彻底决裂的愿望。

为给自己的决定辩护,拜登称美军去阿富汗不是为了国家建设,“阿富汗人民有权利也有责任自行决定他们的未来以及管理国家的方式”。他还扯上中国说,“我们需要专注于巩固美国的核心优势,以应对与中国及其他国家的战略竞争,这些竞争将真正决定我们的未来”。

从白宫发布的问答实录中可以看到,记者向拜登抛出连环问题,拜登则情绪激动。《纽约时报》报道说,在回答有关他决定结束战争的问题时,拜登变得暴躁起来,他否认美国人将不得不像1975年逃离西贡那样逃离喀布尔。当一名记者问他是否信任塔利班时,拜登愤怒了,厉声斥责“这是一个愚蠢问题”。CNN称,目前美国已经撤出90%的在阿军队,只留下650到1000人保卫美驻阿大使馆和阿国际机场。美国情报机构、军事指挥官和国会议员都警告,如果没有美军的火力支持,阿政府军将因无法对抗塔利班而垮台。“这不是真的。他们没有得出过这样的结论。”拜登矢口否认这一被美媒广泛报道的消息。

《纽约时报》称,拜登说:“从没有一个国家统一过阿富汗,没有一个国家。帝国到了那里,也没有做到。”他指的是英国在19世纪占领该国,以及30年前苏联试图获得控制权。这两项努力都失败了,实际上拜登也将美国加入了这个名单。

“总统不明白阿富汗的局势正在发展,‘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将重新崛起,这将直接威胁到美国本土和我们的盟友。”共和党联邦参议员格雷厄姆在一条长推文中警告说,拜登的决定是一场正在形成的灾难,“你要做好迎接重大动荡的准备”。

塔利班攻入坎大哈

据法新社9日报道,正在莫斯科的塔利班谈判代表德拉瓦当天说,阿富汗85%的领土都已处于塔利班控制下,包括全国398个地区中的250个。但这一说法遭到阿政府否认。“美国被迫离开我们的国土,”德拉瓦称,塔利班没有与美国达成协议,不攻击仍在阿政府军控制下的行政中心。俄卫星通讯社报道称,塔利班9日攻入阿南部最大城市坎大哈(坎大哈省首府),在市内与政府军交战,多名平民被打死打伤。另有消息说,除已占领阿富汗—塔吉克斯坦边境口岸外,塔利班还取得了对阿富汗—伊朗、阿富汗—土库曼斯坦边境口岸的控制权。

《卫报》评论称,西方国家在喀布尔强推政权更迭,然后承诺建立一个按照它们形象打造的法治国家。谁知道历史学家会如何看待小布什考虑不周、代价过高的阿富汗冒险主义?曾主导发动阿富汗战争的美前防长拉姆斯菲尔德近日去世,让人们再次想起小布什政府中的新保守派及不计后果的理论家所造成的可怕伤害是多么不可估量。彭博社说,又是一场有限的战争,又是一个令人不满意的结果。往好了说,美国将留下一片烂摊子。往坏处讲,撤军可能导致战略挫折和人道主义灾难。

希尔扎德是为美军服务的数千名阿富汗翻译之一。《华盛顿邮报》报道说,他曾在战火中挽救美国人的生命,但当2016年申请美国特殊移民签证时,美国驻阿大使馆对他拒签,理由是他未能提供“忠实而有价值的服务”。面对“背叛”指责,拜登8日许诺称,美国将在8月派出航班去阿富汗,重新安置翻译人员和美在阿的其他盟友。《华尔街日报》援引五角大楼发言人柯比的话说,翻译人员很可能被转移至几个第三国和美国领地,他们可能需要在那里停留数年,以等待美国签证。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首席共和党成员迈克尔·麦考尔批评拜登只是提出更多空洞许诺,而不是详细的行动方案。“陈词滥调和推诿责任该结束了。”

中国被视为“阿富汗的朋友”

“在美国即将完成在阿富汗的撤军行动之际,中国似乎正觊觎扩大自己在阿富汗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影响力。”“美国之音”9日一边别有用心地渲染“中国急于填补美军撤离后的真空”,一边又不无“得意”地说,美军撤离后阿安全形势和政治格局将面临很大变数,北京很可能陷入两难境地,想取而代之或为时尚早。

汪文斌9日表示,作为阿富汗的友好近邻,中国始终支持阿人民维护本国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把国家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中方愿同国际社会和地区国家一道,继续助推阿和平和解进程,助力阿富汗早日实现和平稳定。根据外交部当天发布的消息,在12日至16日的外访期间,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将出席“上合组织—阿富汗联络组”外长会议。

塔利班将中国视为“阿富汗的朋友”的表态,给了美媒直接回击。香港《南华早报》9日报道称,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7日接受该报旗下“本周亚洲”采访时说,中国是一个友好的国家,欢迎他们参与到阿富汗的重建与发展中来,希望就投资阿富汗重建工作“尽快”与北京进行对话。“如果他们在阿富汗投资,我们当然会保障他们的安全,这对我们非常重要。”沙欣还说,塔利班将不再允许“东突”分裂分子进入阿富汗,他们中的一些人此前曾在阿寻求庇护。

对于阿富汗人对中美的不同态度,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国一直在搭台子,推动阿各方通过沟通和交流化解分歧。美国则一直在拆台子,这些年,几乎所有能给阿带来和平稳定的格局都被美国拆掉了。中国始终坚持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对外交往原则,这确保了国家间关系的稳定,而美国则不断干涉他国内政,试图改造其他国家,这往往酿成灾难性破坏后果。

据俄罗斯《观点报》9日报道,塔利班代表8日抵达莫斯科,与俄总统阿富汗问题特别代表卡布洛夫举行为期两天的会谈。塔利班称,对在国内实现可持续和平感兴趣,正在与阿政府讨论停火问题。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9日说,塔利班目前控制着该国约2/3的边境地区。她呼吁阿冲突各方表现出克制,避免将紧张局势蔓延至阿富汗以外地区。

【环球时报驻巴基斯坦、美国特派特约记者程是颉 林日  环球时报记者 李雪 陈欣 柳玉鹏】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