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舆情”与“北外澳研”发布最新民调:中国人怎么看澳大利亚,关键数据有大变化

【环球时报记者 王盼盼】澳大利亚是亚太地区的重要国家,但自2017年以来,中澳关系在曲折中发展并数次走低。尤其是澳大利亚政客和媒体反复炒作所谓“外国干涉”,甚至把怀疑的矛头指向在澳华裔、中国留学生;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澳积极应和美政客抹黑中国的说法,游说多国开展所谓“独立调查”;2021年4月,澳联邦政府援引新通过的《外国关系法》否决了维多利亚州与中方签订的“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与框架协议;次月,发改委发表声明,无限期暂停与澳联邦政府相关部门共同牵头的中澳经济对话机制下一切活动。在此背景下,中国民众对澳大利亚的看法发生了什么变化?

本调查为《环球时报》旗下舆情调查中心(“环球舆情”)与北京外国语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北外澳研”)合作开展的专门针对澳大利亚和中澳关系的年度问卷调查,今年为连续第二年。本次问卷调查的执行方为数字100市场调研公司。北外澳研根据中澳关系中的核心议题和近期热点问题,并参照澳大利亚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民调中相关问题完成调查问卷的拟制与互视分析,形成本报告。

2021年6月,“环球舆情”对中国10个城市中18岁及以上、70岁以下的居民展开调查。本次调查采用了基于大规模会员样本库的在线问卷调查方法,通过邮件邀约、在线填答完成数据收集,回收有效样本2067份。

本调查采用0-100分进行常规的好感度评价。调查显示,受访者对澳大利亚的好感度平均分为55.6分,相对于去年的65.3分有较大降幅。与此同时,澳民众对中国的好感度也自2019年出现显著下降。根据罗伊研究所的民调,2019年澳民众对中国的好感度低至49分,2020年进一步降至39分。

中国受访者在“您认为下列哪个国家是中国最好的朋友?”一题的回答也印证了对澳好感度的下降。16个选项中,47.4%的受访者选择“巴基斯坦”、24.5%的受访者选择“俄罗斯”。选择“澳大利亚”的受访者占4.5%,相较于去年的7.6%有所下降。

当被问及“在中国的对外关系中,中澳关系有多重要”时,受访者的回答主要集中于“比较重要”(44.8%)和“一般”(25.3%)。认为“非常重要”的受访者占17.0%,基本与去年(16.9%)持平。认为“不太重要”(8.1%)、“非常不重要”(2.8%)的受访者相较于去年略涨1-2个百分点。

当被要求对中澳关系进行定性时,高达87.5%的中国受访者认为“对于澳大利亚来说,中国更多是经济伙伴”,而不是军事威胁,与去年(87.6%)持平。截止到2018年,罗伊民调在询问澳大利亚民众时出现了非常类似的调查结果。澳民众在2018 年被问及同一问题时,82%的受访者表示“对于澳大利亚来说,中国更多是经济伙伴,而不是军事威胁”。但该数据在2020年民调时出现大幅变动,55%的受访者认为“更多是经济伙伴”,认为“更多是军事威胁”的上涨到41%。

本次调查中,中国受访者在谈及“对于中国来说,澳大利亚更意味着什么?”时,58.7%的受访者认为澳“更多是经济伙伴”,与去年(66.8%)相比下降8.1个百分点,认为澳“更多是军事威胁”或“更多是政治或意识形态的威胁”的受访者合计超过四成,分别为7.1%和34.2%,与2020年相比均有所增长。

澳大利亚多年来保有“中等强国”的自我认同,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积极游说多国开展所谓“独立调查”时也多在此框架内讨论。但从中国民众的认知来看,认同澳大利亚中等强国身份的较2020年的结果(67.2%)减少了近10个百分点,降至57.7%。同时,认为“澳大利亚不是中等强国”的受访者攀升至31.4%,提升10.8个百分点。

被问及是否同意“澳大利亚在经济上过于依赖中国”时,近一半中国受访者(49.6%)表示“同意”,27.2%“不同意”。当被问及是否同意“中国在经济上过于依赖澳大利亚”时,受访者中有11.5%表示“同意”,76.9%“不同意”。

报告指出,尽管澳大利亚国内不时有声音认为“中国在矿产品上离不开澳大利亚”“尽管双边关系走低,贸易额仍在不断上涨,中国也离不开澳”,但从此次调查结果来看,中国民众对“经济上过于依赖澳大利亚”的认可度仍较低。

中国民众如何看待双边关系的最大阻碍以及未来双边关系的走向呢?当问及“影响中澳关系的最大干扰因素是什么”时,受访者的回答如上图。报告认为,受访者对中澳关系的了解和把握还是颇为全面、深刻的,及时捕捉到2020年至今澳政府对华政策的实质。

被问及“是否看好未来两年中澳关系回暖”,43.3%的受访者表示“看好”,较去年(44.4%)微降;表示“不看好”的上涨约6个百分点至34.7%,22.0%表示“不知道,难以判断”。

留学和旅游是澳大利亚对华服务出口的第一、二大类别。澳大利亚在疫情发生后关闭国境至今。据澳大利亚政府统计,疫情前(截至2019年底),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占到近76万澳国际学生的28%;来自中国的游客占抵澳国际旅客的15%,但多为高价值游客,消费金额占到国际旅客消费总额的27%。

澳国内存在一种似是而非的观点:“无论其他领域的政策如何施行,也不会影响中国对澳的贸易和投资,包括服务贸易中排第一、第二的留学生和旅游。”那么,中国民众在选择留学和旅游目的地时到底会如何考量呢?

在被问及旅游目的地时,受访者从12个国家中进行单选,选择澳大利亚的占12.4%,排名第四,与2020年调查时的16.7%相比下降,名次也从第二落到第四。需要指出的是,旅游意愿不必然与实际出行相匹配。首先,中国人出境游的热门目的地一向以亚洲国家为主,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2020年底出版的《2020中国出境旅游发展报告》,2019年中国(内地)出境旅游目的地前15位中亚洲国家占绝大多数,仅有美国占第八位,澳大利亚排第15。可见,对赴澳旅游的最终成行不宜高估。

另一方面,受访者同时从9个热门留学目的地中单选出“最想去留学的国家”,澳大利亚的提及率从2020年调查的16.5%降至13.6%。

报告认为,从旅游和留学目的地的选择来看,尽管考量的因素日益多元化,且具有很强的个体特征,但民众在挑选旅游和留学目的地时似乎更倾向于选择双边关系较好的。为了对此进行验证,受访者被要求明确“在多大程度上会考虑留学/旅游目的地对中国的政策、好感度及双边关系?”

结果显示,绝大多数受访者在挑选留学(85.2%)和旅游(79.2%)目的地时均会考虑对华政策、好感度和双边关系。尤其是留学时,近一半(45.6%)受访者表示“一定会考虑”、39.6%表示“较多考虑”。挑选旅游目的地时,对该因素的考量略低,但也占到近八成,40.2%的受访者表示“一定会考虑”、39.0%表示“较多考虑”。

报告认为,由此可见,澳大利亚国内认为“澳中双边关系不会影响经济交流,尤其是服务贸易”的想法很大程度上是一厢情愿的。事实上,随着中澳关系走低,赴澳留学自2018年已出现增长率下降,旅游业增长乏力,早在2019年初便有专家警告“澳大利亚在国际旅游市场上不能太自满,尤其是对中国游客而言,双边关系是有可能造成负面影响的”。随着后疫情时期经济压力增大、国内旅游市场被进一步挖掘、国内高校教育质量不断提高,以及其他旅游和留学目的地国的发展,中国赴澳留学和旅游人数是否能保持高增长,甚至是增长,仍需观察。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