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富汗的中国人谈安全状况:营地周边地区警报频传,时常听到枪声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美国在阿富汗留下的遗产只有‘耻辱和灾难’。”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20日痛批在阿进行近20年“反恐战争”的美国。就在同一天,中国外交部罕见提醒本国在阿公民“尽早离境”。实际上,发出类似提醒的不止中国。“这不是一个好兆头,”《阿富汗时报》总编辑曼苏尔·法伊齐21日对《环球时报》说,美国领导的打击极端主义和寻求阿富汗稳定的战争已经失败。由于美国自顾自地撤军,阿境内暴力、恐袭事件剧增,阿富汗塔利班与政府安全部队的战斗空前升级。塔利班攻势强大,有媒体甚至想到上世纪90年代他们全面夺权前的情形。英国《卫报》评论称,进行了20年的阿富汗战争几乎什么都没实现,阿富汗人正面临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在阿中国人:周边地区警报频传

由于阿富汗的安全形势“严峻复杂”,20日,中国外交部和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馆提醒在阿中国公民和机构,进一步加强防范和应急准备,并利用国际商业航班等尽早离境。

“中国政府警告本国公民尽快离开阿富汗。”香港《南华早报》21日称,上个月,喀布尔一所女子学校发生爆炸,造成60多人死亡。在美军于9月11日完全撤离前,塔利班加强了对战略地区的袭击。美国国防部最高领导人警告了从阿富汗完全无条件撤军的后果,包括“基地”等组织未来几年在阿卷土重来的风险。

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国使馆发出警告的主要原因是当地安全形势恶化,遭遇袭击绑架的群体范围明显扩大,外国组织机构基本都在撤,比如澳大利亚驻喀布尔使馆,英法也有可能,国际NGO基本都在减员。

朱永彪说,之前阿富汗的形势虽然一直不稳,但在一个可控范围之内。最近,形势恶化很多,在阿外国人的安全能得到保障的可能性实际上非常低。未来一段时间,阿境内包括喀布尔可能会陷入一定程度的混乱。

从去年底开始,大部分在阿中国公民陆续离开,但部分工程项目仍有人留守。一名在喀布尔周边工作的中企员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考虑到安全形势和疫情,工程很难继续开展,留守人员均在营地内活动。从营地感受到的情况来看,周边地区警报频传,时常能够听到枪声,政府军的直升机经常在空中盘旋。

《环球时报》记者这两天尝试通过中间人联系在阿中国人,中间人转达说感觉大家都有些焦虑。尽管使馆发出警告,他们并没有着急回国。专家认为,因涉及具体利益和长期的感情,他们普遍不愿意说阿富汗危险。

记者了解到,根据中国使馆的要求,留阿工程项目营地储备了45-60天的应急用品,包括食物、水和防疫物资。6月12日,中国向阿富汗提供的70万剂新冠疫苗送达喀布尔,使馆正积极统计安排在阿同胞接种疫苗。

阿富汗究竟发生了什么?

《阿富汗时报》总编辑曼苏尔·法伊齐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由于安全形势恶化,而他经常要外出参加活动和会议,他已转移到乌兹别克斯坦的塔什干工作。法伊齐提到4月下旬美国国务院要求非必要工作人员撤离美国驻阿使馆,华盛顿还建议想离开该国的美国公民早做打算。

法伊齐说,在美国总统拜登4月宣布9月11日为美军离开的最后期限后,阿境内暴力事件激增。塔利班和其他激进组织开始袭击主要城市,首都喀布尔也发生数起致命袭击事件。在喀布尔暴力事件增多后,美国使馆是第一个呼吁其公民离阿的外交使团。

从5月1日起,美国和北约军队开始撤离。5月11日,塔利班突袭并夺取瓦尔达克省尼尔赫,该地是距喀布尔仅35公里的要地。近期,塔利班在阿全境发起攻势,并称已夺取40个区和多个政府军据点,占据多个省会。

据美联社报道,21日,塔利班占领北部昆都士省一个关键的区,对该省省会形成包围之势。《纽约时报》统计称,自5月1日以来,塔利班通过当地斡旋、军事进攻和政府军撤退,占领50多个区,只有一小部分被政府军夺回。《卫报》称,上个月有26个政府军基地向塔利班投降,由于一些限制及美军军机转移到阿富汗境外,过去几周美国对阿政府军的空中支援大减。

为应对塔利班的攻势,19日,阿富汗总统加尼让上世纪90年代曾与塔利班战斗过的前陆军参谋长俾斯麦拉·汗·穆罕默迪出任国防部长。加尼还重新任命了另一个强力部门内政部的负责人。25日,加尼和阿民族和解高级委员会主席阿卜杜拉将访问美国白宫。

对此,塔利班表示,加尼的华盛顿之行“毫无价值”,塔利班仍致力于和谈,但坚决主张在阿实行“真正的伊斯兰体系”,这是结束战争和确保权利(包括女性权利)的唯一途径。

据《卫报》报道,与2020年相比,阿富汗今年1至3月的平民伤亡增加29%。政府数据显示,今年5月与恐怖主义有关的死亡人数为4735人,远高于去年的1645人。此外,疫情也在蔓延。阿富汗每天能检测约5000份新冠病毒样本,6月以来,每日检测样本中有超过30%呈阳性。恐怖袭击则让阿富汗脆弱的医疗体系雪上加霜。

美国的遗产:“耻辱”“灾难”

对于当下的形势,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形容称,“和塔利班全面夺权前的(上世纪)90年代一样”。美国参联会主席马克·米利近日表示,如果发生某些意料之外的事情,比如阿富汗安全部队崩溃或政府解散,这种风险显然会增加,现在看,极端组织卷土重来的风险是“中等”,大约还要两年左右。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所副所长王世达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阿政府与塔利班形成新的力量平衡前,双方拉锯式的冲突将持续。

“美国在阿富汗失败了……他们的遗产是一个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正处于‘彻底的耻辱和灾难之中’。”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20日接受美联社专访时表示,20年前国际社会带着打击极端主义和带来稳定的明确目标来到阿富汗……“但极端主义在今天却达到顶峰”。卡尔扎伊说,美国和北约的军事行动是强硬和完全错误的,行动并不是针对极端主义或恐怖主义,而是针对阿富汗人的村庄和家园,并在阿建立针对阿富汗人民的监狱。

据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电视台报道,眼下每天都有数百名阿富汗人冒着生命危险,前往土耳其寻找更好的生活。“阿富汗有战争,失业率高,贫困人口多,我们无法在那里工作和谋生。”阿富汗难民胡赛尼说。联合国的数据显示,阿境内有265万流离失所者,境外有270万人流散。

美国在阿富汗开战近20年,付出2400多人死亡、耗费2万亿美元的代价,留下的却是一个烂摊子。“美国之音”21日承认,阿国内战斗空前升级,给美国主导的缓慢的和谈带来新的打击。卡塔尔正在主办这场对话。

阿富汗周边国家也在积极斡旋。本月初,第四次中阿巴三方外长视频对话在贵阳举行,三方强调,应切实推进阿富汗和平和解进程,早日停火,结束暴力;外国自阿撤军应以负责任方式有序推进。

法伊齐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阿富汗的未来岌岌可危,“每个国家都为其在阿富汗的公民感到担忧,但因国际社会的政策失败而做出巨大牺牲的阿富汗人呢?”

【环球时报驻巴基斯坦特派记者 程是颉 环球时报记者 王雯雯 任重】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